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他教性侵是個案,藏密本質是性交─揭穿「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謊言之一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2/01/12     10:3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12月7日美國自由亞洲電台,播出採訪正覺教育基金會董事長(訪問當時張董事長時任執行長)、余正偉老師,和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的董事長達瓦才仁的訪談。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tai-12072011101028.html?

其中達瓦才仁撇清雙身法,其中說法在理路上漏洞百出,並且極力抹紅正覺,真心新聞網有必要針對達瓦才仁這次的言論予以舉證破斥,正本清源,以免民眾被其誤導。

正覺教育基金會張董事長指出,我們目前不想(以後也不會)對其他宗教性侵事件加以評論,因為全都是個案,無關於邪教教義;但藏傳的假佛教佛教的仿冒品,喇嘛們對女信徒的性侵並不是個案;因為藏傳佛教的教義規定必須與許多女信徒性交才能即身成佛,這是一千多年來,藏傳佛教典籍中歷歷分明的紀錄,現在也仍然在弘傳中。

達賴喇嘛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藏傳佛教不主張性交修行……等,這些說法根本違背達賴喇嘛著作中的說法,明顯是違心之語,當然也不是誠實之語,意在轉移視聽焦點,也是為了掩蓋大批喇嘛在台性侵台灣女性的事實。

達瓦才仁指出:藏傳佛教之所以被稱為「密宗」,就是因為經典上的文字記載都有「密義」,除了上師傳授,無法瞭解真義。不能只用字面上的意義直觀解釋。】 (大意)

張董事長針對此點回應:達瓦才仁說評論者不懂藏文,也沒學過藏密,那我們就引用學過藏文、學過藏密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書中的內容來說明密宗密義到底是什麼?

達賴喇嘛在《藏傳佛教世界》這本書中第100頁中說:【在《金剛幕本續》中解釋,密宗系統有四部。不過,只有無上瑜伽能完全展示密續的深廣與獨特,因此我們應該視其他三部為邁向無上瑜伽的進階。雖然四部密續都是利用慾望來導引行者入道,但使用的欲望層次卻不相同。在第一部「事續」中,入道的欲念僅僅是對具有吸引力的異性凝視而已,其他三部——行部、瑜伽部和無上瑜伽部——的入道意念則分別是對此異性微笑,進而想牽手、觸摸,乃至最後想望性的結合。】(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著,陳琴富譯,《藏傳佛教世界》,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93年10月初版八刷)

也就是說藏傳佛教密續」中所談的密宗道修行,從初學階段到最後階段,總共就是「事續、行續、瑜伽續和無上瑜伽續」四個部分,全部都是在談男女兩性關係:從一開始的微笑、互相凝視,進而相抱,以致於最後的男女二根相合的性交,這就是藏傳佛教最主要的修行內容的一貫主軸;而其中最後的第四部,稱為「二相合續」、「MAHAYOGA」等,就是密宗道的中心思想和最究竟修行方法——「無上瑜伽」。

達賴喇嘛在他的書中說:【具有堅定慈悲及智慧的修行者,可以在修行之道上運用性交,以性交做為強大意識專注的方法,然後顯現出本有的澄明心。目的是要實證及延長心的更深刻層面,然後用此力量加強對空性的了悟。】(達賴喇嘛著,丁乃竺譯,《達賴生死書》,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2004年12月20日第一版第十二次印行,頁157。)

達賴喇嘛在《藏傳佛教世界》第93頁中也說:【在這四種自然發生的狀態中,給我們體驗根本淨光最好的機會是性高潮。……修行雙運的前提是行者必須有能力不漏點。根據《時輪本續》的解釋,性液的外漏對修行是有傷害的,本續中強調行者要能保持自己不外漏,即使是夢遺也不行。】

