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到底它是不是佛教?修不修雙身?(回應「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謗文5 之4)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1/11/26       09:53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經過冗長的所謂「佛法釋義」和「道次第堆疊」,以「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具名發表的「西藏人駁斥蕭平實對西藏佛教污衊攻擊」一文,總算進入主題開始面對社會的質疑,進行苦心卻孤詣的自問自答:密宗不是佛教嗎?」「西藏的密宗雙修嗎?」當然其內容少不了一貫的狡辯與攀誣,卻也一路「漏餡走光」自露馬腳,令人覺得梯突而忍俊不禁。

藏傳佛教人士首先以善無畏80歲抵達中國,唐玄宗親往迎接。以及金剛智的印度弟子不空三藏等在中國弘傳密宗,並為唐玄宗、肅宗、代宗三代之帝師等歷史事件來論證密宗佛教。張執行長則表示,古代「印度密宗」並不等於今日的藏傳佛教,善無畏等人是由那爛陀寺直接來華,成為唐密而非藏密,與藏傳佛教何干?況且探討佛教弘傳的史實與現象,並非「存在的即是真理」;政治人物敬教尊師,有許多是為了拉攏民心、造勢作秀乃至政教利益的台面下交易,知今即能鑑古矣。謗文撰述者舉證了半天,其實完全不能證明這些與藏傳佛教,尤其是與其荒唐法義有什麼關係。

謗文上說:「就顯密二教而言,善無畏、金剛智、不空所立的教相教判是:「顯教是三乘教,密教是一乘教;顯教是漸教,密教是頓教;顯教是權教,密教是實教。」日本空海法師說:「整個佛教的終極妙理在於密教」。英國佛教學者約翰•布洛菲爾德說:「我把金剛乘(註2)視為人類思想發展最絢麗的花朵之一。」執行長指出:所舉都屬多位外道或是邪見者的錯誤認知,或是主觀之一偏。諸如:唯一佛乘本是指《妙法蓮華經》〈方便品〉中所開示佛菩提道是唯一佛教,三乘菩提是從唯一佛乘中分析為三;是因為眾生智慧不夠,無法理解大乘佛法的佛菩提,不得不分析為三乘菩提,令眾生易於理解:「舍利弗!如來但以一佛乘故為眾生說法,無有餘乘若二若三。」「諸佛以方便力於一佛乘分別說三」、「佛自住大乘,如其所得法,定慧莊嚴力,以此度眾生。」清楚說明「一乘教」是佛自住大乘的佛菩提道中,並以方便施設三乘為眾生說「如其所得法」的大乘佛菩提道;並不是喇嘛說的「金剛乘」。「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其餘對漸、頓、權、實也都誤解錯說,冷灶添濕柴起不了真火候,不值得深辯。除非他們還想在這上面亂說一氣,我們再來加以辨正解析。

「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謗文中,對於世人的質疑也是不打自招:「有一些現代專家學者根據現有資料,以實證方式宣稱佛教密宗是西元前後興盛的,暗示密宗不是佛教原有的。把學術和信仰混為一談是非常錯誤的,對無法實證的精神領域之研究完全闕如、非關信仰的學者而言,這可謂是一家之言。」執行長讚歎,這真是「德不孤,必有鄰」,可見對於「藏傳佛教佛教」正確論述,早已在學術界展開而終將成為普遍的共識。藏傳佛教人士欲以「無法實證的精神領域」來規避檢驗是行不通的,因為人家是在作「佛教傳承源流」的史實考證和比對,是作歷史上的學術研究;一切講求史料和證據,不是什麼「無法實證的精神領域」,不容藏傳佛教規避到「信仰」領域中作縮頭藏尾的閃躲。

對於藏傳佛教特色之一的密咒,謗文也作了「夾帶闖關」式的辯解:「實際上,不僅有經文顯示佛祖時代使用密咒的事實,而且在顯宗中夾雜密咒的經典更是俯拾皆是。即使在部派佛教時代的《四分律》和《十誦律》中,也有與密咒相關的內容。」對此,執行長指出,經律中的密咒都是佛陀金口宣說作為佛法大義的真言總持,自有龍天以護法,故能神用無方;譬如《楞嚴經》中之楞嚴神咒,正為破壞藏傳佛教淫魔及驅逐邪祟最有利者,試問藏傳佛教人士有能持、敢持者否?相反的。藏傳的假佛教所持咒語多為印度教以及苯教的鬼神感應密咒,乃至有性力派專持咒語,如其所謂「百字明」、「六字大明咒」者便是;尤其是六字大明咒,其內容竟以摩尼寶珠(喻男性生殖器之龜頭),置於蓮花(喻女性生殖器)內的邪言淫語,令眾生反覆誦念,以達催眠洗腦之效果;其毒害眾生至今尤烈,怎麼可與佛所宣說淨咒同日而語?

