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當居士與佛教徒碰到俗人(回應「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謗文5之2)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1/10/30 07:5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以「西藏人駁斥蕭平實對西藏佛教污衊攻擊」為題,在「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資訊網」的貼文,由於除了其「前言」之外,分為四個章節,真心新聞網採訪組權依這個次第,分四個子題,訪問正覺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張公僕先生,請為謗文所言內容分別釐清與辯證。

謗文的第一個章節標題為:「俗人、居士與佛教徒」,並且直接嗆聲:蕭平實是居士嗎?」原文開頭是:「皈依三寶是佛教徒的根本原則。需要「佛法僧」三寶度化的眾生,首先必須要皈依上師僧寶,並在僧寶的引導下,次第修習佛法,最終達到解脫,走向成佛之道。」

張執行長指出,此言一出,藏傳佛教人士已經自露鼠狼尾巴:他們不是三寶弟子。進入佛門當然都要歸依「佛法僧」三寶,首先就要歸依佛,並以佛為究竟歸依,然而謗文中卻說「首先必須要皈依上師僧寶」,這不是「正三歸依」,而是藏傳佛教獨門的所謂「四皈依」,是不如法的「依人不依法」。執行長進一步說明,歸依佛是歸依萬德莊嚴、圓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十方諸佛,也是歸依本來自性清淨的自心如來;而藏傳佛教所歸依的都是男女雙身合抱的穢染假佛,或是分靈於印度教中那些藍藍綠綠的雜色鬼神冒充為佛的「本尊」。正統佛教中歸依法是歸依諸佛所演說的三藏十二部經,那是含攝成佛之道、解脫之道的三乘菩提教義,以及與往生善道等所有的人天淨善法;而藏傳佛教是曲解佛經、篡用佛法名相、自編密續而以「無上瑜伽」為其修行標的的外道法。正統佛教的歸依僧是歸依「和合眾」,也就是聖教法中的「僧團」,並不是藏傳佛教所皈依的那個凡夫「上師」個人。

執行長表示,藏傳佛教不僅沒有歸依真正的佛與法,而且還刻意貶抑正統佛教的佛,並且全面曲解正統佛教所傳授的三乘菩提正法,又高抬凡夫的密宗上師於佛門三寶之上,作為最高的歸依;很明顯的,謗文中藏傳佛教人士已經自行證明,他們都沒有「正三歸依」,因此他們僅是外道而不是正統佛教的三寶弟子。喇嘛密宗上師們既非佛門中人,還每每要侵門踏戶、妄議佛門事,其實是粗魯無理,也不倫不類。這種無理更表現在對平實導師肆意的人身攻擊上:

但據網上資料,蕭平實無正式學歷,1960年代中期服兵役後在臺北市打工,1985年,在農禪寺聖嚴法師座前皈依,正式成為佛教信徒。七年後,因希望得到教師的位置而不為聖嚴法師所允,憤而自立門戶,並自稱「在家中閉關參禪十九天後,自參自悟」。此後,幾乎所有佛教長老,都成為他攻訐的對象──包括上師聖嚴法師。

