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怒色紅黑為哪樁? 宗喀巴著<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的評析‧之十六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4/10/30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宗喀巴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的寫作安排很有意思,前文剛剛密集的鋪陳了許多「譚崔密續」,讓人在深入探索中,自然了知其「貪淫」的本質和不清淨的來歷;緊接著上場的,立時猛換口味,推出一堆臉紅脖子粗的臉譜,讓人在進一步認清之餘,也馬上能掌握到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容易動「嗔怒」的特性。如此,「三毒」次第上場,不必費詞多作說明,自然已給讀者烙下「第一印象」,馬上能抓住其內涵底蘊;由此看來,宗喀巴不愧是為喇嘛教的「行銷高手」,請看原文:

原文:

紅怒尊譚崔密續》第十八章、《黑怒尊譚崔密續》第十七章,與《譚崔金剛光明本質密續》第十二章,都有談到十四根本墮戒的法義。《金剛傘蓋密續》也有談到與此有關的十種戒律。並且,在其他譚崔密續的教本裡,亦有諸處論及墮戒的教法。下文中我亦會提及有關《時輪密續》中所說的戒律法義。

先聖有言:應慎發誓願與堅守誓願,例如發願寫書,就要完成。因為聖者並不輕易承諾,若有誓願承諾的話,在達成之前絕不棄捨,我們應該效法先例,精進完成所發誓願

無論是《紅怒尊譚崔密續》、《黑怒尊譚崔密續》、《譚崔金剛光明本質密續》、《金剛傘蓋密續或是《時輪密續宗喀巴果然三句不離「譚崔」與「密續」。從這一段原文當中可以證明,宗喀巴等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諸師,在論證其「法義」時,都是「以譚崔解釋譚崔」、「以密續說明密續,並非引證佛陀三轉法輪聖教,足見彼等四大教派法義與釋迦牟尼佛所傳之佛法全然無關,而且是陷在自身的譚崔意識型態,和自說自話的密續邏輯」推論中,故其所言,不能成立為有效的命題,也不能證成如理的結論,只能成為對其內部的洗腦文件,對正信佛弟子則難有說服力。

另外,大眾也常會質疑,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中的「諸尊」,為什麼老是非紅即黑,或是另現藍綠?它們又為什麼總有那麼多的負面情緒?原來「忿怒尊」 (Hurukha),是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術語,是所謂「本尊」的一種(註一),而且是當行者修行至無上瑜伽第二灌頂後,所依止之較高級的本尊。它的外貌兇惡,被認為具備「強大的威力」,可以「降伏魔神」,被喇嘛教列為「護法神」,如各種明王、赫魯嘎等,皆屬於忿怒尊,中文與藏文皆意譯為「飲血者」;在密續中,它被形容為「飛翔在空中的財富保護者」(註二)。既然是「血食者」又能「飛翔在空中」,可見是在欲界中地居的「夜叉」「羅剎」一類,因為彼等修羅心性甚重,動不動就生嗔,因此,說它們為「忿怒尊」是頗寫實的。但是話說回來,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以這一類貪血食、低EQ的鬼神作為「本尊」或是「護法」,那麼,喇嘛教(假藏傳佛教)等四大派的宗教位階和格調也就可想而知了。

註一:http://zh.wikipedia.org/zh-tw/%E5%BF%BF%E6%80%92%E5%B0%8A

註二:http://zh.wikipedia.org/zh-tw/%E8%B5%AB%E9%AD%AF%E5%98%8E

至於其「顏色」和「造型」,就更是「多彩多姿」。我們可以發現,好像所有的佛菩薩和護法龍天,只消進入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就像篩過三稜鏡一樣,每一尊都被分光分色:除了上述的「忿怒尊」已分紅、黑之外,觀音被分為紅、黃、白三色,文殊也分扮白臉、黑臉,「財神」則有黑、白、黃、紅、綠五款;「度母」最熱鬧,共有白、紅、藍、黄、綠、黑六種身色(註三)。以上多尊還按「譚崔劇情」需要,各自長出多頭多手來。因此,若形容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是「卡通鬼神公仔創意設計公司」亦不為過。只不過從它們有的雙身合抱的造型、忿怒兇惡的表情,還有像人皮、血盆、骷髏等配件上,還得分別標明「貪」「嗔」「癡」「單款」或者「混型」分類,才能如而實童叟無欺。

註三: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8988/8111011.htm?fromId=16077&redirected=seachword&fr=wordsearch

其實,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中,「神佛」「本尊」「護法」搞得這樣花花綠綠,是背後有它們的一套「四大」「五大」相應的宇宙觀,以自圓其說,和中土陰陽家的「五行」觀念頗類似,其內容及個個相對應關係是:

以黃色來表示「地」,配置在南方,代表「增法」或「寶部」。

以藍色來表示「水」,配置在東方,代表「金剛部」。

以紅色來表示「火」,配置在南方,代表「懷法」或「蓮華部」。

以綠色來表示「風」,配置在北方;代表「事業部」。

以白色來表示「空」,配置在中央;代表「佛部」。(註四)

藏傳佛教四大教派對這樣的虛妄假設,不但煞有介事言之鑿鑿,還在它們的曼陀羅上,將其所謂「五方佛」按照這樣的配置,排列對號入座各就各位,儼然有模有樣;但是,這其實只是將原本印度教思想的元素,羼入原本就屬於外道思想的譚崔瑜伽中,與佛法無關係。(註四):http://postmall.com.tw/p529/index.php?action=product_detail&prod_no=P0062100111142

以上這些顯然是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憑著一廂情願的意識想像,生吞活剝地硬將「五大」套上種種顏色、方位、來為其密續義理分部一一配對。然而,當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一傳入中土,碰到對於陰陽五行早就建立紮實理論基礎的道家、陰陽家等思想學說,立刻不攻自破,並心虛理絀改弦易轍說為:

但是到了中土,大家相信金、木、水、火、土才是宇宙元素,因此五部密法的顏色也因此改變。

以白色來表示「金」,配置在西方,代表「蓮華部」。

以黑色來表示「水」,配置在北方,代表「事業部」。

以紅色來表示「火」,配置在南方,代表「寶部」。

以綠色來表示「木」,配置在東方,代表「金剛部」。

以黃色來表示「土」,配置在中央方,代表「佛部」。(註五)

註五:(同註四)http://postmall.com.tw/p529/index.php?action=product_detail&prod_no=P0062100111142

我們很難想像,為什麼自詡為「無上乘」的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當他們走下高原雪山向外弘法的時候,他們的宇宙立刻跟著「乾坤大挪移」,連「五方佛」也連忙搬家。顏色的符號象徵意義,以及它們曼陀羅上所代表的各「」也可以改來改去,甚至藍色可以直接刪除,改換成黑色。像這樣的現象豈不充分顯示,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根本沒有牢靠可依的實證,和建立顛撲不破的義理?原來他們所有的施設和說詞都只是「扮家家酒」一樣的兒戲,玩到哪裡就扮演到哪裡,著實荒唐可笑。 平實導師於此亦曾嚴正予以破斥,導師說:密宗之發明五佛之說,以中央及東西南北五方而配五佛,以五色光而配五佛,荒謬之至。此謂佛無方所,隨選十方虛空中之某一世界而說此土為中,彼土為東西南北;於十方虛空何嘗有中、有東西南北?云何密宗指定毗盧遮那佛為中央佛?云何密宗指定彌陀佛為西方佛而配屬於毗盧遮那佛?云何密宗指定寶生佛…等為東南北方佛而配屬於毗盧遮那佛?顯違諸佛平等平等之事實,顯違諸佛法身報身功德無二無別之聖教量。」(註六)

註六:平實導師著《狂密與真密》〈第4輯〉P1093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2002年8月初版

平實導師更指出,諸佛悉皆同一種光莊嚴,同以金色光為其主光;雖然有時為現某一因緣,而於強大金色光中出現種種色光,令眾生歡喜而攝受之;但這是佛度眾方便而示現的,並非其本光。一切佛皆已究竟清淨無染,究竟世出世間一切智慧,怎麼還會有有魔道眾生所有之紅色主光?或是羅剎、夜叉……等不淨眾生所有之藍光、綠光…等不淨光?這是密宗完全不知佛地境界,才會將那樣不淨眾生所有的種種不淨主光,配屬阿彌陀佛……等佛身,又將諸究竟佛之報身,說為常抱女人交合受於淫樂,淫穢不堪之魔道下等有情之身(詳見《西藏度亡經》所說),顯見密宗古今假藏傳教四大教派昧於佛教正法,已到了荒唐無比之地步。所以平實導師才會諄諄告誡:「有智之一切密宗行者,當速遠離,莫再為其所惑。」(註七)

註七:(同註六)

至於本段原文末後的部分,由於宗喀巴在前面「崇敬頌言」的章節已有鋪陳:「每當聖者行大事前(如何如何故)要效法聖行。」此處宗喀巴就故意說:「先聖有言:應慎發誓願與堅守誓願,例如發願寫書,就要完成。因為聖者並不輕易承諾,若有誓願承諾的話,在達成之前絕不棄捨,我們應該效法先例,精進完成所發誓願。」以此來自抬撰寫《悉地果得》尤其是<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的身價,並且暗示自己是「聖者」,不輕易許諾,因此,這一部「戒釋」一定要「精進完成」。這是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諸師自我貢高的常態老梗,不值識者一哂,就不必予以理會了。(採訪組報導)20141030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