謗文說:「本來顯宗般若乘和密宗金剛乘是大乘教的兩個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密宗是顯宗理論的進一步昇華,走向更透徹的必然產物。猶如從小乘有部的諸法實有,逐步走向大乘唯識的境空識有、到中觀的萬法性空一樣,其認識逐步深入、境界逐步開闊,完全合乎邏輯的發展。」執行長表示,佛法般若和密宗的所謂「金剛乘」,不論意義與實證內容上,分明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藏傳佛教將之任意稼接,法義錯亂混淆成為一攤糨糊,更遑論什麼「進一步昇華」;全是藏傳假佛教一廂情願的妄想,正法中從來無人承認,只有凡夫無知才會認同。小乘和大乘是義趣不同的兩種菩提,所攝受的眾生根器與種性也截然不同,如何能夠互相「逐步走向」?執行長更質疑,若不安立五位百法,出生萬法諸境攝歸八識心王,僅提出籠統一句「境空識有」的名相而非實證,則如何慧解唯識深意?果然,文中隨後說到的「萬法皆空」正是斷滅邪見,如何會是正法的中觀?更何況世尊第二轉法輪暢演般若,第三轉法輪才揭示唯識,如何藏傳佛教顛倒次第,竟然是先學深妙難懂的唯識增上慧學,再學較淺的中觀總相般若;還說什麼「認識逐步深入、境界逐步開闊」,足見密宗金剛乘根本是錯會佛法「完全不合乎邏輯的發展」,只是附會佛教的外道雙身法藉著佛法名義冒名上市。

法上的實義說不通透,藏傳佛教就開始故弄「玄虛」:「若深入精細地探究大乘經論,就會發現顯宗經典在輪迴轉世和物質的人體與非物質的意識之間的關係問題、所斷粗細障與能斷意識的粗細分分類問題、以及有漏的身心轉化為無漏智慧身等方面,似乎有言而不詳、意猶未盡之處。若接著繼續研究密宗,就會認識到在顯宗經典理論的山窮水盡之處,密法展現出一條嶄新的金光大道。」執行長敬請大眾詳讀細思以上文字,這些大乘經論裡不可能出現的,甚至文字表示都詰屈聱牙的偽科學、謬玄學,只是用一些語言文字堆砌出來的空泛說法,哪裡會是佛法中依至教觀行所得的正知正見?佛法第一義諦就是證悟法界實相理體第八識如來藏,而不是「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所說的個人意識中的虛相戲論。藏傳假佛教這些錯誤荒謬的觀念真的能「展現出一條嶄新的金光大道」嗎?還是藏傳佛教藉此「展現出一條嶄新的『金光黨』大道」,來欺世聚斂誤信其為佛教正法之信眾們的錢財?由以上處處破綻的戲論中可知,藏傳佛教斷然不是佛教

關於謗文中的此段文字,第二個要探討的子題是「西藏佛教雙修嗎?」撰文者說:「西藏密宗的教授傳播,強調對上師的皈依,因為沒有上師傳授,就不可能得到法脈傳承和灌頂。而密宗經典裡很多名詞所表達的都是隱伏義、象徵意義,若得不到開密上師的秘訣,單從密法經典書籍中的文字表面是決然無法得知真實的涵義。同時,由於佛教密宗只傳授給萬中選一的具根器之弟子,而金剛乘部教義——特別是無上密,屬於不得公開的秘傳、密修之法,如若公開談論,將會犯下違背師徒三昧耶的戒律。」

執行長指出,從撰文者以藏傳佛教人士的立場,所寫下的以上文字不難看出:

1.西藏密宗的密法傳授,是由上師密傳的。

2.密宗經典有許多是隱伏義、象徵義,若無上師「開密」,外人不得而知。

3.「金剛乘教義」為不得公開的秘傳,故要擇人而授——特別是無上密。

4.密修之法,如若公開談論,將會犯下違背師徒三昧耶的戒律。

執行長建請社會大眾仔細思考,藏傳佛教於此,是在斷然否認有雙修法?還是迂迴以詭詞做防火牆,準備鋪陳下文的:「藏傳僧眾因擔心洩密犯戒而不敢申辯,只好忍氣吞聲,不予理睬。這樣就給了那些刻意污衊西藏佛教者以歪曲謾罵的可趁之機。」執行長指出,這正是傳佛教人士得了便宜還賣乖,正因為它的教義名詞隱晦黝暗,密宗的多少邪惡不法都隱藏在其中;也正因為它的噤口制聲,使得千年來的穢污悶在藏傳佛教人士身心之中,信眾想要外宣也無由可得,想離開藏傳佛教又不敢行動,成了一個佛教界內外都不敢輕易去捅的超大馬蜂窩。他們還可以平白反咬質疑的人一口:「因此之故,許多沒有信仰的教外之人,憑著世俗教育的知識,對密籍的文字根據表面的世俗概念含意,胡亂解說、乃至於誹謗攻擊。」執行長說:這就叫作「惡人先告狀」。喇嘛本是淫人妻女的惡人,經過這麼一番狡飾以後倒成為好人了;被姦淫的女信徒本是受害者,當她們被騙以後基於正義感而出面指認以後,倒反而成為「犯下違背師徒三昧耶的戒律」的惡人了。

撰文又說:宗喀巴達賴喇嘛等最偉大的上師們,基於傳承法脈的需要,都會講授這些傳承以延續經典法脈,因此會強調:『我格魯派除智印外絕不可修業印。』」執行長請大眾想清楚,他們這樣說,代表格魯派有沒有「修業印」的法「傳承」?有沒有「代代弘傳」這個法「以延續經典法脈」呢?撰文者又說:「由於語言文字的障礙,譯者在翻譯這些密宗術語或概念時,因英文或中文都沒有恰當的對應詞,常常就用近義詞來表達,因此造成誤解。比如,所謂『精液』,在密續經典中的外延遠較世俗定義廣泛,但中英文概念中沒有相應的詞彙,翻譯時只好以比較接近的概念來表達,有時這也會給社會大眾造成誤解。」執行長反問,此處大眾如何誤解?把精液改稱「白菩提」「明點」就不是「精液」了嗎?那麼大眾認為藏傳佛教「修業印」(與女信徒合修雙身法時,跟「精液」或其同義詞究竟有沒有關聯呢?這不正是藏傳假佛教欲蓋彌彰之說詞嗎?

撰文者又說:「綜觀蕭平實們指責西藏佛教雙修的理由不外以下三點:有關無上密續中的雙修問題、所謂喇嘛緋聞或性侵問題、有關佛父佛母交合之圖像問題。本來這三者是風馬牛不相及,但蕭平實就是有本事將三者牽強附會連結在一起,其無知無畏,實在令人不勝唏噓。」執行長指出,有什麼樣的邪教,就有什麼樣的圖騰和弘教運作時的現象與偏差,事實勝於雄辯。這裡倒不如說是藏傳佛教人士「就是有本事將三者牽強附會,將三者硬生生拆解成『風、馬、牛』三件『不相及』的事,其「蠻橫」無畏,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對於有關無上密續中的雙修問題,撰文者是這麼說的:「無上密續經典就介紹了以雙身大樂修法開啟中脈的修行法,亦稱『業印修法』。這種修行法是這部經典所介紹的諸多產生大樂的方法之一。理論是陰陽二體結合、促使在生理和心理、氣脈上產生特殊變化,激發深層細微智慧的修行方法。在西藏佛教中,這一法脈的傳承有觀想和實修兩種。但不論觀想傳承或實修傳承,都絕非淫樂行為。」執行長請讀者大眾好好評估一下,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雙身大樂修法」,「不論觀想傳承或實修傳承」是不是淫樂行為?正統佛法三乘菩提之中,有沒有這種在虛妄五陰身心上,用這許多心思的「開啟中脈的修行法」

