「不直不白的『陳情』」和 「自我感覺良好的『圓滿結局』」 ──對《西藏與臺灣同行: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二十週年紀念冊》書中一些說法的回應

藏傳佛教修雙身法,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引言

   緣於2020年7月,由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與「雪域智庫」共同編纂出版的《西藏與臺灣同行: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二十週年紀念冊》,書中以「直白破斥荒謬」、「全勝的圓滿結局」等為標題,提及了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於2011年寄發政府各相關單位的陳情書,以及達賴基金會提告 平實導師正覺教育基金會妨害名譽的官司,其所描述與正覺之間的訴訟,內容多有不盡、不實之處,甚至妄稱贏了這場「聖戰」,企圖混淆是非、誤導大眾。但實際上,正覺兩會早已針對陳情書及官司事件,於官網及報紙刊文做出完整而詳細的辨正與聲明,無奈《西藏與臺灣同行》一書之內容,仍罔顧正覺指證歷歷的事實與證據,迴避外界指控密宗喇嘛教弘傳邪淫雙身法的外道本質,仍欲以外道邪淫法偽冒佛法,藉「藏傳佛教」之名繼續欺騙社會大眾。

  以是之故,本會必須針對書中包括該陳情書與官司的不實描述,再次做出回應與澄清,以正視聽;並再次強調西藏密宗喇嘛教之見、修、行、果都完全違背 釋迦世尊三乘菩提正法,以讓一切佛教徒不再誤信密宗喇嘛教包括無上瑜伽男女雙身修法在內的一切修行法門是 釋迦世尊的正統佛法,讓想清淨實修實證 釋迦世尊如來藏妙義的佛弟子不再受騙,都能學到真正的正法,這才是 平實導師正覺兩會多年來所衷心期盼的!

本文

  佛教正覺同修會及正覺教育基金會創辦人 蕭平實導師,深知【密教之見、修、行、果,悉皆依止密教祖師自設之雙身佛─以恆時手抱女人而受淫樂之雙身「佛」為報身佛(如是報身佛,實非真正之報身佛,悉是鬼神夜叉之假形示現),復以得自外道中之性力派雙身淫合之法而求佛道,以之作為佛法之正修,而不依止創建佛教之 釋迦世尊,乃竟依止凡夫俗子之蓮花生上師,以為密教之主,而與顯教分庭抗禮,不依止 佛,名為顛倒。平實導師著,《狂密與真密》〈自序〉)究其實:密宗喇嘛教不僅是「假藏傳佛教」,更是「假佛教」!

  又因 平實導師觀察密教以外道法代替佛教法義,處處說為更勝於顯教之究竟成佛法門,如是以外道法冒充佛法,以喇嘛外道身冒充佛教僧寶,再以崇密抑顯之手段而蠶食鯨吞佛教資源,以漸進和平之方式,滅亡佛教於佛子不知不覺之中,將又重演古天竺佛教滅於密宗手中之歷史。而密教法義之當代首領,首推達賴喇嘛及印順法師;達賴公開推廣無因論之緣起性空觀,否定第三轉法輪之唯識諸經,依宗喀巴之說而指為不了義法;復又暗中弘傳雙身法,說為究竟成佛之法;印順法師則以顯教法師身分而主動繼承密教邪法,極力弘揚密宗黃教無因論之應成派中觀,明為反對密教(指斥密教雙身法,實際則以廣弘應成派中觀之無因論而護持密教,以此而否定 佛說之第三轉法輪諸經如來藏妙義,由此故令密教之雙身法獲得生存之空間;如是今時顯密二大師之弘傳密教邪法,一明一暗,同令密教得以擴大其勢力,同令佛教學人誤以為密教真是佛教,其惡劣影響極為重大深遠,不能不據實加以披露。」(平實導師著,《狂密與真密》〈自序〉)

  平實導師說:「由是諸因,必須盡示密教之法義秘密,必須盡辨密教法義之邪正,普令一切佛子及社會人士知之,……。」於是 平實導師舉證包括被藏族人稱為「文殊菩薩化身」之宗喀巴所造《菩提道次第廣論(以下簡稱《廣論》)及《密宗道次第廣論》在內的二百六十二本密宗喇嘛教「經部、續部」及相關書籍中之文詞,一一詳加辨正,於三個月內疾書近五十六萬字,成《狂密與真密》一書,並自2002年2月起每二個月出版一輯,至同年8月出齊四輯,「欲令大眾了知密教之外道本質及其異於真正佛教之處,以護真正之佛教」。