執行長表示,對平實導師的學經歷僅根據網路資料,也不作查證就妄恣攻擊,只顯得藏傳佛教人士的顢頇籠統和粗暴無理;不過這些與法義無關,導師從來不會置心於此。但是謗文膽敢自憑臆想就妄說平實導師「希望得到教師的位置而不為聖嚴法師所允,憤而自立門戶」,這就涉及無根毀謗了。執行長表示, 平實導師早年曾歸依法鼓山聖嚴法師,隨學期間對聖嚴法師至為恭敬,對法鼓山的道務全力護持,出錢出力不遺餘力。後因宿世善根福德因緣深厚,自參自悟,親證第八識如來藏;於破參同時眼見佛性,以父母所生的肉眼,眼見自他有情身心以及山河大地如幻,同時過了禪門三關中的「明心」與「眼見佛性」二關。當時平實導師有心為聖嚴法師,欲將此明心見性的無上大法交與聖嚴法師弘護,因此寫就《無相念佛》一書書稿敬呈,然被丟棄於字紙簍中(後《無相念佛》一書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發行,目前已發行30萬冊),在此明心見性大法無緣弘護之下,平實導師漸漸不再參與法鼓山的事務而主動退出。後來聖嚴法師曾派遣果□師邀約張正圜老師,於《念佛三昧修學次第》出版前的小除夕前往 平實導師家中,邀請 平實導師前往法鼓山各地處所說法,條件為停止該書出版;但因雙方一為意識五陰境界,一為第八識實相境界,法道全然不同,故遭 平實導師婉拒。執行長於此明顯違背事實而臆想捏造的無根毀謗不願再做論辯,僅沈重的提示:謗文作者無根毀謗實證三乘菩提的賢聖,其後果嚴重,捨壽後的果報堪虞;快意惡口可以很輕易,但是對於證悟善知識的無根毀謗,恐怕難以輕易補救。因為謗文所引 平實導師「在家中閉關參禪十九天後,自參自悟」是事實,所說佛法也全都符合三乘經教實證之義理,故於公元2000年寫成《宗通與說通》,書中將佛教正法的根本教義作了釐清,並將各大宗派作了如實的綜合判攝,實非當時的當代大師們所能為之;導師悟後更不斷地次第增上,並且弘法護教、救護學人二十年;這不但是導師座下諸多弟子所同證同行,也是全台灣佛教界所共見;手撰謗文的藏傳佛教人士,為逞一時口快,已然造下毀謗大乘勝義菩薩僧的惡業矣。

執行長指出,雖然導師此世的師父自身未悟,並曾經在法義上對 平實導師此世學法初期多所誤導,但是導師揚棄其教導而自參自悟之後,此師父卻是導師最先想回饋報恩的對象。曾經主動上呈見道報告,詳述參究的過程及證悟的內涵密義,但是由於法師的因緣未具而失之交臂。在事相上導師對於法師始終執弟子禮,所有著作亦都一一寄呈法師,直至其捨壽之前未嘗廢忘;但是在課堂說法時,對於法義的正訛卻是不講人情、不做寬待的。這也是導師的眾弟子們讚歎仰學之處,藏傳佛教人士卻反而拿來故作反面文章,只能說其「勇氣」既不可嘉,其愚癡更不可及。

除此而外,文中還謗:蕭平實不具有居士資格,他和我們一樣,不過是個充滿貪嗔癡的一介俗人。」以及:「蕭平實還說:『我代表三寶把法傳給諸位,我也是三寶中的一分子』。只是,不知道他是那一寶?但肯定不是佛教的三寶,因此,對此我們無意評介。」執行長對此指出,平實導師已過禪宗三關,是勝義菩薩僧,這樣證量的菩薩僧當然能代表三寶弘傳正法,當然是三寶中的僧寶,這也是正統佛教自古以來一貫的看法,達摩祖師說得更明白。密宗此文的撰文者惡口出盡、壞話說絕了,卻又想閃躲規避,稱言「對此我們無意評介」。但他們是蓄意確鑿地「評介」了,不但網路上的白紙黑字一旦被下載就無從抵賴,更在他們的自心如來藏中歷歷熏成種子,將在後後世迭起現行酬償為極不可愛的異熟果----長劫尤重純苦果報。執行長為救護故特意提醒,為今之計只有日夜佛前痛徹懺悔,並發勇猛誓願努力護持正法,永離藏傳佛教邪法,日後若見好相,或可滅罪消愆,也才有希望蒙佛垂憐救拔,免於輪墮三惡道。