謗文又說:「更主要的是,受戒的僧眾是不會實修此法門的。僧人保有僧戒是其修身的根本,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允許壞此淨戒,即使修無上密也不允許開此淨戒。因此,受戒僧人在修此法們(按:應是法門)開啟中脈時,只許採取內修烈女火等方法。絕不允許業印實體修法,更沒有實修的傳承。即使受過僧戒後受菩薩戒和密戒者,也必須以遵守別解脫戒律為優先。」執行長表示,千萬別相信這些言之鑿鑿的廢話,因為宗喀巴在《廣論》中規定喇嘛必須每天要與女人合修雙身法樂空雙運,否則就違犯密宗自設的三昧耶戒;「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還謊稱「絕不允許業印實體修法,更沒有實修的傳承」;如今達賴喇嘛不就奉承宗喀巴在《廣論》中的教導而公然寫在書中弘傳著嗎?在藏傳假佛教中,關於「壞此淨戒」「開此淨戒」,早有一套他們自圓其說的「老梗」;尤其是藏傳佛教中宣稱高於佛教其他戒律的所謂「三昧耶戒」,正是為「雙身修法」大開淫戒而施設。因此,藏傳佛教一向對外宣傳:「我們沒有破戒的喇嘛。」因為早已藉自設的三昧耶戒而開戒了嘛!正統佛教裡受了密宗三昧耶戒而暗中修學密宗的法師們,縱使真破戒的也不會承認,更不敢公開懺悔;因為違背「三昧耶戒」或是公開了秘密,是要下「金剛地獄」的呀!嚇死人了!

接下去謗文又說:「至於受菩薩戒或密戒者的行為是否犯戒,端視其發心動念等具體情況,不能一概而論。在利眾大悲的發心下,即使殺生等根墮戒也可以成為圓滿八萬大劫的資糧。」張執行長揶揄說:藏傳佛教「乘」名「金剛」,轉身倒是「柔軟」得可以。這「發心動念」「不能一概而論」,其實就是說:藏傳佛教喇嘛「在利眾大悲的發心」的自由心證之下,殺、盜、淫、妄都「可以成為圓滿八萬大劫的資糧」;人前義正辭嚴,轉身就「施設方便」,這樣的硬拗,大眾還要繼續聽他們扯下去嗎?

謗文又說:「君不見一大把年紀的蕭平實,自號導師,他在藏傳佛教浩如煙海的經典中,不見佛意,而只看到『性』字!」執行長表示,這不怪導師,反而藏傳佛教要反躬自省,為什麼在他們「浩如煙海」的偽經密續中,全都是外道邪知邪見而僭稱佛意?在一大堆的「勇父」「佛母」「明妃」「杵蓮交合」「金剛引水」「等至」「樂空雙運」的曖昧名相和邪法實修之下,不但導師看到藏密「經典」中只是「性」,全體正覺同修會學員和學術界專家們也都看到一個事實:藏傳佛教所有法門處處都離不開性愛;而經過名相「解密」後,絕大部分正常讀者也都會看見其中到處都是「性」啊!

對於藏傳佛教以「五肉」「五甘露」等不潔之物為供品,謗文也有解說:「在無上密中,將被印度教婆羅門視為『穢褻不淨』的『五肉』『五甘露』經加持後轉化為清淨甘露,這也是對世俗不淨觀的一種善巧顛倒方便法門。實際上,在會供時,那些『五肉』或『五甘露』當然並非實物,而是用茶酒或藥草等代替,或以咒文觀想生成。」既然是可用代替物或是觀想,那就是非必要之物,修供養就不能以清淨之物「代替」或是「觀想」嗎?為何一定要以精液等極不淨物來觀想供飬呢?執行長籲請讀者大眾想一想:這一種他們口稱的「善巧顛倒方便法門,究竟是「不淨觀」,還就只是「穢褻不淨」

謗文又說:「因此,看到密續經典有與『智母』『交合』『精液在脈絡中移動』等文字,就以為是性行為。看到『五肉』或『五甘露』等文字,就望文生義地闡釋,強不知為知,正是那些教外不懂密教者攻擊密宗時常會犯的無知的錯誤。」執行長直斥,藏傳佛教一再如此顛倒說詞,來為自己邪曲的的法義狡辯,請問這叫世人要如何維持字裡行間文字名詞的正常認知?就如賊人當面作惡又要在場的人蒙眼說沒看見,蠻橫得不得了。

