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識破謊言夾離間──「有關達賴和西藏議題的迷思」迴響之二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3/2/7     08:0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在其官方網站貼文反駁冬華先生的「有關達賴和西藏議題的迷思」,其所舉的所謂「事實二」,是以三點理由夾帶離間性的謊言,來宣達彼等謬論,所謂:「中國對西藏、新疆和內蒙古的確是有目的與政策性的刻意『內部殖民』。漢人也是中國專制體制下的受害者。」云云。

正覺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張公僕先生表示,討論這個議題必須從三個方向來思考。首先應當釐清彼所謂「殖民」的地域範圍,也就是其所指「內部」疆界的正當性,若對此無共識,則流於各說各話,討論即無意義;其次才能談到政策的合法性,以及實施方式的合理性。董事長指出,這些重點在冬華先生的大作中,已經做了正確的論述,尤其對於疆域問題,甚至已將雙方歧異觀點、歷史的沿革以及現況完全說明清楚,可謂義正而辭嚴。

董事提出對比:反觀駁文顯然理屈詞絀,一開始便刻意迴避疆域的問題,竟一反辯論邏輯,將之置於最後一個「理由」來列論。駁文的第一個「理由」,反而以多年前與本主題毫無關聯的個別人權事件開場,頗令人覺得文不對題,不知所云。董事長分析,很明顯的, 駁文打算以「訴諸悲情」來擾亂視聽,這些「觀感問題」事實上和「治權問題」之範疇完全不同,不容在理性討論中夾雜,否則以情亂理就沒有辯論的意義與價值了。

更有甚者,駁文的第一個理由中有謂「漢人也是中國專制體制的受害者」之類言語。董事長指出,這已經是在做政治上的攻擊,也是在當政者與人民之間做挑撥離間了。這顯然不是要尋求溝通達成共識,而是在蓄意製造更多的問題,引發更大範圍的混亂和不確定,以轉移焦點謀取利益,這種用心是非常不可取的。董事長指出,為了正本清源,大家最好識破駁文這種離間性謊言,不予理會,直接就針對駁文故意退藏在第三點的所謂「大西藏地區」來討論。

董事長首先點明,這個問題最有爭議的部分,譬如青海、西康、四川、甘肅和雲南等地,冬華先生早已委婉的表達,這些省分一向是多種族人民的世居地,甚至藏人才是最晚到達的,而達賴等人所宣稱之「移民」數字的增加,竟有極高比例是當地世居漢人的自然繁衍。而駁文中所稱之「大西藏地區」,除了當今西藏自治區之外,竟還包含青海大部以及小部分的甘肅、四川、雲南,其總體面積相當於現西藏自治區之兩倍。董事長指出,這就像流氓要從事惡意傾銷,故意漫天要價抬高自己手中本來就不存在的籌碼,以訛詐對方、或是要求多事的「和事佬」就地還錢一樣無稽。

根據西藏問題專家徐明旭先生研究西藏問題的鉅著《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一書中曾提到:「除藏族外,在達賴喇嘛的『大西藏』內還居住著漢、回、蒙古、土、撒拉、哈薩克、栗僳、納西、獨龍、怒、彝、白、裕固、東鄉、羌、維吾爾、保安等17個非藏民族,都是世居很久的種族。達賴喇嘛謊說他們都是中國政府送去的『移民』,然而達賴喇嘛自己也明白,把上述16個非藏非漢少數民族都說成是中國政府送去的移民是無人相信的,所以他故意含糊其辭地把他們都叫做Chinese(中國人),從而給西方人以他們都是漢人的印象,製造『漢人在藏人自己的土地上(指『大西藏』)淹沒藏人』的神話。」(註一)
註一:徐明旭 《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第四部:新的冷戰
第十三章達賴喇嘛向何去?1、「大西藏」的神話
http://www.tangben.com/Himalaya/hm1301.htm

徐明旭先生更依據史料,證實在所謂「大西藏」函蓋的範圍內,絲綢之路的要道河西走廊,早在兩千一百年以前,就已經是西漢皇朝的領土──涼州。比松贊干布定都拉薩,建立第一個藏族國家吐蕃王朝早了七、八百年。唐朝詩人王昌齡詩《出塞》云﹕「秦時明月漢時關」,這關就是河西走廊的咽喉,漢朝建立的玉門關。達賴喇嘛及其「西藏流亡政府」竟然把自古以來屬於漢人的河西走廊也劃進了「大西藏」,足見達賴集團為擴大其領土的野心已到了漫天撒謊的地步。

至於被達賴喇嘛叫作「安多省」的青海省。據《後漢書》《西羌傳》,西羌祖先是三苗,原居湖南衡山附近。舜將三苗遷移到三危(今甘肅境內敦煌附近),河關(今蘭州附近)西南地區,在賜支河(今青海東部黃河彎曲處)沿岸定居,其活動範圍東起隴西,西迄黃河源,南下青藏高原,西北達新疆中部。羌人的後裔至今仍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生活。

