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 譚崔瑜伽是新瓶 藏傳佛教裝舊酒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1/05/06 21:28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林瑜悅台北報導) 對於真心新聞網之前的報導,多次出現所謂「譚崔瑜伽(tantric yoga)」有讀者表示不瞭解,紛紛來電詢問;也有少部分民眾質疑,報導的內容是否為編造的材料,或者只是拿古印度的哲學思想來抹黃藏傳佛教。基金會執行長張公僕先生表示,譚崔瑜伽的修行方法,不但現在還是活躍於國際間,甚至台灣也有人公然教授實修,還一度上了各大媒體的版面,只是當時把它當作是八卦新聞,熱鬧了一陣,大眾在事後就逐漸淡忘了。

張執行長追述,據2006年6月13日的蘋果日報的報導,古印度「譚崔」瑜珈術鼓吹民眾踴躍參加;參加修練的男女學員在彼此互相不認識的情況下,被安排配對進行集體性交。根據蘋果日報報導內容,當年43歲,任教於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的簡上淇,2006年6月初,於北高兩地舉辦兩場以提高性能力、延續性高潮的古印度「譚崔」瑜珈術(Tantric Yoga;也就是 Tantra Yoga)說明會,鼓吹民眾參加;參加修練的男女學員除在互不相識的情況下,被安排配對進行集體性交,男性學員還被要求剃除陰毛,種種作法不僅匪夷所思,更有健康方面的疑慮。

媒體指出,簡上淇於當年6月2、5兩日,在台北、高雄的國軍英雄館,舉辦主題為「從性到超越性」的「譚崔瑜珈世紀講座」,除邀請兩位德國譚崔大師安德(Andro)和德瓦塔拉(Devatara)到現場傳授及示範外,每場講座更收取1千元的入場費。講座現場除播放裸男、裸女甚至生殖器官特寫外,更直言譚崔的修練對象「不一定是男女朋友或夫妻,而是不分性別、不論關係」,言下之意相當明顯;說明會中,安德全程與穿著緊身衣的德瓦塔拉面對面採「日月交抱」姿勢進行動作示範,所謂的日月交抱意指男生的金剛杵(陰莖)必須放在女生的蓮花(陰戶)內,擔任翻譯的簡上淇更表示「這是第一次將譚崔公開帶入台灣」。

而除了譚崔說明會之外,根據踢爆的蘋果日報透露,簡上淇早在5月底便於高雄秘密進行譚崔授課,參加者除需體驗日月交抱方式外,更需練習一種從鼻子發出「哼」聲呼氣的「火呼叫」,現場氣氛相當詭異,導致某些學員無法接受提早離開。而在6月3日晚間的同一個場地,包括簡上淇、安德和德瓦塔拉等20多名男女,在互不相識的情況下全都裸體參與修練,更引起某些學員倉皇離開現場。此外,簡上淇也舉辦男、女神工作坊,報名費六千元,媒體表示,安德除要求參與男神工作坊全部裸體外,並要大家剃陰毛,以方便修練。

執行長表示,當年這一件事情曝光之後,曾經引起輿論譁然,簡上淇則出面澄清只是作理論上的演講,沒有公然實際修練;他任教的台藝大也表示經調查後,認為簡老師風評不錯,校方相信他不會做出有違學術道德及傷風敗俗的事,因此不會處分他。不過根據《蘋果》錄影蒐證發現六月四日的「男神工作坊」,簡上淇裸體擔任講師,授課時還吹噓「各位昨天有性經驗嗎?我昨天有玩,我昨天與『大師母』(指德瓦塔拉)玩。」
http://gsrat.net/news/newsclipDetail.php?pageNum_RecClipData=2&&ncdata_id=2750

張執行長指出,從報導中所敘述的「金剛杵」「蓮花」這樣的名相,以及他們宣示的觀念、示範的動作等,大家不難發現他們與藏傳佛教的男女雙修法非常的相似,他們正是藏傳佛教的表親,印度婆羅門教性力派的嫡傳。到了現代則變身成為類似「奧修大師」的靜心靈修團體之流,但二者骨子裡都是一樣地,以雙身法作為修行的目的與方法。張執行長分析,「譚崔(Tantric)」或是「坦特羅(Tantra)」本意是「生生不息的生殖、繁衍」的意思,本來只是婆羅門教中的一種哲學思想,但是傳至後來本意抽離,只剩下在男女性行為的形式上作講究。 滲透到佛教中,以佛教為包裝,包裹上佛法的法義及傳承,就成了藏傳佛教的男女雙修法了;而留在印度教中的一支,進入台灣後,以「心靈講座」來包裝,強調心靈治療、宇宙能量,及人與人之間開放性互動,就成了「譚崔瑜伽」的團體。這兩者,都是以婆羅門教性力派思想為濫觴的。