為了強辯喇嘛雙身法教義強制女信徒合修雙身法的緋聞或性侵問題,謗文如此拉人下水:「但正如世界各宗教都可能會出現這類令人遺憾的事情一樣,只要是神智正常的人,相信不會因此懷疑這些偉大宗教的教義,也不會因此懷疑這些宗教信徒的高尚情操和品德。」顯然是要把世界各大宗教作「幫派式」的切割,統統拉下水為藏傳佛教一起攪混一池水,好模糊道德和法律的檢驗、判定,好讓自己來摸魚、潛遁。世界各宗教容或都不免發生宗教性侵事件,但是若然發生,終不易長時間護短,並且其信徒與神職人員也莫不引為慚恥,至少在事發當時不會標榜為宗教信徒的高尚情操和品德」,反而必定會檢討痛省。只有藏傳佛教在其自炫的雙身法「偉大宗教的教義」中,明載著「男女雙修」,而且是「即身成佛」的不二法門,如此一來號稱「出家」的眾喇嘛們,想要修行成佛又苦無「助道伴侶」時又該如何?所「幸」其教義的邪教導,加上邪戒又曲意成全,將出家人與女信徒的交合「除罪化」,而且宗喀巴在《廣論》中還說:為了獲得女人合修雙身法,必要時也可以殺了女人的丈夫,這是無罪的。於是「性交無罪,性侵有理」,喇嘛們才會一而再的「出現這類令人遺憾的事情」;所以說,「只要是神智正常的人」,都會深深懷疑喇嘛教的詭異背德教義。

謗文拉人下水,除了遍「拉」世界各大宗教,還猛「推」其自己人,竟把那個自稱叫「多傑羌活佛」的外道義雲高,莫名其妙的和正覺同修會聯結在一起。執行長指出,這個藏傳佛教外道十多年前在台灣毀謗善知識,被正覺同修會寫成《菩薩正道》一書加以辨正破斥,始終無法辯駁,因此在臺灣銷聲匿跡。多年來同修會再無支字片語理會過此人,也沒有興趣知悉此人流落何處。倒是藏傳佛教眼紅於其吸金手腕,以「置入性行銷」手腕去評判「多傑羌活佛」身分而認證其真假,並與之互爭其在藏傳佛教中的正當性。自己想要「清理門戶」的時候竟然「以鄰為壑」,把自己不要的掃到別人家門口栽贓抹「絳」(喇嘛袍為絳色),令人不齒也凸顯藏傳佛教人士理盡詞窮,盡扯閒雜無聊至極。

拉完相忌的同行共葬以後,謗文又開始拉其祖師墊背,說是「做為瑜珈行者,他們中的一些人有娶妻生子,他們的妻子雖然也被尊稱為『佛母』或是『空行母』,但那僅僅是一種尊重的表示,就像台灣人喜歡稱小孩為小菩薩是一樣的,與所謂的雙修等沒有任何關係。」執行長表示,所謂「尊稱」自然應該捨鄙趨雅,選用的名相也應該名符其實;「佛母」「空行母若用於藏傳佛教所謂「在家」祖師的夫妻之間,別人無可置喙,也沒什麼意見;但是藏傳佛教要如何說服信徒和社會大眾,其祖師伉儷們以此相稱,或以此稱呼其配偶以外的信眾,就可以宣稱「與所謂的雙修等沒有任何關係」?是否撰文者亦喜歡其女眷被上師像「稱為小菩薩一樣的」「尊稱為『佛母』或是『空行母』」,而撰文者竟會認為「那僅僅是一種尊重的表示」而欣然接受?如果此問撰文者拒絕接受或覺得蒙羞,甚至因此勃然而怒,那麼藏傳佛教有沒有雙修就很清楚了嘛!