達賴喇嘛也在《揭開心智的奧秘》這本書中又說: 【而最強的感受是在性高潮的時候。這是大樂的修習(Practice bliss)之所以包括在最高瑜伽密續中的原因之一。一般人對於無上瑜伽密續(Anuttara yoga tantra)中,關於性以及其他的象喻存有諸多誤解。性的象喻真正的理由,完全是因為在四種明光出現的狀況當中,性高潮最為強烈。因此這種象喻才用在靜坐中,以延長明光出現的經驗,或使之更清晰鮮明——目的就在於此。在性高潮時,因為明光出現的經驗較持久,因此你較有機會加以利用。】 (杰瑞米.海華、法蘭西斯可.瓦瑞拉編著:靳文穎譯,《揭開心智的奧秘》,眾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1996年6月30日初版,頁147-148。)

由以上可知,藏傳佛教中的密續修行,就是要在性交中達到性高潮,他們說性高潮時能夠體驗到明光境界(或稱根本淨光),說這是可以使意識專注的大樂的修習,為了要讓自己在性交中能夠延長性高潮的時間,所以他們在生起次第的階段,都要練拙火氣功,練氣脈明點來保持不漏精;然而這些與佛法解脫修行一點關係都沒有,佛陀在經典上也不曾說過要在性高潮中證明光境界,那只是欲界中很低層次的意識與身觸覺受,不是佛法空性第八識的實證;更何況明光境界只是意識心的境界,佛已在經中全然否定意識了,說意識是因緣所生法,並且是生滅無常的。佛在《雜阿含經》卷9說:【諸所有意識,彼一切皆意法因緣生故,是名比丘眼識因緣生,乃至意識因緣生。】(CBETA, T02, no. 99, p. 57, c20-22),所以意識所住的「性高潮」中的境界,怎會是佛法所證的解脫境界呢?又怎會是佛法中說的空性心第八識如來藏呢?

達瓦才仁又指出,正覺舉出的內容,都只是經典上的記載,但歷史上幾乎看不到有哪個人能修行到這種境地。更重要的,經典上也明白地規定,出家受戒的僧人絕對不能如此修行,這必定違背戒律。」(大意)

張董事長指出,這又是另一個與歷史實事及現在實況相反的說法;絕大部分西藏密宗祖師都是雙身法的實修者,甚至找不到女性明妃時,還得用手淫的方式(法手印)自修,例如密勒日巴十幾年在山洞中努力手淫,求單身修的樂空雙運;因為沒有明妃女人可以供他合修樂空雙運,所以藏傳佛教說他是修苦行。至於達賴六世,耶律大石先生從德國藏學專家特利蒙地(Trimondi)《達賴喇嘛的陰暗面》Der Schatten des Dalai Lama - Sexualität, Magie und Politik im tibetischen Buddhismus一書編譯而成的《西藏文化談》第三頁到第五頁引譯了達賴六世的一首詩:

【---當我在布達拉宮,

---人們都稱我為“純潔海洋”大師;

---當我在城裏街頭遊蕩,

---人們都稱我為娼妓王子;--即使我每夜都和女人交合,

---我也從來不丟失一滴精液。】

然而不論他們是否達到那種「不洩精」的境界,都不是真正佛法的修行境界,與佛法中的三乘菩提的解脫與開悟的實證全然無關。大家試想一下:如果釋迦牟尼佛像上面這個樣子修行,我們還願意稱衪是「佛祖」嗎?

張董事長進一步表示,達瓦才仁藏傳佛教的出家僧人不被允許性交修行」的這種說法,很明顯還是不誠實語,因為不但違背了藏密密續教義,同時又違背了他的主子---達賴喇嘛的說法,因為達賴喇嘛在書中公開表示出家人也可以雙修達瓦才仁怎能說他不知道呢?因此他顯然是在說謊。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又說:【對於佛教徒來說,倘若修行者有著堅定的智慧和慈悲,則可以運用性交在修行的道上,因為這可以引發意識的強大專注力,目的是為了要彰顯與延長心更深刻的層面(稍早有關死亡過程時曾描述),為的是要把力量用在強化空性領悟上。否則僅僅只是性交,與心靈修行完全無關。當一個人在動機和智慧上的修行已經達到很高的階段,那麼就算是兩性相交或一般所謂的性交,也不會減損這個人的純淨行為。在修行道上已達到很高程度的瑜伽行者,是完全有資格進行雙修,而具有這樣能力的出家人是可以維持住他的戒律。】 (達賴喇嘛著,丁乃竺譯,《修行的第一堂課》,先覺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5月初版7刷,頁177-178。)