  是以,為了維護善良風俗,並保護虔誠的臺灣佛教徒,免於被達賴喇嘛假借佛教之名弘傳假藏傳佛教密宗喇嘛教,及印順法師明反暗助實質為外道法之密宗喇嘛教,而受到欺騙、傷害與染污,近二十年來佛教正覺同修會及正覺教育基金會在 平實導師帶領下,不斷從事宣導、教育的工作,期使民眾認清假藏傳佛教密宗喇嘛教─之本質,及瞭解什麼才是 釋迦牟尼佛以第八識如來藏為核心的三乘菩提正法

  在臺灣代表長期流亡印度達蘭薩拉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本文簡稱「達賴喇嘛」或「達賴」)之機構─「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以下簡稱「達賴基金會」),其現任董事長跋熱.達瓦才仁與「雪域智庫」共同編纂,於2020年7月出版名為「西藏與臺灣同行」的所謂「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二十週年紀念冊」,內容敘述了達賴喇嘛自1997年3月以來三度訪臺的經過,及其所帶領的密宗喇嘛教與流亡藏民在臺的「弘法、自由運動、交流」等紀事。

  既如前述,近二十年來佛教正覺同修會及正覺教育基金會在 平實導師帶領下,不斷從事宣導、教育民眾認清假藏傳佛教密宗喇嘛教本質,及瞭解什麼才是 釋迦牟尼佛三乘菩提正法的工作,自然免不了與達賴基金會乃至達賴本人,正面或間接交鋒,而被達瓦才仁等在這本《西藏與臺灣同行: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二十週年紀念冊》書中記上一筆。本文爰就其中幾點與佛教正覺同修會、正覺教育基金會及 蕭平實導師相關,而所述不實的內容,略作回應。

不直不白的「陳情」

  首先「該書」於第198-199頁,寫道:

同樣,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也多次討論,一致認為在臺西藏人不能坐視蕭平實正覺基金會污衊西藏佛教而袖手旁觀,他們強烈希望對此做出反制或澄清,對於因為辯駁而可能引發的濫訴等問題,藏人福利協會的會長清楚表示他個人願意承擔一切法律後果,絕不推託卸責,即使坐牢也在所不惜等。最後才決定由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代為起草澄清文,並於2011年9月正式推出〈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對蕭平實污衊西藏佛教的回應〉一文

同時,鑒於正覺教育基金會向臺灣各政府部門和學校等機構大量發送攻擊西藏佛教的資料,在漢藏協會會長的幫助下,西藏人福利協會按照中文官方格式書寫陳情書,並於2011年底開始陸續寄送到各相關部門。

回應1:正覺教育基金會已刊登五篇文章駁斥該謗文

  如上所述,佛教正覺同修會及正覺教育基金會在 平實導師帶領下,一二十年來皆是本著「必須盡示密教之法義秘密,必須盡辨密教法義之邪正,普令一切佛子及社會人士知之,……」辨正假藏傳佛教密宗喇嘛教─邪謬法義,藉以「令大眾了知密教之外道本質及其異於真正佛教之處,以護真正之佛教」。然而檢視達瓦才仁等在該書提到的所謂「陳情書」─〈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對蕭平實污衊西藏佛教的回應〉一文之內容,竟以【一萬五千字以上的長文,對於正在弘護佛法、摧邪顯正的善知識平實導師及「正覺教育基金會」,盡做不如理的「污衊與攻擊」〔見正覺教育基金會官網‧真心新聞網專欄:〈藏傳佛教挑撥分化的手段(回應「西藏人駁斥蕭平實對西藏佛教污衊攻擊」謗文5之1)〉〕卻未就 平實導師正覺教育基金會在書籍著作及各種文宣品中,所舉證諸多密宗喇嘛教「經部、續部」乃至達賴喇嘛本人著作中,鼓吹甚至教導男女雙身修法的文詞,提出任何遵從 釋迦牟尼佛三乘菩提佛法正義的如理辯解,且其中許多「陳情說理」甚至違背世間基本理則!

  對此,正覺教育基金會官網.真心新聞網專欄,早於2011年10月26日起,陸續刊登如下五篇回應文,加以駁斥:

1.藏傳佛教挑撥分化的手段(回應「西藏人駁斥蕭平實對西藏佛教污衊攻擊」謗文5之1)https://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154

2.當居士與佛教徒碰到俗人(回應「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謗文5之2)https://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156

3.摸驢的白目人(回應「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謗文5之3)https://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164

4.到底它是不是佛教?修不修雙身?(回應「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謗文5之4)https://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168

5.蠍子尾巴上的毒針(回應「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謗文5之5)https://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170

詎知達瓦才仁等人到了2020年7月仍在《西藏與臺灣同行: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二十週年紀念冊》書中,以「直白破斥荒謬」為題,寫道:

書寫陳情書時,承蒙孫治本教授詳細閱讀對方數以百計的文宣品,從而指出攻擊西藏佛教喇嘛性侵蕭平實本人其實「練過或涉獵過」「洞房術、黃帝素女經、黃帝內經……等……奇怪的法」,以及宣揚「上床以後才能證悟」等。據此,陳情書寫道:「再者,『正覺教育基金會』、『正覺同修會』領導人蕭平實於其94年出版之《優婆塞戒經講記第一輯》(317頁)中坦承:『洞房術、黃帝素女經、黃帝內經……等……奇怪的法』他(蕭平實)『都練過或涉獵過』。」

蕭平實又在其所著《宗門正道》(155頁)中說:「婆須蜜多妓女與人共宿之法,乃在淫行之中令人證悟自心真如,……上師之中,若有如是人者,一切大富資財之學佛人,皆應一一奉上千萬乃至上億台幣,以求與彼異性上師共宿一夜修雙身法,彼必能令學人於一夜間悟入七住菩薩位故;……如是上師由助人悟,能令人得是勝果,云何夜度之資不值千萬乃至上億台幣?太便宜了!」蕭平實還在其所著《甘露法雨》(29頁)中說:「…婆須密多是一位高級妓女,她所住的宅院是豪宅大院,亭台樓閣假山水榭,非常豪華;她不隨便接人,如果有人想求佛法就去見她(當然學費一定很昂貴,但是非常划算),……有的人必須跟她上床以後才能證悟,……她有這樣的能力,……當然我們的每一位親教師更沒問題。」所以,分明是「練過或涉獵過」「洞房術、黃帝素女經、黃帝內經……等……奇怪的法」的蕭平實在宣揚「妓女與人共宿之法」、「在淫行之中令人證悟自心真如」、「雙身法」,而且根據蕭平實自己的說法,「上床以後才能證悟」「這樣的能力」對正覺同修會「每一位親教師更沒問題」。蕭平實何竟妄想、污衊藏傳佛教喇嘛、信徒會與他一樣傳播或練上述種種「奇怪的法」?

相對於深奧艱澀的宗教內容和原理,我想這樣直白的陳情敘述也許更能打動一般沒有宗教知識的讀者或相關者,讓他們了解到對西藏佛教的攻擊是如何的荒謬。(頁199-200)

回應2:斷章取義、斷句取義,不直心的陳情書內容才真正荒謬

  達瓦才仁等人在該書這一段文字中,特別舉其所謂「陳情書」─〈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對蕭平實污衊西藏佛教的回應〉─一文中所截取 平實導師著作之內容,並自以為是「直白破斥荒謬」;但從他們所截取的文字處處「…」或「……」,明顯有「斷章取義」、甚至「斷句取義」之嫌。我們不妨摘錄他們所截取的「《優婆塞戒經講記第一輯》(317頁)」原文完整內容,加以對照,就不言可喻。《優婆塞戒經講記》第一輯第317頁這段原文:

在外道法中,我算是個退轉的人;但是一接觸到佛法,我就一頭栽進去,沒有退轉過;以前有人炫耀他學過《參同契》,但是這些東西我都研究過了;在高中時代,早就讀過洞房術、黃帝素女經、黃帝內經……等;這些奇怪的法,我都練過或涉獵過,後來也都知道這些法不是對眾生最好、最究竟的法,所以自己不受持,也不轉教給別人。要在洞知外道法的底蘊以後,而又不持、不轉教他人,才能稱為菩薩。所以菩薩不單要把自己的法修好,還得要通達外道的典籍,才能知道外道法的落處;不然的話,外道來對你說法,你不懂,不知道他們的落處,更破不了他們,就無法救度他們進入最究竟的佛法中來。所以外道的東西我們也得學一點,我們也得通一點;甚至有時可以講出的外道法,比他們講的更好。

  這整段原文竟被達瓦才仁及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等共同編撰的「陳情書」掐頭去尾再加上開腸剖肚,使原本含標點符號共三百一十二個字的內容,被刪刪減減砍到剩下十分之一不到的三十個字;能說彼等不是斷章取義、斷句取義嗎?而更加「令人憤慨」的是,平實導師書中雖然坦率陳述:「在高中時代,早就讀過洞房術、黃帝素女經、黃帝內經……等;這些奇怪的法,我都練過或涉獵過」;但是整段文字的重點在「後來也都知道這些法不是對眾生最好、最究竟的法,所以自己不受持,也不轉教給別人」,平實導師明說「自己不受持,也不轉教給別人」,並且說明了這些開示的用意在於:「所以菩薩不單要把自己的法修好,還得要通達外道的典籍,才能知道外道法的落處;不然的話,外道來對你說法,你不懂,不知道他們的落處,更破不了他們,就無法救度他們進入最究竟的佛法中來。」這些內容既不「深奧」、更不「艱澀」,相信只要具有國民教育程度的人都能讀懂,但是達瓦才仁及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等所撰寫的「陳情書」中竟隻字未提,只用三十個字取代三百多個字來斷句取義,故意欺矇被陳情的「各相關部門」,卻說:「相對於深奧艱澀的宗教內容和原理,我想這樣直白的陳情敘述也許更能打動一般沒有宗教知識的讀者或相關者,讓他們了解到對西藏佛教的攻擊是如何的荒謬。」這豈不是「騙很大」!