青海的第二代移民是漢人。公元前121年(比松贊幹布建立吐蕃王朝早了754年),西漢皇朝即在此處設塞置縣,還設護羌校尉管轄羌人並屯田。公元9年,王莽建立新朝,在青海三角城設置西海郡。連現任「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負責人達瓦才仁,1997年也曾在雜誌上公開承認此一事實說:「漢族最早進入青海是新朝的王莽,曾拓邊到青海並設立西海郡,徙犯人屯田」(註二)。因此,按照先來後到的順序,漢人比藏人更有權利說,青海自古以來就是漢人的地方。
註二:達瓦才仁《誰在製造西藏的神話﹖》《北京之春》1997年2月號。
徐明旭 《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第四部第十三章之1「大西藏」的神話
http://www.tangben.com/Himalaya/hm1301.htm

青海的第三代移民是鮮卑──土谷渾。公元280年﹐遼東鮮卑慕容氏遷移到陰山,公元310年(比松贊幹布建立吐蕃王朝早了323年),再遷到甘肅南部、青海與四川北部,與當地羌人融合,以土谷渾為稱號,以西晉為正統。《北史》《土谷渾傳》云:「土谷渾『治伏俟城,在青海西十五里,青海週圍千餘里。』」公元640年,唐太宗以弘化公主嫁土谷渾首領諾曷缽。次年,文成公主經青海入藏時,諾曷缽與弘化公主夫婦還為文成公主沿途建行館、設盛宴,贈送厚禮。

青海的第四代移民才是藏人。公元660年左右,吐蕃王朝恩將仇報,襲擊土谷渾。663年諾曷缽、弘化公主夫婦逃到涼州,向唐朝求援。670年唐朝派薛仁貴率軍入青海,幫助土谷渾收復失地,大敗。公元734年唐使張守圭、李行韋與吐蕃使者奔布支會同在赤嶺分別立碑為界。不久,唐蕃戰事又起,唐將哥舒翰屢敗吐蕃,所向披靡,吐蕃駭走,只馬無還者,從此吐蕃不敢近青海。所以才有唐西鄙人詩《哥舒歌》云﹕「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帶刀,至今窺牧馬,不敢過臨洮。」

其後的發展如前篇(迴響之一)所言,公元755年安史之亂時唐軍東調,吐蕃趁虛而入,760年佔領廓州(青海東部),只在這時,藏人才控制了青海全境。然而好景不長,吐蕃王朝於842年贊普朗達瑪被刺身亡後即告崩,此後四百多年,西藏陷入群雄割據、爭戰不休的極度混亂之中,直至被蒙古人征服,沒有統一的政權。公元1099年,宋軍收復河湟地區,置隴右節度。公元1104年,改鄯州為西寧州,設隴右都護府,是為西寧這一地名的起源。

青海的第五、六代移民是蒙古人與蒙古人帶來的中亞穆斯林(回族的祖先)。公元1372年明朝改西寧州為西寧衛,1375年至1397年在柴達木地區設立安定、阿端、曲先、罕東四衛,歸西寧衛統轄。清朝年間青海東部屬於甘肅省,西部由欽差辦理青海蒙古番子事務大臣管轄。

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後,青海東部仍屬甘肅省西寧道,西部由青海辦事長官管轄。1929年中華民國在青海建省,以西寧為省會,由孫連仲任省主席。同年中原大戰爆發,孫率軍東去,回民馬麒代省主席。1932年十三世達賴喇嘛趁國民政府忙於對付國難(日本侵佔東北的「九一八」事件)﹐派軍進襲青海與西藏交界的玉樹地區,被馬家軍擊敗。1936年馬麒之子馬步芳代省主席,1938年正式任省主席,直至1949年撤退至台灣,其後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接管。

由此可見,是中國皇朝最先將青海納入中國版圖,治理青海的時間也最長。歷代達賴喇嘛與噶廈政府從來沒有統治過青海,青海在中共建政之前就是一個以漢人為主的省。甚至連西藏的噶廈政府1949年11月4日給英國的信中也承認青海省、包括甘南藏區在內的甘肅省、包括甘孜與阿壩藏區在內的西康省都是中國的省分。美國藏學家戈倫夫指出:「歷史事實是達賴喇嘛自從十八世紀中葉從未統治過西藏自治區外的藏族居住區。在1913年的西姆拉會議上,十三世達賴喇嘛甚至願意簽字放棄對它們的權利。」作為西方藏學家代表人物的戈茨坦也說﹕「無論如何,大西藏的目標在政治上是不現實的。西藏已有一個世紀或更長時間未曾統治過那些地方。」(註三)
註三:以上各段引述資料俱見:徐明旭 《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
第四部:新的冷戰第十三章達賴喇嘛向何去?1、「大西藏」的神話
http://www.tangben.com/Himalaya/hm1301.htm

