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從「二世卡盧仁波切的自白」 看藏傳佛教的雙修性侵和權力鬥爭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2/04/03     09: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藏傳佛教千百年來,以四大派的「法王」、「活佛」為主要傳承,無論黃白紅花教,都以「轉世靈童」為上一世喇嘛仁波切生命體的延伸,確保自己的傳承權力維持純淨沒有雜質,更重要的是,信徒的大筆供養與世俗的財產土地得以維持不散。

活躍於歐美的第二世卡盧,就是一例。今年二十二歲的他,被嘉瓦喇嘛和十四世達賴喇嘛認證為第一世卡盧仁波切的轉世,由於從小刻意的培養,善以英語弘法,足跡遍及法國、西班牙等地。然而作為第一世卡盧的轉世靈童,他卻脫下喇嘛服,自拍一支影片「卡盧仁波切的自白Confessions of Kalu Rinpoche」,自白他還未成年時,在寺院求學的過程中,受到其它喇嘛性侵、以及他因此成為「問題少年」─喝酒、吸毒─的真實往事。他在影片中自述:

大約12、13歲的時候,我被其他的喇嘛性侵
(W)hen I was like 12 and 13, I've been sexually abused by other monks.

我的老師想殺我,我說的是事實。
My own Tutor, he tried to kill me, that's the truth.

他們企圖殺掉我,因為我不肯做他們想要我做的事。
They tried to kill me because you know, I am not doing what they want me to do.

他試圖用刀子和其他凶器殺我,那真是很驚嚇我的一刻。
(H)e tried to kill me with the knife and everything, and it was a shocking moment for me.

我十八歲的時候,出了一堆大問題,然後有一位經理人(manager,譯註:應指資深喇嘛)試圖殺掉我以及一切。那跟金錢、權力、控制有關,因為如果你可以控制龍頭,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事情就是那樣。然後,我變成了一個吸毒者…我變成一個酒鬼。
(W)hen I was 18 I had all these big problems you know, then one manager tried to kill me and everything. It's all about money, power, controlling because if you can control the president, you can get what you want. That's the way it is and you know and then I became a drug addict…I became an alcoholic.

(http://youtu.be/z5Ka3bEN1rs)

這支影片上傳到YouTube,截至2012年1月20日共超過14036人點閱,此外更有Email轉寄、部落客轉載,其中不乏美國、法國、德國…等來自歐美各國的網路客;我們認為觀看這支自白影片的人,以哀矜勿喜的心態居多。

影片中的二世卡盧看起來完全是一個很普通的青少年,他的音調、表情沒有激情,只是冷靜地訴說著慘綠的往事。他並不想為整個藏傳佛教作辯解,也不為了維護藏傳佛教的形象而幫喇嘛們文過飾非,作為赫赫有名第一世卡盧的轉世傳承者,卻被整個喇嘛體系雞姦強暴,不禁令人疑惑:藏傳佛教中,要求信徒崇奉上師高甚於佛,也要求對上師的一言一行不可違背,更不可有一絲絲的懷疑,但為何喇嘛們卻敢對轉世再來的上師欺凌而作出性侵這等大逆不道的事?

對此,正覺教育基金會張董事長指出:藏傳佛教的轉世靈童制度,說穿了就是喇嘛們權力分配的障眼法,在藏傳佛教的政教合一體系中,「上師轉世再來」只是對外用來凝聚信徒的晃子,對內則是教派之間、自家門內的權力爭奪戰的藉口。在權力鬥爭中,選一個無知幼兒做為喇嘛大老的一顆棋子,是再恰當不過的安排,所以二世卡盧自白說「那跟金錢、權力、控制有關,因為如果你可以控制龍頭,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卡盧身為最上層的大活佛,用他親身的經驗告訴我們這件事。

喇嘛們為了取得權力不擇手段,暗殺事件層出不窮,血海風波席捲教門內,斑斑史實不容喇嘛們辯駁。例如十多年前,十七世噶瑪巴靈童鬧雙胞,二派大活佛各擁立自己的靈童,藉以控制整個教派,最後派出殺手暗殺對方,一名隆德寺的老喇嘛,深夜被暗殺,倒在自己血泊中,還得勞動錫金警方介入調查如此的「佛門」醜聞!

喇嘛們也否認不了歷史上一樁又一樁的刺殺、暗殺、乃至活人祭。清朝的皇帝眼見喇嘛們鬥爭不斷,乾脆自己介入權力分配,因此建立金瓶掣籤制度,以抽籤的方式來決定上一世喇嘛仁波切的轉世靈童,制度看似公平其實更加啟人疑思,試想:藏傳佛教喇嘛仁波切若是修行有成,個個都是「活佛」,還說自己的證量高於 釋迦牟尼佛,「活佛」乘願再來卻還需要抽籤決定──以幾分之幾的機率來決定、確定哪一位孩童是真正的轉世靈童?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喇嘛們為了取得轉世靈童作為操控權力的傀儡,狀似「公平」的金瓶掣籤也能施以作弊方式,其實就是大活佛們及世俗的大家族彼此之間的角力;後來再加上清朝漢人勢力介入,確保自己支持的特定靈童能夠勝出,取得轉世地位。

由此可見:藏傳佛教的「轉世靈童」從根源上就是為權力服務的制度。喇嘛們向善男信女渲染某某靈童誕生時伴有彩虹、天樂……異象,向世人認證、宣傳某某靈童是某某仁波切的轉世再來,然後控制這個靈童,施以嚴密的洗腦教育;等小孩子年紀稍長,升座說法,信眾服膺、財物供養源源不絕,喇嘛大老們權、利兼收──既鞏固了自家權力,又積聚更多財富。

這一點在卡盧二世的自白影片中,也分明披露了藏傳佛教中的轉世制度骯髒的事實。小卡盧靈童不但被老喇嘛性侵,被自己的上師殺害未遂,更受到喇嘛大老的企圖操控,他也因此質疑藏傳佛教整個體系制度。在短短十幾分鐘的自白中,二世卡盧道出了藏傳佛教的重大問題:

藏傳佛教的性交修行不僅限於男女雙修,也混濫為男男性侵,特別是性侵男童。

藏傳佛教的轉世制度是權力鬥爭的產物,掌控靈童等於大權在手、財富在握。

藏傳佛教是一個龐大的權力組織、共犯結構。

張董事長指出:上述觀點絕非無的放矢,因為二世卡盧出身於藏傳佛教而且是公認的轉世靈童,自幼在喇嘛體系中長大,是被重點培訓的大活佛;他的自白不但是親身遭遇,也是他觀察的實情;在藏傳佛教的歷史上,大喇嘛性侵喇嘛是一個常態,司空見慣,他們叫作「頂小喇嘛溝子」,以後我們會專文報導。

張董事長建議所有對藏傳佛教有著憧憬、甚至已經入門的人,應該看看卡盧二世這位身分顯赫、傳承顯赫、藏傳佛教「圈內人」的真實語,從而認清藏傳佛教絕非正統佛教的事實。(採訪組報導)20120403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