  其實,正因為 平實導師的博學、雜學,更重要的是由於過去多生多劫在世出世間法上的證量,以致先天就有著聰穎智慧,因此能輕易破解密宗喇嘛教「經部、續部」文詞中潛藏的雙身法「密碼」,且僅以三個多月時間便撰寫出《狂密與真密》鉅著,將「密教以恒時手抱女人而受淫樂之雙身『佛』為報身佛,並以得自外道中之性力派雙身淫合之法而建立其所有見、修、行、果,以之為佛道的修學方法與目標」之事實公諸於世;而《狂密與真密》中所論證的法義,迄今都未見上自達賴喇嘛、下至一切法王、仁波切乃至密宗喇嘛教學人中,有人著書正式公開提出如理有據的反駁。密教徒眾卻像一個賣魚的人,從別人賣的魚身上找到一根微不足道的小刺,就拿來騙大家「那家賣的魚都是魚骨魚刺,別去買」!如是斷章取義、斷句取義,想要一筆抹殺 平實導師正覺兩會為了救護眾生,所作辨正密宗喇嘛教邪謬外道法義的努力,更妄想推翻「密宗喇嘛教不是佛教」之事實!

  至於 平實導師在《宗門正道》和《甘露法雨》書中,舉《華嚴經》所載婆須蜜多菩薩的故事,也無非因為:

密宗就仿效佛法中色空不二的理論,主張樂空不二。他們的理論是:這個無上瑜伽雙身修法,可以使人即此肉身修成佛道。他們用這個法門去修行,在與上師進壇真刀實槍合修的過程之中,從男女根獲得樂觸(淫欲的樂觸在密宗裏面稱為俱生樂,所以你們如果讀到密宗的經典或密續,看到裏面說到俱生樂時,不要被它的名相所迷惑,所謂俱生樂就是欲界有情與生俱有的淫樂樂觸)。他們認為:運用上師所傳授的房中術的技巧,如果能練到樂觸持久不退,而且能夠遍身的話,那就是成就了佛法中所說的正遍知覺,也就是成佛了。平實導師著,《甘露法雨》頁26-27)

譬如第三世蔣貢康楚云:

為了避免落入邊見,執萬法為空,皆不存在,因此,我們要修生起次第。也為了不落邊見,執一切色法皆具真實恆常,因此,要修圓滿次第。了悟兩者合一,將讓我們了悟大樂與空性不二,也即是金剛乘修行的目標。如果行者正確的修行,一定會獲得成就。(眾生文化出版社,《無死之歌》,頁190)

而「這一種邪教甘露的修行法門,他們自然也有一番理論上的依據;他們引用《華嚴經.入法界品》的經文作依據,也就是善財童子五十三參中的大菩薩婆須蜜多的故事。平實導師著,《甘露法雨》,頁29)為了破斥像蔣貢康楚等這樣的密宗喇嘛在所造的密續中,引用佛法名相而包裝他們邪謬的外道法理論,平實導師乃在書中詳細舉示婆須蜜多菩薩教導諸多前來求佛法者悟道的法門,並詳加辨正。平實導師說:

密宗所說「大樂與空性不二」,謂淫樂不離緣起性空,淫樂生起之際,已同時存在緣起性空之必然性─淫根之大樂必定是藉緣而起、終歸壞滅無常,其性是空。然此性空非是佛法所說空性,空性謂有情眾生之本源心阿賴耶識─常住三界生死輪迴而永無生死之心,亦是定性聲聞常住無餘涅槃─出離三界生死─之涅槃心。蔣貢康楚與密宗四大派祖師,不知不證如是實相心,同謂諸法緣起性空為空性,故云大樂(男女淫樂)與緣起性空不二,而謂「大樂與空性不二」,正是「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也。平實導師著,《宗門正道》,頁155~156)

平實導師接著開示說:

真正「了悟大樂與空性不二」者,謂諸親證空性實相心(第八識)者,非諸未證此識者所能了悟也。密續(時輪金剛、喜金剛、大樂光明、無上瑜伽…)中所言之事續,所謂互視、互笑、執手、擁吻、二根交合等,引生淫樂,密宗名之為俱生大樂;如此大樂亦由空性心阿賴耶識藉緣展轉而生,復由阿賴耶識之自識現行及七識心之共同現行,方生此樂,故說淫樂與空性心阿賴耶非異,名為不二(然亦非一,此暫不述),如是之理非密宗四大派古今諸師之所能知,皆未曾證得空性心故。(平實導師著,《宗門正道》,頁156)