另外一位藏傳佛教界的知名人物,西藏白教噶瑪噶舉派中的紅帽法王,曾在第十六世噶瑪巴過世後、第十七世噶瑪巴就任前,擔任攝政法王的夏瑪(Shamar)仁波切曾說:【1980年我去了一趟美國,那是我第一次到西方的國家。當時我總算瞭解金剛乘(譯案:藏傳佛教)在西方國家是很普遍的。我的結論是邱陽‧創巴(Chogyam Trungpa)仁波切卡盧(Kalu)仁波切是前幾位把譚崔交合法門引進到西方的喇嘛。我認為邱陽‧創巴(Chogyam Trungpa)仁波切對西方人的哲理如下:西方人的性慾很強,因此生活在性慾的世界裡,於是他斷定了譚崔性交是個適合他們的法門卡盧(Kalu)仁波切交合法門傳授給西方人,並告訴他們,這是西藏的傳統,他在西藏時也是以相同的方式傳授給信徒。此外,卡盧(Kalu)仁波切受過很高等的譚崔教育,這兩位偉大的人物在西方很努力的推動譚崔。由於他們的努力,譚崔法門在美國、加拿大以及歐洲都已經變得很有知名度。 】(〈譚崔法門在西藏佛教裡所扮演的角色〉,《喇嘛性世界─揭開藏傳佛教譚崔瑜伽的面紗》,正智出版社,頁14-15。)

張董事長指出,我們從達賴喇嘛的說法,和過去知名白教傳承法王的夏瑪仁波切口中,就可知道即使是今日,藏傳佛教的譚崔性交法門很明顯是存在的實修法門,不是達瓦才仁說的被禁止的法門。而且如今性交修行已經被卡盧仁波切和邱陽創巴仁波切從西藏傳到歐美,譚崔性交法門甚至在歐美都很有知名度了,連幾位旅居中國的歐美作家深入了解西藏後,也在〈藏傳佛教、印度慾經和譚崔性交〉這篇文章中說:【西藏佛教徒所信仰的宗教,是有著佛教的表相,但內涵卻是他們原本以大自然和性交為本質的宗教。……在以前(指的當然是中國共產黨統一前)的西藏,西藏佛教道場會錄取十七歲左右的少男申請入學者,讓他們與女性教師受足足兩年的譚崔性交訓練(女性教師通常三十幾或四十幾歲,座下同時有好幾名少男─ ─ 因此能獲得性交訓練是幸運的)。……譚崔性交在西方社會有很多的信徒粉絲,包括史丁與理察吉爾等等,以及在偏遠西藏寺院裡的少數僧人仍然小心隱密地在修性交雙身法 (《喇嘛性世界─揭開藏傳佛教譚崔瑜伽的面紗》,正智出版社,頁16~19)

另外美國Miranda Shaw教授(譯註:著有《性愛與覺悟:藏傳佛教中的女性Passionate enlightenment: women in Tantric Buddhism》)的書中,引述了當今黃教上師─耶喜喇嘛、格桑嘉措格西、達杰格西─的自述,這三位上師都與實體明妃合修過雙身法。而蘇格蘭的June Campbell(譯註:著有《空行母:性、定位與藏傳佛教Traveller in Space: Gender, Identity and Tibetan Buddhism》)也在她的書中詳述了她與香巴噶舉派法王─教法持有者的卡盧仁波切─多年的男女雙修關係;這兩位女性都是藏學專家,也都是藏傳佛法的實修行者,她們比一般人都更瞭解藏傳佛教的真實內情。

