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掀開譚崔十四根本墮戒的神秘面紗 第二十一則:強摘的果實不甜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4/12/12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正覺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張公僕表示,前則已經說完第六根本墮戒,本則進入第七根本墮戒,內容為:「對未成熟有情開示宣說諸佛密要。」

宗喀巴云:「第七根本墮戒,謂對未成熟有情開示宣說諸佛密要。亦分兩點說:一於何對象違犯過失?謂尚未成熟之有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cd9265d0101iq8g.html

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794&extra=

在此則根本墮戒中,宗喀巴宣講了兩個重點,那就是「未成熟有情」與「諸佛密要」。對於「未成熟有情」,宗喀巴如是認為:「如《紅怒尊曼陀羅儀軌》、《黑怒尊曼陀羅儀軌》,與《果得精髓概要》裡所說:『開顯密意於諸非道器者』。亦如《金剛傘蓋密續》所說:『對缺福德者不應宣講真如法義』。有教言:所謂『尚未成熟之有情』,是指那些因為缺乏福德的緣故,以致心中等流尚未能夠接受譚崔密教灌頂儀式的學人而言。依此教故,《根本墮戒深意論》云:所謂無福之人,謂此類人聞於密意法義時,不能生起信解。

宗喀巴對「未成熟有情」的定義分成兩種說法:「非道器者」或者說「缺福德者」。宗喀巴並未說明「非道器者」,究竟有什麼內涵,只是將之列入「未成熟有情」。對於「缺福德者」的說明:「心中等流尚未能夠接受譚崔密教灌頂儀式的學人而言」;或依「譚崔金剛乘雙身法之《根本墮戒深意論》所云:「所謂無福之人,謂此類人聞於密意法義時,不能生起信解。」

諸佛密要」是說諸佛的秘密法要。說到「諸佛密要」可別受騙了,因為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諸上師所說的「諸佛密要」,就是自以為能夠讓修學者「即身成佛」的「譚崔金剛乘雙身法之法要;此處所說的佛為雙身性交中的「歡喜佛」,亦即成就「歡喜佛」的樂空雙運秘密法要。但佛教所說的「諸佛密要」與宗喀巴密宗上師所說完全不同,乃是 釋迦牟尼佛以「一大事因緣」,在人間「示現」成佛的法要;主要是以「烘雲托月」的方式,宣說第八識如來藏,令有人緣得以證實五陰身心全都源於如來藏,由此實證而生起般若智慧了知實相法界。此二者,一個是密宗藏傳佛教中所說「諸佛密要」,是「諸凡夫喇嘛」以「身體力行」的方式,宣說物質法的「男女淫欲行」,而以意識心領受密宗偽造的成佛境界淫樂,作為主要論述的法要,但意識心是被如來藏所出生的生滅法;另一個是正統佛教中的「諸佛」所說「無名相法」之「空無形色」卻真實存在的「八識」,是一切有情生命的本源。宗喀巴主修「譚崔金剛乘雙身法,故而在第七根本墮戒所說的「諸佛密要」,當然是指「譚崔金剛乘雙身法之法要,也是四重緣起中的「密」與「密密」。

宗喀巴云:「開顯密意於諸非道器者」,即是違犯根本墮戒。「諸非道器者」當然是指那些「不是修學譚崔金剛乘雙身法的料」之人,或者說那些人接受「男女行淫就是佛法修行」這回事的時機還不成熟;宗喀巴的意思是說,對於這樣的人,根本就不能將「譚崔金剛乘雙身法即身成佛」的秘密,對其說明。

從這個戒條內文之所說,不禁令人想起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教派中還有一條「三昧耶戒」,與第七根本墮戒習習相關。「三昧耶戒」的規定甚多,有「氣功尚未練成者」,不能行男女雙身法;在男女行淫當中,不能洩露精液;對還不成熟的修行人,不能使其受「三昧耶戒」;受了「三昧耶戒」之後,必須保守師父與女弟子、師兄與師姊「男女行淫」的秘密等等。

譚崔金剛乘雙身法的特點,就是必須男女「性器官」的直接接觸,方能達到「即身成佛」的效果。在「一個上師」、「眾多女弟子」的情況下,金剛上師的學法男眾弟子,對於擺在眼前「貨色齊全」的「大餐」,自然是「垂涎欲滴」;與上師爭食的情況,自然會浮上檯面,因此,「三昧耶戒」的制訂,自然應運而生。雖然金剛上師以「三昧耶戒」遮止男弟子,在「氣功尚未練成」之前,不能自行修練雙身法;然而難敵「大餐」的誘惑,早將這些戒條拋諸腦後,更何況絕大多數的金剛上師自己也都沒有修成能夠控制精液不洩的氣功。

由於師徒爭食「大餐」的關係,金剛上師對於女弟子的觀察與考驗期,無形之中就會縮短;在還不甚瞭解此女弟子的習性之前,就貿然出手,不免「吃緊弄破碗」。此戒條的施設與「三昧耶戒」的制訂,有異曲同工之妙,縱使女弟子知道被騙上床,心裡面是大大的「不習慣」、「不能接受」;礙於戒條的束縛,不能對外人說,因為「外人是諸非道器者」。吃了大虧的女弟子,到了這個時候,也只能逆來順受,委曲往肚裡吞,暗夜裡獨自背著丈夫哭泣。