接下來謗文又說:蕭平實好以維護佛教唯識宗的架式,攻擊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其他宗派,並動不動就說「中觀見是邪見」,說「西藏佛教不懂唯識」,或把佛教的其他宗派斥為外道等,全然無視謗佛、謗僧、謗法的重大惡業。」執行長辯證:事實上 平實導師從來不曾攻擊「各宗各派」,相反的,導師除了普遍讚歎各宗之外,還詳審的給它們一一在佛法中定位,強調其個別不同的功德利生作用,使得大眾在修學佛法時,不會囿於門戶之見而各是其所是、各非其所非。導師甚至一向認為佛教不應分宗立派,而主張應該是「全面修證佛法」。這些具見於 平實導師的著作《宗通與說通》,有心的讀者請書來閱讀便知分曉。只有某些說法作法誤導眾生的山頭(並不能等於「宗派」),才會是導師評判拈提的對象。至於說「西藏佛教不懂唯識」,那是本來如此的;執行長解說:因為藏傳的假佛教自蓮華生以降,尤其是宗喀巴所著兩本《廣論》,無不是以第六意識為真實心,這和以八識心王為「一切最勝」的唯識實相格格不入。試想,藏傳佛教四大派古今一切人,連心、意、識都弄不清楚,連根與識都弄不清楚了,還談什麼唯識呢?又,「中觀見是邪見」,顯然是謗文的「斷句」取義乃至「斷詞」取義。「般若中觀」固是正見,但是藏傳佛教的「應成派中觀」誤以「緣起性空」為實相,誤以生滅性的意識心為實相,本就不契般若,是為「歪觀」,當然是邪見,這有什麼好懷疑的?。

謗文又說:「首先,如果蕭平實真的如他所自稱的那樣是一個佛教徒,那麼他應該知道,判別佛教的標準是『四法印』,即『諸行無常、有漏皆苦、諸法無我,涅槃寂靜』。承認這四法印就是佛教徒,反之就不是。這種分判標準是佛祖制定的,不要說俗人蕭平實,即使後來的論師都無權制定新標準,這是常識。」 執行長笑著表示:藏傳佛教光是口裡說「承認」並不算數,說人的自己是否真的懂得「四法印」才真的讓人起疑。法印通說為「三法印」,可溯源於《雜阿含經》卷十:「一切行無常,一切法無我,涅槃寂滅。」並以此印定佛法,離此則非佛法。亦有增說三法印而加入「一切行苦」,為「四法印」者,如增一阿含經卷十八,以四法印次第稱為四法本末,其作用與內涵則與三法印無異。然而不論三法印或是四法印,都必須因入胎識如來藏才能印定,因為祂正是法界實相,能出生五陰十八界法;再依五陰十八界的「行」相,才能說為「無常、苦、無我」而成就法印;也因如來藏的不生不滅、不苦不樂、永離六塵上的見聞覺知,才能施設「涅槃寂靜」法印。因此,如來藏是三法印、四法印的基礎,而藏傳佛教否定第八識,不知不證如來藏,就如兩手空空,不過是個窮措大,只憑著意識的想像而誤會了法印,還跟人喊價什麼「四法印」呢?

張執行長指出,藏傳佛教的理論與行門,都只在五陰十八界等生滅法上弄光影門頭,這已經夠糟了,竟然還加入大量外道法,舉凡修練拙火、氣脈,修諸觀想、持咒乃至種種灌頂、實修雙身法以求得「樂空雙運」等,身口意種種妄「行」不斷,甚至以淫樂高潮時的意識心一念不生作為其「修行」標的,正是以無常作常、以苦作樂、以非我作我、以叢鬧為寂靜,根本是「四倒」具足,完全是外道的邪見與邪作略,還怎麼好意思向人喊話什麼「四法印」?

執行長更進一步推介:若要了知「三法印」之正見,則有 平實導師所著《阿含正義—唯識學探原》第四輯第六章一至四節(P1065~P1184),足有六萬多字內容的詳審開示,請讀者大眾請法詳閱便能增益知見。相形之下,藏傳佛教謗文中無知式的叫囂,何啻班門弄斧?更像一個扳著指頭數數的幼稚園娃娃,向一位在大學裡教微積分的教授大談什麼是「數學」一樣逗笑。執行長特別勸請謗文的撰寫者,及其他藏傳佛教人士一定要好好的、仔細的用心閱讀,如此才有機會導正知見,並知所慚愧。

