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掀開譚崔十四根本墮戒的神秘面紗 第八則:探討第一墮戒施設因由(二)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4/06/13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正覺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張公僕表示,上則所說乃第一根本墮戒之犯戒「對象」──根本上師;本則所說乃「犯戒行為」──對根本上師作了毀謗行為──內容大同小異,只是在文尾多了懺悔的補救辦法。

宗喀巴認為「誹謗上師」是違犯根本墮戒的犯戒行為,卻不想或不懂應先確定密宗四大派藏傳佛教的戒條是否符合因果律。在三界法界的因果律中,一切宗教上師所施設的戒條若不符合因果律者,一律無效;凡是違犯這個定律的上師,佛法中都說是尚未斷除戒禁取見的凡夫,其所施設之戒律即為無效。密宗古今所有上師包括宗喀巴在內,都是尚未遠離戒禁取見者,何況能斷?以此緣故,宗喀巴在其《悉地果得》中云:「桑提巴在其著作《寶燈論》中記載著《黑怒尊譚崔密續》的教導:『金剛上師善能啟發弟子故,對其起瞋與嘲諷,皆是無禮之行為。』因此,應棄捨此行。若不離過,犯根本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cd9265d0101iq8g.html

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794&extra=

上述所說乃宗喀巴引桑提巴所言,認為「金剛上師善能啟發弟子故,對其起瞋與嘲諷,皆是無禮之行為。」這是宗喀巴與桑提巴所說「弟子」「金剛上師」「誹謗」的因果關係。換句話說,「弟子」會對金剛上師「起了瞋與嘲諷的無禮行為」,其導火線竟然是這個金剛上師「善能啟發弟子故」,不是由於所施設的戒條符合解脫或成佛的因果律。藏傳佛教四大教派諸上師皆認為有「善能啟發弟子」的能耐,所以宗喀巴、桑提巴認為弟子對上師有「無禮行為」,應該「棄捨此行」,否則就是犯下第一根本墮戒。

既然「金剛上師善能啟發弟子」,為什麼學法弟子會有對上師「起瞋與嘲諷」的犯戒行為出現?這在世間的法理上是不允許、也是說不通的。宗喀巴如此說詞,不免讓人引生疑問,故而對於「金剛上師」「善能啟發」內容,實有深入探討的必要。

藏傳佛教「金剛上師」就是專修「譚崔金剛乘」的上師。所以「善能啟發」就是「金剛上師」能說善辯、啟發女弟子,讓女弟子知道「譚崔金剛乘」的真實內容;從此以後,此修法內容就變成「金剛上師」「女弟子」之間的秘密。如果「金剛上師」「女弟子」之間磨合得沒有問題,此秘密終其一生還是個秘密;若女弟子有「起瞋與嘲諷」的行為出現,則此秘密就不再是個秘密!如此撥雲見月,「善能啟發」的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關鍵在此受業女弟子,如果不接受金剛上師的「啟發」「嘲諷」必不能免;倘若金剛上師有強逼意味,女弟子「起瞋」也是正常。

宗喀巴云:「應將其中的一切教導,從生起次第的行門到圓滿次第的行門,都視為是殊勝無上的教導。因為對上師的一切教導,即使只有說一句話的批評,都是犯墮戒的。」「生起次第的行門」是屬於學密法的入門功夫,學會了「生起次第」之後,才可以接受「密灌」「慧灌」,也就是「圓滿次第的行門」;說得世俗話一點,就是準備上床「辦事」了。宗喀巴將這種教授行門的人說之為「殊勝無上的教導」。換句話說,這個金剛上師「善能啟發」教導的法,乃床笫上之男女行淫樂事之樂空雙運爾。

既然已經知道金剛上師教導的全盤內容,則女弟子一旦懷疑其法與佛法全然無關而有「輕慢毀謗上師」行為,乃想像得到的事。依世間法而言,醜事不能外揚;如果藏傳佛教諸學法者,當她們發覺所謂的「譚崔金剛乘」,竟然是「男女的行淫事」,根本不是佛法的修行事時;很有可能會一個一個跳出來,指責其上師「道德有缺失」,樂空雙運即身成佛也不是佛法,只是假冒佛教來騙人的把戲;屆時藏傳佛教必然崩解,諸多上師也有可能身處囹圄,這是很淺顯的道理,也不必爭辯。藏傳佛教「毀謗上師行為」施設為第一根本墮戒,乃有其深意所在。