平實導師強調說:

但是婆須蜜多是藉眾生對於欲貪的心理,藉著眾生的粗細欲貪,「欲令入佛道,先以欲勾牽」,在大小欲貪的行為之中,令人証得法界之實相心─第八識,由此而發起般若智慧及解脫功德;因為空性心─法界的實相─遍於十八界十二處中示現,有佛菩提智慧者都可以藉著淫行令人証得實相心,因此而發起般若智。這並不稀奇,八、九年前,在我們出版《禪─悟前與悟後》的書〔案:1995年12月出版結緣版首刷〕中,就已經講過了。我們在書中也說過,嚴禁會中任何人以淫行來度人明心及見性;我們在書中也說過,如果有人要用這種雙身修法來度人明心或眼見佛性的話,必須已經到了八地的証量,我就不會阻止你,因為八地菩薩於相於土都已自在,他可以變現一個化身,用那個化身去為人共修雙身法,使有緣者得度,他不必犧牲色相,他也沒有去貪他人的美色。這是大菩薩的度眾善巧,我們沒有資格批評或否定他。(平實導師著,《甘露法雨》,頁29~30)

平實導師緊接著說:

可是密宗祖師們所造的密續中,引用了『華嚴經』的這一段經文來作依據,本身卻沒有那個証量,連明心都沒有,怎麼可以引用人家的境界和見地來作為自己傳授雙身修法之根據呢?婆須蜜多尊者,雖然示現為高級妓女,其實是大菩薩,早已出過三界境界,早已斷除欲貪了;但是密宗的那些古今祖師們,個個都未明心,尚且未入第七住位,亦未斷我見(皆以意識為常不壞心故),未証得聲聞初果,皆是欲貪未斷的人,怎麼可以傳雙身修法?並且真刀實槍與異性弟子合修?現在全球的密宗上師,絕大多數都沒有修得氣功提降的功夫,依照密宗的約定俗成,都是不可以為人傳授雙身修法的;有許多密宗上師其實是看中了某些異性徒弟的姿色,心中起了欲貪,才為徒弟傳授祕密灌頂及無上密灌的。(平實導師著,《甘露法雨》,頁30~31)

  從上面我們所引述 平實導師所著《宗門正道》及《甘露法雨》書中的幾段文字,已可以很清楚看到,平實導師是明白地辨正密宗喇嘛教中「連斷我見都沒有的喇嘛上師們,卻妄引《華嚴經》中婆須蜜多尊者所教導實證第八識如來藏法門,來作為他們騙取異性弟子合修雙身修法之依據」的錯謬,用以教育臺灣善良佛弟子免於被騙受害;並且強調正覺同修會「嚴禁會中任何人以淫行來度人明心及見性」!怎知竟被達瓦才仁及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等共同編撰的「陳情書」扭曲捏造成是「蕭平實在宣揚『妓女與人共宿之法』、『在淫行之中令人證悟自心真如』、『雙身法』,而且根據蕭平實自己的說法,『上床以後才能證悟』『這樣的能力』對正覺同修會『每一位親教師更沒問題』。蕭平實何竟妄想、污衊藏傳佛教喇嘛、信徒會與他一樣傳播或練上述種種『奇怪的法』?」顛倒黑白至此,毫無質直、清白可言,恰是十足顯示出達瓦才仁及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等人扭曲事實的污穢手法;而達瓦才仁等竟自詡為「直白破斥荒謬」,堂而皇之編寫入這本名為「西藏與臺灣同行」的所謂「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二十週年紀念冊」中,冀望「能打動一般沒有宗教知識的讀者或相關者」,是不是把這些人都當成無知稚兒?

自我感覺良好的「圓滿結局」

  《西藏與臺灣同行: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二十週年紀念冊》這本書中,另一個跟 蕭平實導師佛教正覺同修會、正覺教育基金會有關的部分,是達賴基金會提告 平實導師正覺教育基金會妨害名譽的官司。其在第188頁先是以「紛擾:蕭平實教團對西藏佛教攻訐」為題,寫道:

緊接著,2009年舉著類似西藏喇嘛性侵者的橫幅,一路跟在達賴喇嘛身後進行抗議的正覺教育基金會成員,又於2011年1月由蕭平實撰寫、正覺教育基金會具名,連續在臺灣的各大報紙頭版等版面以半版的篇幅刊登攻擊西藏佛教的廣告,不僅宣稱西藏佛教喇嘛性侵者,而且還說達賴喇嘛訪問臺灣是為了斂財等

於第189頁,繼續寫道:

經評估,我們認為僅僅通過網絡澄清是完全不夠的。實際上,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正覺教育基金會於1月19日20日分別在《自由時報》頭版和《聯合報》刊登第一波廣告後,就在第一時間(1月20日)利用本基金會的網站─我們唯一的平台─作了《駁正覺教育基金會不實廣告》的說明,結果招來正覺教育基金會加碼於1月24日和25日分別在《中國時報》A1頭版和《蘋果日報》影劇版頭版刊登廣告,並自製解密快報做出更多的攻擊活動;卻鮮有人知道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的網站說明。這也難怪,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官方網站的流量頂多就三位數的樣子,相對於動輒幾百萬流量的報紙而言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因此,以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的網站做澄清顯然是沒有意義的。

……

最後,就只剩下按鈴申告的法律途徑這個選項。

然後就在第200頁起,以「全勝的圓滿結局」為標題,其在第201頁寫道:

蕭平實正覺教育基金會的訴訟案件,從大約民國100年4月左右呈遞自訴狀開始,到108年12月1日正覺教育基金會正式在蘋果日報和中國時報刊登道歉聲明為止,在前後八年多的訴訟攻防中,不論是我方提出的刑事或民事訴訟,或是蕭平實正覺教育基金會方面反過來對我方和相關人等提出的相關訴訟,除了周美里小姐的案件另有辯護人而外,其他所有案件都是由程律師獨自承擔,並最終贏得了全勝的圓滿結局

最後在第202頁中寫道:

而在民事部分,我們要求以同樣的篇幅在報刊中等出道歉聲明,最後經法庭調解,因為道歉的內容文字很少,我方同意根據文字的數量在報紙頭版標題下刊登,最後,正覺教育基金會不得不於民國108年12月1日正式刊登道歉啟事。雖然正覺教育基金會在道歉啟事的旁邊又刊登了更大篇幅的所謂說明文字,但已無法改變法庭的認定和對方的不實。

終於,這場「聖戰」,我們贏了!

 

回應:並非道歉聲明,而是「深表遺憾」的澄清聲明!

  首先,臺灣高等法院最後判決結果,要求正覺教育基金會與 蕭平實導師共同在《蘋果日報》和《中國時報》刊登的是「澄清」聲明,並非「道歉」聲明;且時間是在民國107(2018)年,非民國108年。而正覺教育基金會在2018年12月1日依法院判決,刊登「澄清聲明」同時,也以「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為題,刊登了〈正覺教育基金會補充聲明〉(登報內容請見下列正覺兩會官網)。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newsflash/20181201-1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newsflash/20181201-2

http://www.enlighten.org.tw/newsflash/20181201-1

http://www.enlighten.org.tw/newsflash/20181201-2

  就如〈補充聲明〉所說:這是一個「深表遺憾」的澄清聲明!表層的遺憾是:本案的判決似乎未能「詳查事證而作公平的審判,讓社會正義得以彰顯」;但事件既已定案,本會尊重法律的公權力。更深層的遺憾,則恐表面判決的結果易被誤解或操作(擴大解釋)為「輸了官司就是輸了道理」,那就超出本案審理的範圍而誤解或否定了正覺教育基金會刊登聲明的善意與真相了!因此,本教育基金會於此必須另作補充說明。

  也許有人認為:「其他宗教亦常傳出性侵事件,正覺不該只批評西藏密教。」的確,各宗教偶爾也有性侵事件,但多半是個人案例。只有假藏傳佛教密宗喇嘛教─以坦特羅教義為本質,以男女欲貪為修行法門,並非個案。例如達賴在《西藏佛教的修行道》中公開說:「行者在到達某一個境界時,就要尋找一位異性同修,作為進一步證道的衝力。在這些男女交合的情況中,如果有一方的證悟比較高,就能夠促成雙方同時解脫或證果。」 (頁56-57)是故,不知情的密教女眾每因此而被上師誘騙性侵,這類事件之所以在密教道場層出不窮,是因有其邪謬的教理與行門作為根據,與其他宗教性侵個案,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達賴的祖師宗喀巴所造《廣論》就是為後續修無上瑜伽雙身法作準備,其在《略論》〈止觀〉中說:「於諸顯密共道淨修之後,不應猶豫當入密乘,……無上瑜伽之經中亦說不護三昧耶,及灌頂下劣,不了真性。宗喀巴所謂「密乘」就是另一部《密宗道次第廣論》所說,書中詳述四部密續的修行法要,如密灌頂、慧灌頂,是選取十二至十六歲女子,經由上師交合,再指導弟子與諸女子交合,完成灌頂,內容淫穢(好奇者可上網查閱)。現今學人不瞭解《廣論》乃是修雙身法的前方便,但現前有名的例子就是不久前[編案:2018年]大陸前佛教協會會長學誠法師因為弘傳《廣論》,暗地與數位女弟子實修雙身法而被揭發。另外,2011年間,臺灣的臺中聖德禪寺更發生人稱「聖輪法師」的藏傳佛教喇嘛貢噶仁千多杰仁波切,假借心靈輔導進行男女雙修性侵害、性騷擾多位比丘尼、信徒、義工,最後被法院判處10年有期徒刑的實例。

