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禮多有點怪 宗喀巴著<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的評析‧之十四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4/10/02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譚崔十四根本墮戒釋」的前言已經敘述完畢,接下來本文的第一部分──「簡介」,宗喀巴在這裡又分成兩個階段,「崇敬頌言」與「實踐誓願」。首先是「崇敬頌言」,本來一般大眾常說「禮多人不怪」,但是在宗喀巴這一篇「戒釋」裡,我們卻說它是「禮多有點怪」,請看下列評析:

原文:

第一部分,簡介

分兩點說:崇敬頌言與實踐誓願

首先說崇敬頌言:

虔誠頂禮上師蓮花足

  所謂「虔誠頂禮」,是頂禮於何?即是指頂禮於足;足如蓮花,即是頂禮於《金剛乘根本墮戒》著者的上師。以足為身之最低處,故頂禮於足,顯最尊敬。何以故?以身敬禮、口稱頂禮、意懷深信等種種行門,顯最虔敬。每當聖者行大事前,於三寶所,常行頂禮,恭敬供養;以此因緣故,《金剛乘根本墮戒》著者頂禮於師足,效法聖行,以此尊禮迴向消除災障。古來諸多上師聖者教說:當虔誠頂禮各自的特別皈依尊貴本尊上師,不僅是在一切著作的開頭應置頌言,亦於修行任何法門之前,都應虔誠頂禮上師

  癡 頂禮癡 狂 頂禮狂

合掌,問訊,頂禮,是古今佛教徒通行的禮節,都源於古印度。現已成為佛教徒對佛、菩薩、大德尊長敬禮的常見行儀。頂禮是其中最虔敬的禮拜儀式。其法為五體投地,以頂額觸地(或尊者之足),翻雙掌(表示承尊者之足)。《佛門歸敬儀》下釋道:「經律文中,多云頭面禮足,或云頂禮佛足者:我所貴者,頂也;彼所卑者,足也。以我所尊,敬彼所卑者,禮之極也。」宗喀巴所詮釋之制戒者頂禮「制戒上師」,不論是假藏傳佛教的根源-印度教之性力派,或是外道性力派教義滲入後的假佛教,都是正常的「行禮如儀」,本不足議。(註一)

註一: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四十五冊 No. 1896《釋門歸敬儀》CBETA 電子佛典 V1.10 普及版

http://www.cbeta.org/result/normal/T45/1896_002.htm

http://www.buddhist-hhckla.com/know_dd/28/dd28.htm

但是因為宗喀巴所言頂禮者,為《金剛乘根本墮戒》的制戒者頂禮其上師,而《金剛乘根本墮戒》並非佛戒,乃是外於佛法之「非戒取戒」,彼上師依其「見取見」,弘傳假藏傳佛教邪見,是為愚癡之人;而制戒者無擇法之智慧,以其「戒禁取見」不如理的思惟而妄制邪戒,是為更加愚癡。如今宗喀巴以下的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信眾竟盲從不疑,或是明知其非而刻意利用之,直欲愚癡到底。因此,宗喀巴此處所謂:「虔誠頂禮」,實為「癡頂禮於癡」,不足為訓。

宗喀巴又謂:「每當聖者行大事前,於『三寶』所,常行頂禮,恭敬供養。」所謂「行大事」是指正在樂空雙運時。然而假藏傳佛教金剛乘」認為「無上瑜伽」修到第四喜境界時,淫樂的觸覺能夠遍身而不斷,便是成就報身佛的境界了;這就是藏密法王、活佛」們所證得的「報身」佛的快樂境界。所以連「金剛乘」的「佛像」,都是手抱女人而永遠處在性交享樂狀態中的雙身像,與佛法中所說報身佛之清淨境界相及無邊般若智慧、一切種智境界大相逕庭,所以「金剛乘」的佛根本是淫慾凡夫而不是佛,連聲聞初果都不是,更何況能說為「佛寶」?

再說假藏傳佛教四大派系以極多外道法的世間境界,取代佛教中的種種出世間的境界相與證果相,他們以未斷我見的密宗祖師寫的密續冠於佛經之上,說為比佛經更高級的佛法;其實是以種種外道法來取代真正的佛法修證與內容,所以喇嘛教所傳之法,都與佛法完全無關,也都是與佛法的實修實證完全背道而馳的外道妄想。月稱、寂天、蓮花生、阿底峽、宗喀巴等輩所主張的佛法,確實不是釋迦牟尼佛的法教,彼諸人所說法教嚴重違背世尊所說正法之教;實質上,已經犯下誹謗三寶的重罪,焉有資格僭稱為「法寶」

若是更以假藏傳佛教四大派系既為偏邪外道之法,修行彼「金剛乘」無上瑜伽者,斷無證悟之人,焉得有所謂「僧寶」?其出家喇嘛為了修習無上瑜伽,均須加受非佛戒之「三昧耶戒」,致有飲酒、食眾生肉、耽於淫慾等等違犯清淨戒律情事,早已失卻佛教出家人之僧格,絕對不屬於正統佛門出家僧眾,更非為「僧寶」;彼等喇嘛復總將其凡夫上師高推於賢聖三寶之上,實已屬毀謗「三寶」之嚴重罪過,若不懺悔,來日大有殃在,還痴人說夢妄自以為「僧寶」

如此簡言數語即可判定,宗喀巴所謂:「於三寶所,常行頂禮,恭敬供養。」毫無意義,縱使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中人對佛菩薩常行頂禮」也與三寶全不相應,「恭敬供養」也毫無功德。

可憐宗喀巴還在妄想作功德迴向:「此因緣故,《金剛乘根本墮戒》著者頂禮於師足,效法聖行,以此尊禮迴向消除災障。」殊不知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暗中高推其外道凡夫祖師為「聖者」,已是狂慢;今更為謂「《金剛乘根本墮戒》著者頂禮於師足,效法聖行。」間接暗示《金剛乘根本墮戒》著者,亦是「行大事」的「聖者」,甚至到後文更依此類推,強烈暗示自己亦在「聖者」之列,這就是推凡為聖的狂妄。今宗喀巴自創黃教「格魯派」僭稱大師,其座下弟子克珠傑(或譯為克主杰)開班禪轉世之先河,其弟子根敦朱巴即達賴轉世推定之始,流風所及,四大派中僭稱「法王」者,比比皆是,因此,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師師相授之「頂禮」,何啻「狂頂禮於狂」?

一般大乘菩薩行者,都能勇發四宏誓願,時時以眾生為念,如華嚴經所謂:「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如今號稱高於大小二乘的假藏傳佛教「金剛乘」,這一位《金剛乘根本墮戒》的制戒祖師,居然頂禮其上師後馬上就要討回便宜,「迴向消除災障」,炯然不知他是為何而制戒?是制戒師早已心知肚明《金剛乘根本墮戒》會帶來無量無邊的災障?還是詮釋者宗喀巴如此心量淺小?全然不知如此違於佛制、非戒取戒拘人入彀,實已牽連後世無量受《金剛乘根本墮戒》誤導誤戒者的無邊謗佛破法共業,這樣的迴向終是無效的,災障悉未消除不說,三塗輪墮終難逃矣。(採訪組報導)20141002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