然而,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忍受這種屈辱,在身心受創、身體染上不治性病的情況下,訴諸於媒體、告上法院者,比比皆是;報載「蓮○活佛」與馬來西亞商人婦之間的情結,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譚崔金剛乘雙身法在推行之中,一定是已經發生數起這種情況,才有此條「開顯密意於諸非道器者」的戒條施設。

話說回頭,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諸上師對此第七根本墮戒,實際上是不會放在心上的;因為諸上師全都知道,這些戒條是依於「譚崔金剛乘雙身法而施設,而他們也清楚的知道「譚崔金剛乘雙身法是怎麼一回事。諸上師行此男女雙身法有年,經過諸上師「金剛杵」所「慈悲度化」的女弟子,已經是多到數不清了;對於女弟子「道器」,在這些喇嘛上師的眼裡,早已經將之當成「獵物」,早已沒有是否為「道器」的考慮問題存在了。

宗喀巴對「缺福德者」的解釋是說,這個人聽聞到「譚崔金剛乘雙身法的「密意法義」時,無法生起信解;或者說這個人根本就沒有接受過「譚崔金剛乘雙身法灌頂儀式,就說這個人是「無福之人」

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諸上師將「福德」作如此的註解,實在有辱「福德」。一般人全都不知道藏傳佛教灌頂」的真實義,以為「灌頂」是將「智慧灌入」;受了「灌頂」的弟子,就有智慧的出生,此乃藏傳佛教諸上師的文字詐術。藏傳佛教四大教派所修學的「金剛乘」,全部都是以「金剛杵」作為主幹。受「灌頂」的男弟子,必須提供明妃給上師在密壇中行雲布雨,他要在壇場觀摩金剛上師與「明妃」的現場春宮秀;當金剛上師與「明妃」一番雲雨之後,金剛上師就將他自己的「白菩提」(精液)與「紅菩提」(女性淫液)的混合物,從明妃的下體取得,讓這位受密灌的男弟子服用,完成慧灌頂。這位男弟子受完「灌頂」之後,金剛上師就將享用後的「明妃」賜給這位男弟子享用,金剛上師並且現場指導各種行淫的技巧。這樣的弟子就是宗喀巴口中所云的「有福德之人」。

宗喀巴又云:「《金剛傘蓋密續》所說:『對缺福德者不應宣講真如法義』」如此濫用佛法名相,真是「缺德外帶冒泡」。宗喀巴對「缺福德者」的定義是說「根本不相信譚崔金剛乘是可以性交成佛的法門」,或者說「沒有福氣享受男女行淫快樂的人」。換句話說,「譚崔金剛乘雙身法與真正的「真如法義」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宗喀巴本身也是否定第八識如來藏的人,正是否定真如法性的破法者,因為真如是第八識的識性;亦即宗喀巴根本不懂第八識如來藏,竟然厚顏說此「真如法義」。

真如」以第八識如來藏作為理體,乃說此「」是真正的「如如不動」。「真如」亦是第八識如來藏的「所顯性」,將如來藏心的「真實性」與「如如性」如實的顯現。猶如「美麗」是花的「所顯性」;花是體,「美麗」只是將花的各種韻味,如實的顯現而已。「諸佛密要」實際上就是在宣說這個「真如法義」,但是當他否定第八識心時,又如何能有真如之可說、可證、可傳?宗喀巴以及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諸上師,無法真實證悟此真如法性的如來藏,卻侈言第四「名詞灌頂」之「密密」,乃至對尚未接受、或尚未修學「譚崔金剛乘雙身法的人,扭曲成「對缺福德者不應宣講真如法義」,可謂「牛頭不對馬嘴」。

宗喀巴云:「那波巴指出有五種未成熟有情:於勝法不渴望者、於瓶罐頂未成熟者、於密灌頂與慧灌頂未成滿者、犯根本墮戒未懺悔過失,以致退失者、於第四灌究竟灌頂畏其廣大深意而尚未成滿者。」

勝法」是指「譚崔金剛乘雙身法「瓶罐頂」、「密灌頂」、「慧灌頂乃指「男女性交灌頂」的「前方便」施設到最後實際「提槍上陣」的三種漸進式的「灌頂」;「於第四灌究竟灌頂畏其廣大深意而尚未成滿者」是說,到了最後階段,無法將雙身修法的「杵蓮二合」境界,與上師所指示的假真如法性合而為一,因此不能成就密宗自設的圓滿三身佛果。

正統佛教之所說,全部不離恆時示現真如法性的第八識如來藏心,亦即以「真如法義」作為弘法的重心;藏傳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諸上師所宣說的,全部在「譚崔金剛乘雙身法中打轉,永遠不出其外。雖然全都使用佛法中的名詞以致看來「三句不離本行」,但所說的佛法內涵,與佛教中的正確定義完全是「南轅北轍」;從這裡可以確定,佛教藏傳佛教根本無法劃上等號,乃因所修、所說、所學完全不相干的兩個宗教故。(採訪組報導)20141212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