談到「有關佛父佛母交合之圖像問題」,那就更能顯出藏傳佛教誨淫的本質和硬拗的不堪了。謗文中說:「西藏佛教中,有佛與佛母交合的塑像或唐卡等,表現的是大乘佛教悲智雙運的涵義,與無上密續的男女雙修並沒有任何關係。」執行長反問,若是真的「沒有任何的關係」,那麼萬德莊嚴的佛陀形象,為何要雕刻或是畫得如此猥瑣不堪?世界各民族所有人倫上的兩性交合事體,無不是掩門閉戶才進行的,怎麼只有藏傳佛教把正在作這種淫行的「他們」供上佛龕、掛上壇場?在正統佛教中,任何佛陀造像,頂多再加上協侍菩薩,莊嚴地侍立身後二側,早已完全顯示「大乘佛教悲智雙運的涵義」,哪裡須要藏傳佛教既貪慾樂又貪頑空而以此「雙運」的「AV版」圖像呢?

謗文繼續瞎扯:「密法以生命的誕生做為一種表現手法,以男女本尊交合這種最直觀的圖畫形象,傳達如父母結合(缺一不可)可產生新生命的喜悅一樣,兩種修行方式或觀念的結合可產生新的境界或結果。在這裡,密宗關注的是『父母交合而產生新生命』這一事實和由此引申的意義,重點是只有兩者結合才能產生新的生命。而蕭平實卻只看到『交合』。」執行長對此感到有些啼笑皆非,並表示:藏傳佛教人士一會兒說是「表現手法」「直觀的圖畫形象」,公然說自己沒有雙身法而只是隱喻佛法;一會兒又說密宗關注的是『父母交合而產生新生命』這一事實和由此引申的意義」,顯然是真的有佛父喇嘛與佛母女信徒性交,因此而關心「『產生新生命』這一事實」。如此一來,藏傳佛教到底要歸類為「藝術類」還是「婦產科」?佛法斷欲去愛要親證的法界實相是「無生」,二乘菩提是斷欲而證得三果及四果也都是無生,而藏傳佛教卻在關心「父母交合而產生新生命佛法要去「體現」如來藏裡藏如來」,「實現」大乘菩薩道自利利他圓證佛果,而藏傳佛教卻在「表現手法」上妄用心思,二者的真偽高下豈不立判?

謗文撰述者不知自己鼠狼尾巴早已外露,還打算繼續現醜賣弄:「與顯宗所不同的是,顯宗是以文字表述,而密宗為了觀想等原因,用佛父佛母結合的圖畫等形式表現慈悲與智慧的結合。正如密續把本尊、護法以兇惡可怖面目出現,以體現象徵主義特點一樣,佛父佛母結合的圖畫所傳達的最直觀的信息是:就像父母結合(缺一不可)會產生嶄新的生命一樣,慈悲與智慧相結合也能產生解脫的佛果。僅此而已。」執行長指出,「用佛父佛母結合的圖畫等形式」來做「觀想」,這樣的「修行」只會修成彷彿「提前捨報」,在中陰身中看見來世有緣父母和合的情境現前,頂多種下來世仍在六道中輪迴的種子,連聲聞菩提中實證初果的斷我見智慧都不可得,何況與極重之欲貪相應,來世人身難保,畜生界有望;一般三寶弟子避之猶恐不及,藏傳佛教人士好端端的卻要拉著信徒們往下墮之路前進,真是何苦來哉?

執行長更進一步提示,若要作觀想,則觀想佛菩薩的清淨莊嚴也就罷了,藏傳佛教人士卻偏偏要去觀想「兇惡可怖面目出現」的「本尊、護法」,或是「父母結合(缺一不可)會產生嶄新的生命」而暗中生下喇嘛們的子女;並說是以這樣與種種六情五欲等煩惱心所相應的「體現象徵主義特點」,以這種凡夫的境界就奢望「也能產生解脫的佛果」。執行長表示,這些論點幾乎不必言語辯論,只要試想:若依謗文中所說,那是不是只要觀看、冥想驚悚鬼片中的的「兇惡可怖面目」和「AV影片」中的「精彩畫面」,就「能產生解脫的佛果」?執行長不禁再度搖頭,並無奈的表示藏傳佛教「佛父佛母結合」的解釋,以及「有無雙身法的論述,大概就真的如撰文者所說自相矛盾而「僅此而已」了。因此,執行長代替藏傳佛教提出結論:藏傳佛教中的確有雙身修法,而且在其扭曲錯亂的意識中,竟以為雙身法「也能產生解脫的佛果」,根本違背佛陀的教示,千年來就一直如此誤導眾生沈淪生死,早就該將它們踢出佛教之外了。(採訪組報導)20111126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