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 赤兔馬前休捏怪 青龍刀下不輕饒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1/04/11 18:3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游俶清台北報導) 根據消息報導,藏傳佛教在美加地區又捏怪,在紐約法拉盛地區藏傳佛教中心,舉辦「地藏菩薩灌頂暨關公修法儀軌教授」。

據消息來源指出,這兩項分別名為「地藏菩薩灌頂」以及神州鐘鳴「關公修持儀軌」的密宗法會,於3月12日星期六在法拉盛喜來登飯店二樓(135-20 39 Ave., Flushing, NY 11354)舉行,而此次所教授的「關公修持儀軌」僭稱是藏傳佛教噶舉派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親手示諭並撰著的共與不共儀軌。噶瑪巴自稱曾於寤寐中,夢見關公示現其威凜形象,後來便在鹿野苑,繼續完成在西藏便寫就的關公修持儀軌。因此誑言不僅是佛教弟子,漢藏的儒家、道家弟子都可以學習關公儀軌,可得障礙消除,晝夜吉祥云云。
http://www.danangblog.org/wp-content/uploads/2011/02/GuanGongPoster.jpg

正覺教育基金會執行秘書熊俊先生對此表示,此乃「無稽之談」,也是大白天裡「真說夢話」;藏傳佛教一向都與民間崇拜的「關公」,或是道教中的「關聖帝君」從無淵源;此番越俎代庖地宣稱教授所謂「關公修持儀軌」,仿冒為關公的徒眾想要吸收道教信徒,不但師出無名,而且不倫不類,只是假酬神真詐財,純然鬧劇一場;正顯示了藏傳佛教發展已遇瓶頸,窮途末路不得不掙扎圖存。不過,熊執行秘書也特別提請大家注意,在台灣的發展受制於正覺教育基金會時,藏傳佛教已開始向馬來西亞、越南、泰國等地尋求發展了;這也是藏傳佛教的觸角開始新的探索,不但真正的佛弟子,乃至整個華人社會圈,都應該密切注意。

熊俊執行秘書表示,眾所周知,關公原名「羽」字雲長,本字長生,三國時河東郡(今山西)解縣人。勇猛過人,為一虎將,輔佐劉備成其大業,大破曹軍,過五關斬六將威震一時。官歷「前將軍」、「漢壽亭侯」,後為吳將呂蒙所襲,諡「壯繆侯」。然而關公義氣長存人間,冥冥之中繼續鋤強護生,成為中國民眾所敬奉的正直之神。關公因素重情義秉性忠直,名垂青史;歷朝天子多有加封,宋時封為「武安王」,明神宗時敕封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遠震天尊關聖帝君」。後代民間多尊稱為「關帝」、「關聖」、「關聖帝君」、「武聖」,如今台灣還有許多地方都有奉祀,大如台北市的恩主公廟,小如彰化縣社頭鄉的文武廟,幾乎遍布全台。

執行秘書指出,道家、儒家都視關羽菩薩為「忠義」的象徵,尊稱為「關聖帝君」。於道家,又稱「蕩魔真君」、「伏魔大帝」、「恩主公」。於儒家,因精通儒家經典,為儒家的「文衡帝君」。是唯一為佛、道、儒三家所共同尊崇的菩薩,更是國際社會華人圈,尤其是海外華僑心繫故國的象徵,有極其崇高代表性的地位與意義。

至於關公跟佛法的殊勝關係,熊執行秘書表示,據《佛祖統記》卷六智者傳記載:隋天台智者大師來到荊州,想在當陽玉泉山創建精舍。一日於定中見關羽、關平將軍父子顯靈,化玉泉山崎嶇之地為平址,以供大師建寺弘法,並向大師求受五戒,誓願生生世世護衛佛法。至此成為佛教護法伽藍菩薩。正統寺院中常見菩薩與韋馱尊天護法菩薩,分立佛陀左右。

執行秘書更閒話野史,另於古典文學作品中,更有生動的描述這個故事,如三國演義第七十七回「玉泉山關公顯聖 洛陽城曹操感神」便記載著:關公亡後一魂不散,蕩蕩悠悠,來到荊門州當陽縣玉泉山。山上有一老僧,法名普靜,是夜日白風清,三更已後,普靜正在庵中默坐,忽聞空中有人大呼曰:「還我頭來!」普靜認得是關公,遂以手中麈尾擊其戶曰:「雲長安在?」關公英魂頓悟,即下馬乘風落於庵前,叉手請法:「願求清誨,指點迷途。」普靜曰:「昔非今是,一切休論,後果前因,彼此不爽。今將軍為呂蒙所害,大呼『還我頭來』,然則顏良、文醜五關六將等眾人之頭,又將向誰索耶?」於是關公恍然大悟,稽首皈依而去。這普靜禪師影射的就是智者大師。

熊俊執行秘書表示,自從天台宗寺院開了供奉關羽的先例後,各宗寺院爭相效法,漸漸地,關羽被奉為佛教寺院中的伽藍菩薩,跟韋馱菩薩並稱,成為中國佛教寺院的兩大護法神。後來更有人把關羽的生日──農曆五月十三日──當成伽藍菩薩的聖誕。有部分佛寺還專門為此舉行佛事以示紀念。有更甚者,有少數佛寺還為關羽建了「伏魔殿」(即「關帝殿」)。在佛教寺院每日的早晚課中,都會唸誦伽藍讚:『伽藍主者,合寺威靈,欽承佛敕共輸誠;擁護法王城,為翰為屏,梵剎永安寧。』以此感謝伽藍菩薩與護法等之殊勝功德。