但是藏傳的假佛教人士不知藏拙,還要繼續自露敗闕:「所以,佛寂滅後,原始僧團對佛經的不同解釋,形成小乘毗婆沙、經部哲學體系。佛寂滅後400~600年之際,龍樹菩薩開創緣起性空的大乘「中觀」學派。佛滅900年之際,無著菩薩開創「唯識」學派。」執行長指出,僅是這一小段話已經充分顯露藏傳佛教根本不通佛法實修,只把佛法當作世間的「哲學體系」來分析研究;更有甚者,從他們把「中觀」「唯識」的般若和種智當作世間學問的「學派」,並妄指發生的年代,已經顯示藏傳佛教正是「大乘非佛說的」主張者和擁護者。執行長闡釋:佛在世時三轉法輪中,說法及化緣皆已圓滿成就,無論是阿含時期對二乘解脫道的開示,般若時期的中觀意涵,乃至宣講方等諸經時期的唯識種智的開示,都是 佛陀在世已然具說,斷不是藏傳佛教人士所妄言:佛滅後數百年才由龍樹菩薩等人「開創」。藏傳佛教人士如是妄語,是無根誣謗 佛陀不懂般若中觀及唯識一切種智(更別說藏傳佛教人士對於龍樹「中觀」錯加定位成「緣起性空」的錯會與栽贓。)執行長指出,如此一來,撰文者就不只是謗聖義僧,更已是直接謗佛謗法了,可不慎哉?

藏傳佛教人士不自知過患,還要繼續作不如理的抬槓:「但不論大乘、小乘、唯識、中觀,都屬佛教學派,追隨者都是佛弟子。這是最基本的常識。佛教是以理服人的宗教哲學,各派對佛經的解釋各有看法(不同觀點)和經典依據,相互辯論,運用思辯分辨是非。正如唐義淨法師在《南海寄歸傳》指出:『所云大乘無過二種:一則中觀,二乃瑜伽。中觀則俗有真空體虛如幻,瑜伽則外無內有事皆唯識。」中觀認為唯識「境空識有」不符合《般若》、《華嚴》等所說「諸法性空」的原則;唯識家則說中觀所說是不了義等。』雖各執己見,但從來不會互相指責對方為「非佛道,是外道」,更不會認為對方所依的「佛法」是錯誤的,只是認為對「理解佛法」方面有錯誤,故不犯謗佛之罪。」

執行長反問:大乘、小乘是「佛學教派」嗎?研究「唯識、中觀」的人一定都是「佛弟子」嗎?佛教是以理服人的宗教哲學嗎?再反問:「各派對佛經的解釋各有看法(不同觀點)和經典依據,相互辯論,運用思辯分辨是非」,學佛是這樣各據觀點諍論是非的嗎?藏傳佛教人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嗎?理屈詞窮之餘貿貿然天外飛來一筆,引證一本冷門文字大談「境空識有」「俗有真空」只為證成一句「從來不會互相指責對方為『非佛道,是外道』」,請問這些天外玄詞與現前佛法實證的事理有何相干?這就好比舉證「自己開車經過哪些路,又步行繞過哪條街,來證明日月都掛在天上,而彼此不相碰撞」一樣,既是無厘頭而又多此一舉。孟子曰「遁辭知其所窮」,謗文撰稿者掉了半天書袋是為了釐清問題,還是越說自己越迷糊,只為了表現「半瓶水晃蕩」嗎?

謗文的閒扯淡停不下來,仍又繼續東拉西扯:「也因此,藏傳佛教從來不排斥佛教的不同觀點,對大小乘各家學說都兼收並蓄。而且,學什麼《論》,就順應什麼觀點,並不是一律用中觀見來解釋一切經論。作為必修的五部大論中,《因明論》中既有經部的思想,也有唯識思想,佛教因明奠基人陳那、法稱被歸入唯識論師之列。《般若學》的主導思想是以無著、世親、聖解脫軍、獅子賢一系的順瑜伽自續中觀,《中觀學》宗龍樹六論和月稱諸論,《俱舍論》屬小乘經部理論,《律學》以小乘一切有部見為主。」