鑑諸以上史實,以及學者專家、國際政治人士的見證,都該明白藏人傳統居住地即現今西藏自治區殆無疑義,達賴所謂的「大西藏地區」,只是為遂其個人領土野心及政治圖謀的幻想及吹噓,既非事實也不可能實現,不值一辯;董事長提問,讓大家設想:若是把達賴的「大西藏地區」謬說真當一回事來討論,那麼是不是再過若干年,達賴又要主張:印度權宜借給達賴及其流亡政府棲身的達蘭沙拉,也是「藏人世代居住」的「大西藏地區」呢?更何況近30年來,達賴所領導的「偽藏傳佛教」來台弘傳,建立不少大小喇嘛廟、「佛學中心」及基金會等據點,若比照同一模式,將來台灣是否也會成為達賴口中的「大西藏地區」之一?董事長指出,駁文自己引述了達賴喇嘛的「公開清楚聲明」說:「以互利為基礎的中間道路之精神是,在中國憲法的架構下,藏人有名副其實的自治。」既然如此,卻又要以己意另立架構,將自己的夢想當成現實,與人說夢爭疆奪界,這若不是意識混亂邏輯不通,便是在談判場合上故意虛與委蛇,兒戲國際政治另有陰謀。

疆域問題既然釐清,則移民的合法性也就不成問題了。張董事長表示,古今中外各國為了整合國力,做完整性的或區域性的人口、資源、土地等的調整規劃,這是所在多有的;如19世紀末葉由於清朝有鑑於俄國的南下勢力抬頭,以及朝鮮移民越過圖們江開墾長白山地區的情況趨於嚴重,滿洲地區的邊疆危機日甚,清朝被迫開放邊禁,採取「移民實邊」的政策即是。美國早期亦有「開發西部」的大規模移民運動,在自己國內遷移自己同胞的居所,使之更理想化,這都是合法合理的治國政策,不可任意冠以「殖民」這樣分化對立、挑撥離間的用詞。

移民是一種社會經濟現象,任何移民運動都會引起現有的人口分佈和經濟地理格局發生程度不同的變化。董事長更根據張國雄先生所發表的《中國歷史上移民的主要流向和分期》一文指出:根據主流移民特徵的變化,中國移民史可分為四期:(註四)
(1)先秦黃河中下游多向移民期。
(2)秦統一到兩宋從黃河中下游向長江中下游的由北向南移民期。
(3)元明清長江流域內由東向西移民期。
(4)近代沿邊多向移民期。
註四:張國雄《中國歷史上移民的主要流向和分期》《北京大學學報》
(哲社版)1996/02,98─107頁。 http://www.leeyan.info/lbg/lais_17.htm

董事長表示這些波瀾壯闊的移民運動,先後開展了中華文明最重要的發祥地黃河中下游、使經濟重心向南移動、使各地的農產、礦產、手工業及交通運輸發達、並促進人文、社會、經濟的面發展貢獻甚鉅,也各為時代發展所必須。目前正方興未艾的第四期,不僅使中國移民運動成為了國際移民的一部分,而且為現代人口分佈奠定了基礎。綜觀現在國際互動頻繁,不僅日本在二次戰後有計畫的部署向紐、澳及南美移民,各國也無不為吸引國際人才、資金、技術加強乃至開放、獎勵引進移民,更何況中國在其自境內向青海等地「內部移民」(不宜使用達賴等人刻意分化挑撥而故意用的「殖民」一詞)?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1997年的報告《西藏:人權與法治》都承認:「1949年青海已有70多萬漢人﹐只有43萬8千藏人。」戈茨坦也說:「那裡的許多漢族與回族早在1949年中共建政前很久就定居在那裡了。」達賴喇嘛總不能說,那70多萬漢人也是中共移民吧?連一貫堅決支持藏獨的美國人權組織亞洲觀察委員會都說:「西藏流亡政府提供的關於750萬漢人這個數字,包括了居住在一些區域例如西寧這個青海省會城市中的漢人,這個城市幾個世紀以來就不屬於藏族,而且位於由各類藏人、半藏人自治地區所組成的藏族居住區域之外」。既然如前所述青海自古以來是漢人為主的土地,此後無論有多少漢人遷入青海,流亡海外的藏人都沒有資格說三道四。(註五)
註五:徐明旭 《陰謀與虔誠﹕西藏騷亂的來龍去脈》第四部:新的冷戰
第十三章達賴喇嘛向何去?1、「大西藏」的神話
http://www.tangben.com/Himalaya/hm1301.htm

董事長指出,儘管駁文憑空指說了個1993年5月12日,中國政府召開一名為「五一二會議」如何如何,莫說那可能是片面捏造無的放矢;縱使真有其會議,也是中國內部的政策規劃,與西藏流亡政府何干?董事長表示,這其實是達賴及其流亡集團對其自身權力喪失產生焦慮的反應,因自見其對於西藏事務逐漸被邊緣化,發言權愈來愈少,又因多年來為己募款不遺餘力而不曾照顧藏胞,在藏胞中的重要性與影響力愈來愈低;又擔心垂垂老矣的達賴有朝一日嗚呼哀哉,豈不成了寡婦死了獨子的局面?為此緊張不安,才故作高調虛張聲勢,妄求以被誇大的籌碼,重新取得國際注目的焦點,圖謀在會議桌邊撈點好處罷了,如是惺惺作態已不值再辯。(採訪組報導)20130207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