  因此,〈補充聲明〉要特別說明:「該澄清(聲明)的內容就引起爭議的那整篇登報內容而言,只是其中極小部分,且不是文章的重點。」達賴基金會既未就正覺教育基金會登報中舉證「密教、《廣論》、達賴喇嘛推廣雙身修法」這部分提起訴訟,不正是一種默認或無力反駁的表現嗎?而這個涉及教義與行持的問題或許不是法律審理的範圍,但卻是正覺教育基金會登報文中所要舉發、提醒的重點,也是不該被表面判決所掩蓋或轉移的!不論達賴基金會以及達賴喇嘛本人對這個問題是默認或迴避,我們都可舉出達賴著作中隨手可見的文句來證明。

  所以,正覺揭發密宗的雙身修法,乃是有憑有據,即使達瓦才仁達賴喇嘛也不能狡辯或遮蓋,因此,達賴基金會不曾就此部分提告,乃是明智之舉。卻也證明了 蕭平實導師正覺兩會所揭發的「密教推廣雙身修法」是事實。

  平實導師正覺教育基金會之所以不避諱被達賴基金會反咬(抹黑、抹紅)、否定,乃至於被迫對簿公堂,只為了揭發密教假冒佛法而實行男女雙修的騙色事實,以免於越來越多人因為誤信密教而導致家庭失和、夫妻失散、兒女失怙的悲劇。民主法治的社會,大眾有瞭解真相及免於受騙受害的權利,平實導師正覺兩會不計個人安危而以大眾的利樂為主,甘冒風險而舉發的心情與行為,是基於「社會良知及正義」,以及「無怵惕惻隱之心,非人也」而實踐的義行,不為一己之安樂而淪於鄉愿(明知而不說,怕事而隱忍)。這樣的心行是不該被含糊籠統的「信仰自由」與「宗教和諧」所湮沒的。我們率先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盼望能激發大眾共同關注並深思這個議題。

  經過正覺兩會多年的宣導,台灣社會已普遍認知密宗喇嘛教非佛教!看看達瓦才仁等編纂的這本「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二十週年紀念冊」中,達瓦才仁敘述自己親身的經歷,就是接受監察院高鳳仙委員就2011年臺中聖德禪寺住持「聖輪法師」性侵比丘尼等案件,進行調查時的見聞:

最後講話的是中國佛教會的一僧一尼兩位代表,沒想到他們一開口就講西藏佛教並不是真正的佛教,期間還講不管你是不是真正的佛教,待在自己的地方就好了,為什麼要跑到我們臺灣來等,並將一些資料交給監察委員,我從側面看到那些所謂的資料,其實就是正覺基金會在街上散發的污衊西藏佛教的印刷品。(頁197)

  其實不僅僅是「中國佛教會」醒悟「密宗喇嘛教不是真正的佛教」,更多的是社會一般大眾也能清楚喇嘛教邪謬的本質,而知提防、遠離修雙身法喇嘛,可說 平實導師正覺兩會多年努力已達成社會教化的功效!

  那麼達瓦才仁等在這本「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二十週年紀念冊」中自以為的「全勝的圓滿結局」,也無非是自我感覺良好的自我安慰之詞!但這場「聖戰」,他們真的贏了嗎?

結論:誠實是最好的策略

  此外,達瓦才仁等又在書中自問「能跨越宗教理解嗎」?(見該書第196頁。)「理解」當然是如理如實的瞭解,沒有人願意所得到的「理解」是被扭曲欺瞞的!那麼想要獲得別人的理解,不就應該真誠無欺地展現真實的自己嗎?如果一味的扭曲欺瞞,卻想要得到別人的理解與信任,豈不是緣木求魚?