「不僅僅是藏傳佛教,被公認是漢傳佛教法相唯識宗開祖的玄奘大師,也翻譯了中觀空宗的主要經典《大般若經》600卷,玄奘若只奉唯識、排斥中觀,豈會翻譯如此經典?唯識宗雖非藏傳佛教的主導思想,但作為彌勒、無著、世親一系學統,藏傳佛教也同樣在研究繼承發揚。誰都知道宗喀巴大師的思想正見是中觀應成,但他在《辨了義不了義論》第一部分,遵照《解深密經》和彌勒《大乘經莊嚴論》、無著和世親的諸論,對唯識論做瞭解說,另還有《阿賴耶識根本頌》和《唯識解難》兩部唯識著作。」

執行長提問:撰文者說了那麼一堆與主題無關,空洞而沒有提具內涵的名相,到底在論證什麼或是要表達什麼呢?相信一般人除了留下所謂「誰都知道宗喀巴大師的思想『正見』是中觀應成」,也就是不立自宗「學什麼《論》,就順應什麼觀點」的搖來擺去這樣的印象之外,就只見到一本像「點名簿」一樣的玩意兒,一串逕抄自上師講義裡自己也弄不清楚的文稿。執行長指出,這些不叫做論證,這叫作「說食數寶」,充不了飢也發不了財,說數了半天,自己仍是個窮措大。撰文者還洋洋自以為現抄現賣能嚇唬自家人(謗文的真正目的是「假出口轉真內銷」,只是為了要鞏固其漸將潰散的信眾罷了),但是真要搬出藏經較量比對,則賣弄了半天不見其「浩」反見其「渺」,奉勸謗文撰寫者莫再如「猴子亂敲打字機」,以免自曝其短了吧。

蕭平實藏傳佛教不學唯識論、不懂唯識學,其實是極端無知的表現。蕭平實不懂梵文、巴利文、藏文,因此,對沒有翻譯成中文的經典他是一無所知。」 老實說,藏傳佛教不學唯識論、不懂唯識學」執行長指出,藏傳佛教不學唯識論、不懂唯識學」不必導師說,這已是眾所共知,也如前文已經一再說明的那樣。一般人若遇糞餿,老遠嗅到其臭味便知,不必手舀親嚐,何況藏傳佛教那一點底細?那些「密續」都是其祖師偽造的「經典」,有什麼值得用梵文、巴利文、藏文再去攪揚一番的?更何況平實導師以其多生累劫之熏修,和今生所修所證的般若智、道種智,評判藏傳佛教又何止是在說「不學唯識論、不懂唯識學」?早已將它逕判為外道邪見矣,具足的證明即是56萬字的《狂密與真密》四大冊。

在謗文的本章節中,倒有一小段敘述還算中肯:「做為佛教徒,於不懂處產生疑惑是正常的,但無須因自己不懂就妄加排斥,否則極可能與智慧之道擦身而過。只要堅信佛陀聖教量的正確性,了知某些事情雖然不為自己的分別念所能理解,但必有其殊勝真實的含義,如此自可避免謗法的無邊罪業。」執行長認為撰文者可能還沒有反省到自己的缺失,這一段文字正好可以用來督責於他們自己,尤其是本身或因為受上師所誤導,對善知識和正覺教育育基金會「因自己不懂就妄加排斥」,因此「極可能與智慧之道擦身而過」,執行長好意提醒,如此則希望能三復斯言,或能「避免謗法的無邊罪業」

本章節最後,撰文者提到:「對蕭平實所謂『佛法』,在西藏的多識仁波切佛法的角度予以專論駁斥,有興趣者可參閱聖地文化出版社出版的《破魔金剛箭雨論》。」張執行長也藉本專訪透露一個好消息給撰文者和讀者大眾參考,那就是:

正覺電子報」現正連載正覺同修會陸正元老師的力作「邪見囈語」,恰恰是破斥這位藏密外道多識喇嘛《破魔金剛箭雨論》邪說的慧劍,讀之可以還給讀者佛法的正見。內容詳審深細十分精彩,還有網站提供摘要,歡迎踴躍下載閱讀:http://www.enlighten.org.tw/Newsletter/1(採訪組報導)20111030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