熊俊執行秘書指出,佛經伽藍菩薩原本指記載於《七佛八菩薩大陀羅尼神咒經》的十八位護法伽藍聖眾;後來加上祇園精舍的三位功臣──舍衛國的國王波斯匿王、祇陀太子,及給孤獨長者,因為捐贈「祇樹給孤獨園」給佛陀,於是也被列入伽藍聖眾之列,使伽藍聖眾增至二十一位,其中並沒有以關羽為伽藍菩薩的記載;隋代以前,本來也沒有這種習俗。其由來正是從天台宗祖師智者大師開始。執行秘書表示,大家沿襲並接收這樣的傳統,是敬重禪門祖師慈悲度化關公的方便,和這一位正義的化身護持正法的誓願;這樣的佳話其實也象徵了釋、儒、道三教之間密切的融合,也各自成為民間信仰與廣大的華人社會都願敬服的外護,或是終極的依止。

對於藏傳佛教人士突然抬出關公來膜拜,乃至妄製所謂「關公修法儀軌」,熊執行秘書直斥藏傳佛教的荒謬,這也是藏傳佛教繼承自天竺譚崔佛教祖師們攀緣附會的作風,其來有自。執行長析論,先別說關公所處的三國時代,西藏還沒有佛法,即使是智者大師(誕生於梁武帝大同四年,西曆五三八)於定中攝受關公時,藏傳佛教的祖師爺蓮花生都還沒有出世,兩者之間毫無淵源;即使如藏傳佛教人士所說在拉薩地區還建有一座關帝聖廟,那也是漢人軍民囤駐的遺跡,與藏傳佛教何干?熊執行秘書認為,這樣的強拉硬湊是毫無道理的,除非藏傳佛教另有圖謀。孔子曾說:「非其鬼而祭之,諂也。」如今藏傳佛教拜關公,可謂「非其神而奉之,諛也。」定然非奸即詐,包藏禍心。

執行秘書推理,藏傳佛教在全世界蠱惑人心,騙財騙色,已經黔驢技窮快要露出狐狸尾巴,尤其現在台灣的佛教界,經正覺教育基金會的大聲疾呼廣作教育,大眾已然智慧漸開,看穿藏傳佛教的把戲,漸漸與他們的邪法疏遠。因此,這些人類社會信仰生活的寄生蟲,便會開始找尋新的寄宿主,而最理想的一群,就是華人社會中與佛法不遠的道教和民間信仰的善良百姓;尤其更屬意於旅居海外,對於藏傳佛教與正統佛教廣有差異的資訊不那麼敏銳的華僑。他們的手段是以巴結做「假性認同」,所以就刻意攀緣說關公也是藏傳佛教歷代大寶法王的護法之一,他們的目的卻依舊是騙財騙色,以為持自身的存在和永續發展。

然而,關聖帝君最重視忠貞,也最重視保護女性的貞節,守護長嫂猶如母親一般,在許多與長嫂單獨相處的場合中,都不曾起過一絲一毫的淫念,寧可坐在長嫂門外閱讀忠義之書、守護長嫂,而關公有生之世也最痛恨淫人妻女之事。反觀藏傳佛教的教義,卻是教導喇嘛們要博愛,也就是要做到人盡可夫的地步,只有女信徒是夠年輕也美麗,或者女信徒雖不年輕美麗但很有錢也願意大力供養,喇嘛們都得要盡力與這些女信徒們合修雙身法的。藏傳佛教的根本教義就是如此,與關公的義氣及尊重五倫的氣節全然相反,如今卻突然編造出「關公修持儀軌」來攀緣附會,只是想要另闢吸收信徒的新管道,繼續廣收供養及廣為淫人妻女;只怕關聖帝君不會認同,反而會對藏傳佛教這種喇嘛加以懲罰吧!而關聖帝君的信徒,在知道藏傳佛教的根本教義就是要夜夜都與女信徒合體的雙身法以後,還會愚癡無智而去參加他們的「關公灌頂」法會嗎?

因此,熊執行秘書鄭重呼籲,所有的旅美僑界鄉親父老,不論您是佛弟子、三清弟子還是一般善信,一定要認清藏傳佛教邪惡的本質,和藏傳佛教「黃鼠狼給雞拜年」的假仁假義,千萬要遠離藏傳佛教以免是非。 試想以關二爺當年保皇嫂,謹嚴於男女之防、叔嫂之義,怎麼可能對實行雙身法、亂人倫的喇嘛假以辭色?以關二爺封金掛印,千里單騎,過五關、斬六將的忠勇,以及「蕩魔真君」、「伏魔大帝」敕封,將正是藏傳佛教這些邪魔的剋星,怎麼可能跟藏傳佛教有所掛勾還成為他們的護法呢?

至於「地藏法會」,執行長倒是以慈悲心網開一面,認為只要不以「灌頂」為名義聚斂錢財或是謀人女色,藏傳佛教人士不妨禮請真正佛教法師大德主法,如法的多辦幾次懺儀,認真恭敬的依教奉行,遠比接受喇嘛來辦地藏法會好很多倍。因為以藏傳佛教喇嘛們暗中常常淫人妻女的身口意行來看,他們早晚要去到幽冥界中;由顯教法師為喇嘛們舉辦地藏法會,讓喇嘛們聽聞地藏菩薩說法,並禱求救拔,早一點懺悔改過,或許能重罪轉輕也未可知。執行長也呼籲喇嘛們,多讀《地藏王菩薩本願經》,接受此經中說的法義而遠離淫人妻女的大惡業。(游俶清台北報導)20110411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