  達瓦才仁等在該書第203頁,寫道:

其實,藏傳佛教傳入華人社會也不算晚,北京皇城現有的景點中,有不少都是西藏佛教的建築。且不說蒙古人的元朝,崇尚中國文化的明朝或清朝也一直不斷地都有西藏喇嘛來來往往的身影。但就實質而言,西藏佛教所影響到的,幾乎僅限於皇宮禁院或與皇室有關的領域,僅僅是皇帝或皇室的信仰,從來都不曾真正地走入華人的世界,也沒有被華人社會所了解或接受。

讀到這裡,只要稍稍了解中國歷史的人,不免莞爾而笑,密宗喇嘛教修行的本質了然於心!因為這種以雙身修法為軸心,要在男女交合時享受「大樂」不斷,就得鍛鍊持久不洩的功夫,甚至還要能自行「回收」射漏的精液─明點,以如是不會洩漏精液、能夠常住性高潮的「第四喜(俱生喜)」攀附運用了佛教解脫生死輪迴的「漏盡通」之名詞,並且自稱這就是證得「報身佛」;這種既能「即身成佛」,又能長時受交合淫樂的「信仰」,自然是每天面對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的皇帝或皇室公卿們最需要及愛樂的!至於生活困頓,每日只為求三餐溫飽而奔忙的一般社會老百姓,可能連一個老婆都沒有,根本無暇也無需修這個法。當然,這也說明了皇帝或皇室公卿們打從心裡「信仰」這個法,目的不是真想「修行」,而只為受用「男女交合的淫樂」。至於社會民間,真正清淨修行的學佛人,稍一接觸即清楚其邪淫本質,自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顧!

  達瓦才仁等接著寫道:「今天,藏傳佛教能夠在臺灣發展,很大程度上是藏傳佛教開始嘗試著走向華人的民間社會。」這豈不就是要讓古時中國社會民間都清楚其本質,而視若清淨修行毒素的密宗喇嘛邪淫外道法,在今時的臺灣社會「鹹魚翻身」?那當然就只能如這本「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二十週年紀念冊」中之內容一樣,繼續採取密宗喇嘛教扭曲真相、隱瞞事實的穢污手法了!

  達瓦才仁等最後在書中寫道:

承載著印度文明的結晶,延續著那爛陀寺的傳承,隨著臺灣人和西藏人共同的努力與打拚,藏傳佛教真正的內涵終究會被越來越多的臺灣人或華人世界所了解或理解,相信藏傳佛教所承載的佛陀教法或精神也將可以利益更多的人類。(頁203)

達瓦才仁等在這裡自認密宗喇嘛教「承載著印度文明的結晶,延續著那爛陀寺的傳承」,但是研究印度佛教史的人有一個結論,就是「密教興,佛教亡」,印度古天竺佛教其實是滅於密教手中;而到了佛護、月稱、清辨弘傳密宗的假佛法之後,那爛陀寺也逐漸被應成派中觀及自續派中觀等邪見論師所把持,乃至最後以坦特羅教男女雙修邪淫之法為實際傳承,再無 釋迦牟尼佛三乘菩提佛法的實質。至於佛教在印度文明史中,僅只留存殘破遺跡供人憑弔,甚至數千年後的現代,還要借助 玄奘菩薩於古印度天竺取經回國後所造的《大唐西域記》,來為之注入血肉,填補內涵!那麼達瓦才仁等所謂密教承載的「印度文明的結晶」,其實與佛法毫不相干,這是很明白的事實;密宗喇嘛教所要「承載」的「印度文明的結晶」究竟是什麼,就更不難理解了!

  真實的佛法,一直就是 釋迦牟尼佛所弘傳,以第八識如來藏為核心的三乘菩提正法。而 平實導師正覺兩會多年來的努力,無非期望見、修、行、果都完全違背 釋迦世尊三乘菩提正法的西藏密宗,能誠實顯現其喇嘛教的本質,不再偽裝成佛教,讓一切佛教徒都能以其真實本質來理解密宗喇嘛教,不再誤信密宗喇嘛教——包括無上瑜伽男女雙身修法在內的一切修行法門——是 釋迦世尊的正統佛法。當這些事實澄清後,讓還堅持要修學外道離念靈知雙身修法的人,隨其意願去加入密宗喇嘛教的修學行列;反之,想清淨實修實證 釋迦世尊如來藏妙義的佛弟子,也都不會再受騙,都能學到真正的正法,這才是「跨越」迷惘而得到正確的「宗教理解」,也才真正「可以利益更多的人」!

參考書目

平實導師著作:

1.《狂密與真密》第一輯,正智出版社,2009年2月初版十二刷。

2.《優婆塞戒經講記》第一輯,正智出版社,2011年4月初版五刷。

3.《甘露法雨》,佛教正覺同修會,2011年9月初版十三刷。

4.《宗門正道:公案拈提第五輯》,正智出版社,2012年8月初版三刷。

其他著作:

1.跋熱.達瓦才仁 暨 雪域智庫 編纂,《西藏與臺灣同行: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二十週年紀念冊》,雪域出版社,2020年7月初版一刷。

2.念楚居士編譯,《無死之歌: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紀念集》,眾生文化出版社,1994年6月初版。

3.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著,《西藏佛教的修行道》,慧炬出版社,民90年3月初版第一刷。

 

 

藏傳佛教修雙身法,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快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