能夠施設「譚崔金剛乘」雙身法妄說為佛法修行事的人,本身必然也是個聰明人。其周圍的配套措施,必定是繁雜到令人眼花瞭亂,讓學法者誤以為「譚崔金剛乘」真是勝妙法;一方面抓住欲界有情中的人性好色弱點,另一方面也抓住大部分人不懂佛法的缺點,以一些莫虛有的法條,將學法者緊緊地綁住;「輕慢毀謗上師」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然而毀謗的行為絕對無法永遠避免,因為密宗的見、修、行、果等所有內涵,全都不是佛法,遲早都會有學人發現這一點;一旦毀謗之言已經傳開,再施設一條補救辦法:「文殊稱在所著之《根本墮戒論》裡說:犯此墮戒,在上師往生後,自己死前才作懺悔,依舊是犯此根本墮戒。死前若沒懺悔,當然是最重斷頭罪。如果在上師往生前,即行懺悔,則變為大分支墮罪。」

首先必須澄清的是,佛教的文殊師利菩薩完全與《根本墮戒論》不相干,宗喀巴自稱遇見「黑文殊」,那可是宗喀巴自己「見鬼了」。文殊師利菩薩「七佛之師」的倒駕慈航,古今凡所示現都是金色身,並且金光閃耀,從來不曾示現為什麼黑文殊;既是大菩薩,又是成佛之後倒駕慈航,早已具足洞知世間與出世間的一切因果律,此處之文殊稱乃是凡夫阿師一位,與文殊菩薩了不相干,有智之人不可能作此「譚崔金剛乘」的《根本墮戒論》 。

藏傳佛教諸上師所施設「輕慢毀謗上師」之第一根本墮戒,乃是倒果為因的說法。此乃因諸上師在傳授「譚崔金剛乘」之前,是先有隱瞞的「居心」;而諸上師又透過種種繁雜的儀軌,讓學法者迷惑不解,糊裡糊塗著了他們的道;學法弟子到了緊要關頭,往往是身不由己,被諸上師「啟發聖性」(上床行淫)而走上「不歸路」,大多只能永保祕密而不敢出面揭發。這是諸上師「犯淫戒在先」,學法的女弟子若心不甘,挺身而出,揭發此不良行徑,其實也是依於事實而行,剛剛好而已。但藏傳佛教諸上師卻要女弟子懺悔,乃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應了世俗一句話:「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總而言之,修學「譚崔金剛乘」的上師或是傳授此法的上師,必須有保護傘才行;此保護傘即是「第一根本墮戒」--不可輕慢毀謗上師。換句話說,藏傳佛教將之列為第一條,無非是防患於未來。而此「譚崔金剛乘」的推展,必須仰賴達賴、諸法王、諸活佛、諸仁波切諸上師來弘傳,在佛法略有涉獵的地區弘傳時,唯恐被人舉發,所以施設「第一根本墮戒」來保護這些上師,最主要的理由,就是防止這些糗事曝光。

藏傳佛教為了保護諸上師的聲譽,又施設了「毀謗後的懺悔」手段;此舉似乎顯示金剛上師受到了委曲,要毀謗上師的女弟子作懺悔的補救措施,似乎過錯完全在受業的女弟子。這樣的作法,根本就是顛倒是非之後所作的本末倒置行為。

藏傳佛教諸上師長期以來全都修學「譚崔金剛乘」,從西藏開始如是,如今流竄在世界各地亦復如是。而「譚崔金剛乘」的所有內涵,諸上師本來就瞭如指掌。所以從一開始,金剛上師就已經處心積慮,鎖定他所要「度化」的諸多對象;一旦時機成熟,下手絕不手軟。雖說諸上師「啟發」女弟子的經驗豐富,若女弟子生性拘謹,加上事先根本不知道她所修學的「譚崔金剛乘」,原來只是「床笫上遊戲」時;在「不情不願」的情況下,成了「譚崔金剛乘」的犧性品,那麼事後「起瞋與嘲諷」乃預料中事,不論從人情義理或法律層面來看,也都是可被諒解的。

從上面的事件與佛法義理及因果律看來,應該懺悔的反而是金剛上師,而不是受性侵的女弟子才對。然而藏傳佛教諸上師卻將一切的不是,全推給「受騙、吃虧、上當」的女弟子;以「第一根本墮戒」將一切受業弟子緊緊地綁住,不但吃定「受性侵的女弟子,還以這種墮戒約束受害的女弟子,不得聲張金剛上師的不是。若已經聲張,還恐嚇女弟子要公開對上師懺悔,真是「作賊的喊抓賊」。由這些道理可知,密宗祖師施設的墮戒,既不符合解脫、實相等因果律,也不符合三界中的世間因果,在本質上,自始至終都沒有戒條中所說的因果存在;加以舉發者,反而有行善及救護眾生的善因果。(採訪組報導)20140613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