採訪者也查證了曾經參與調查譚崔瑜伽、一位為筆名「小曼」的兩性專欄作家,(作者小曼,北市人,帕沙迪那藝術學院畢,曾任中國時報兩性專欄作家、皇冠雜誌專欄作家、TVBS周刊專欄作家等。在東森新聞報設有個人部落格http://bloguide.ettoday.com/faye/。本文為ETtoday.com網友提供) ,她和作家吳淡如去了奧修普那社區一趟,她描述說:普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它很奇幻,是世上一個獨一無二的靜心修行天堂,大部分的人都是來療傷,在幾十種靜心課程中,治療來自原生家庭或後天環境造成的心理傷害;關於譚崔,僅有相關的兩、三堂課。然而社區裡蠢蠢欲動的慾望氛圍是流動的,異性的吸引力在奧修紅袍、白袍制服的遮掩下呼之欲出;雖然難得看見情侶卿卿我我的親暱鏡頭,人人看起來也莫不清心寡慾或道貌岸然,然而在那裡每個人都是孤獨的個體,只要想成為奉行譚崔的性門徒,四處是機會。什麼機會呢?這是不言可喻的,不論說是「靜心」「三摩地」或是「解放心靈壓力」,其實指的就是兩性交合那一件事。

也有一位人妻譚崔信徒貝瑪(PADMA),自述童年曾被性侵,所以一直覺得性是痛苦的事;先後到德國和加拿大的「能量學校」去學譚崔,在一次一夜情之後,她體驗了性愛的美好,從此與先生的性愛感覺也提升了。此外,藝人賴佩霞、何妤玟 都說在奧修營中尋回自我;賴佩霞說:「奧修的語彙,導引我從傷痛與疑惑中看見愛的深遠。」而何妤玟則因憂鬱症、失眠,長達6年靠安眠藥才能入睡,幾乎天天酗酒,連續4年親赴印度普那市參加當地奧修課程,因而戒掉酗酒、藥癮壞習慣。
http://blog.udn.com/giveman/4268921

張執行長認為,這些個別的經驗我們可以理解,也頗值得大眾參考,但是執行長特別提醒,沒有倫理關係繫屬的單身個人,和為人妻、為人母者,應有不同的考慮和斟酌;在還有婚姻關係之時,從既有的社群關係中暫時抽身離開,在安排好的情境中,與完全陌生的人共同探索所謂「開放心靈的體驗」的男女雙修,其效果能不能、該不該擴展至正常現實生活中,仍有待評估。換句話說,譚崔的探索與實驗,是有其社會及家庭關係的風險,也是妨害風化、妨害家庭的,因為它違背了善良的社會風俗與國家法律。

執行長表示,對於這些問題,基金會不願以泛道德主義的觀點來下定論;若是有人對「譚崔瑜伽」懷著一探究竟的興趣,基金會只在此提醒兩件事,第一、請把譚崔與佛教分開,譚崔瑜伽只是一種性愛藝術,藉著完全的性開放來達到暫時性的「心靈安靜」,與佛教完全無關,而藏傳佛教只是包假冒為佛教的譚崔瑜伽。第二、請尊重你家庭中的眷屬,畢竟在我們這個社會,沒有幾個為人夫者,有這種戴綠帽的雅量,肯讓自己的愛妻「天下為公」;也沒有幾位為人妻者,真的甘願讓自己的老公周旋在小三、小四之間「拈花微笑」。

執行長舉例說,最近就有一個現成的例子:高雄市一位楊姓男子因為不滿洪姓友人與妻子有染,遂夥同四名友人押姦夫去囚禁,除了24小時播放大悲咒要姦夫懺悔,並且痛毆及凌虐,還要求500萬的遮羞費。第三天洪趁隙脫逃報案,楊姓男子落網後仍忿忿不平,認為這口氣吞不下,綠巾之恨有若此者(聯合報2011/03/06社會A11版)。想參加譚崔的人夫、人妻們可以引為殷鑑,想性侵或染指男信徒配偶的喇嘛們,更要多想想佛法所說現世和未來的果報。(林瑜悅台北報導)20110506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