可見達瓦才仁所說完全違背了達賴喇嘛的主張,對藏傳佛教的教義誤解非常的嚴重,也是對藏傳佛教的現代弘傳情況完全無知;否則就是明知故犯,想要欺騙台灣善良的人民,謊說藏傳佛教裡沒有性交修行,即是居心不良;歐美的學者們若是知道了達瓦才仁如此睜著眼睛說謊,肯定會嚴重地批判他。

張董事長語重心長的表示:許多學習藏傳佛教密宗的信徒,會以為自己的祖師或上師們修行很好,持戒精嚴;但事實上整個藏傳佛教的寺院都暗中在修這個法,只要女信徒長得夠美也夠年青,就會被選中來暗修雙身法而成為明妃、佛母;也因為上師與明妃合修雙身性交,不容於重視倫常的華人社會,因此喇嘛上師們特別交代要秘密來修這個雙身法。例如達賴喇嘛在書上特別吩咐說:【修習密教必須隱秘。】(達賴.喇嘛十四世著/黃啟霖譯,《圓滿之愛》,時報文化出版企業有限公司,80年9月1日初版一刷,頁149。)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秘密的修雙身法,久而久之也是會爆發出來的,乃至有的是在對方不願意的情況下,用性侵的方式來達到雙修的目的,例如知名的《西藏生死書》作者索甲仁波切,1994年在美國被女信徒控告性侵害;在台灣,這種喇嘛性侵害的案子也是頻傳,最近還有一位被密宗薩迦哦巴法王認證為活佛仁波切的聖輪法師,也同樣地被女信徒控告性侵害。顯然這些都不只是個案這麼簡單,完全是因為密宗中,想要即身成佛的喇嘛,就一定要實行男女雙修的教義而導致的後果,根本不是「個案」二個字可以圓謊的。

其實我們在網路上隨意以雙身法的譚崔(tantra)字句在google做搜尋,就能夠搜尋到世界各地的密宗雙修性侵報導;這些報導有來自加拿大、澳洲、美國、德國與中國大陸等等,而且被指控的性侵者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喇嘛;從這些事實綜合看來,證明已經不是偶發事件,絕非個案,而是已經告訴大眾藏傳佛教邪教教義的真實面目。

張董事長最後也鄭重的呼籲:由此可見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達瓦才仁真的是謊話連篇,希望社會大眾能夠了知藏傳佛教雙修的真面目,並努力勸導周遭的親朋好友不要去親近這樣的邪教。大眾若想要深入瞭解時,亦可詳細閱讀正覺教育基金會及正智出版社之諸多著作,如平實導師所著的《狂密與真密》四輯共五十六萬字的鉅著,平實導師藏密有極深入的瞭解,參考了共262冊密宗書籍而撰寫成的,著墨之深,難有匹敵。

另外正覺教育基金會還印出大陸學者耶律大石所編譯的《西藏文化談》,耶律大石先生更引用了諸多國外資料,來說明喇嘛教的真相,其中包含了密宗時輪經的修煉、男女交合的實情,以及他們為何要不斷說謊的翻轉法則……等。

正覺教育基金會還有出結緣書如《概說密宗》、《淺談達賴喇嘛雙身法》、《博愛─愛盡天下女人》、《廣論之平議》、《廣論三部曲》、《俺矇你把你哄─六字大明咒揭密》…等書籍,與大眾免費結緣。另外還有正智出版社印行《達賴真面目》、《喇嘛性世界》…等書籍,內容都非常的精彩,請大眾仔細閱讀,就可以不被本質為喇嘛教的藏傳佛教片面之詞所欺騙了。(採訪組報導)20120112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編按:於2012年4月15日,將原文中「耶律大石先生在《西藏文化談》第三頁到第五頁引用了達賴六世的一首詩」更改為「耶律大石先生從德國藏學專家特利蒙地(Trimondi)《達賴喇嘛的陰暗面》Der Schatten des Dalai Lama - Sexualität, Magie und Politik im tibetischen Buddhismus一書編譯而成的《西藏文化談》第三頁到第五頁引譯了達賴六世的一首詩」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