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藏傳佛教的「桃花源」--密宗外護的野干鳴‧之九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1/09/12 19:40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一個現代真實版的「香巴拉」正在上演,藏傳佛教外護「慧覺」撰寫的一篇謬文「臺灣“正覺”怎麼不愛講正理?」其中的第九段,他把「藏傳佛教密宗」寫成了一個依存所在的定位不確定,但是從「任意門」便可自由出入,而且其高度文明是世界之最,令人無比神往。現在,就讓我們跨越時空,進入這個「滿是桃花之夢的源頭」。

慧覺之原文第九段:「修習密宗的過程,是淨除人類精神中所有的污點(粗糙污點和微細污點),漸次呈現固有光明的過程。密宗深入地解析了人體的氣、脈、明點、微細氣、風等,對神經科學、粒子物理學等都做出了貢獻,某些方面,甚至走在了科學的前面。這也是西藏佛教對人類獨一無二地的貢獻。當然,佛教密宗在其他國家也出現過,比如中國等,但是,都無法與西藏佛教密宗相比,因為西藏佛教密宗最為精準、最為完整、最為系統,這一點,早已被世界承認。」

我們首先看一看這「桃花源」裡,身披露肩紅袍的子民,他們都是如何的「勤奮上進」。慧覺是這麼描述的:「修習密宗的過程,是淨除人類精神中所有的污點(粗糙污點和微細污點),漸次呈現固有光明的過程。正覺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張公僕表示,要在佛法中講「修習」,得要如法如理,能實修實證並且經得起檢驗才行。執行長直接指出,慧覺所描述的「修習密宗的過程」,和禪門公案中當年神秀上座絞盡腦汁,徹夜苦思所寫下的偈子「時時勤拂拭,勿使落塵埃」類似;因為沒有「見性」(此處「見性」是指見到真心如來藏的體性,而非「眼見佛性」),所以不被五祖弘忍大師認可而不得其衣缽。

張執行長表示,古往今來多少修行人都死在這一句下,因為這種「修習」是徒然在五陰六識這些生滅法上努力不懈;尤其是在意識心上,希望能掃清雜念以修斷煩惱,證得個一念不生,然後從此離開生滅、證入涅槃。

執行長慨嘆說:「這誤會大了。」因為這個叫作「將滅止生」而不是「不生不滅」,是永不可能證得涅槃的。執行長表示,縱使是二乘人修證「無餘涅槃」,也是要先斷我見,也就是要先否定六識心,看清六識心的虛妄不實,不是把意識心牢牢抱著,去努力「淨除人類精神中所有的污點」;世尊開示切莫「蒸沙煮飯」、懷讓和尚故意示現給馬祖道一禪師看的「磨鏡作磚」,說明「淨除」「污點」的事不是真正佛法的實證,因為都是做白工的「修行」,永不可能實現慧覺「漸次呈現固有光明」

執行長表示,有情的「固有光明」,不是藏傳佛教行者藉觀想而成就的明點,更不是樂空雙運時專心受樂的離念靈知,因為那是意識心的產物,虛幻不實,隨著意識心在五位中斷滅,也就爝盡燄熄了;也不是他們所要修證的假「菩提心」精氣,因為那是四大假和的色法,必當離散,現前已經剎那變異;以這些「所生之法」說為「固有光明」,乃是知見顛倒,更是自欺欺人。至於慧覺特意放在括弧中的補充說明:「粗糙污點和微細污點」,完全沒有實義內容,乍看起來不免令人誤會是洗衣粉的廣告詞,就更不值得一提了。因為有情的煩惱、無明種子無量無邊,慧覺不談見惑、思惑、無始無明塵沙惑,要依什麼標準分粗細?這一句話只不過是為了達賴喇嘛等人,自知其所說的意識心不能跨聯三世作為因果之所依,因而更提「意識極細心」的謬說,預作補疤的吧。

執行長表示,只有大乘菩薩道的正修,才能親證「固有光明」,也就是有情人人本具的真實心「如來藏」。大乘菩薩發菩提心,遇善知識的指導,依教修行,能於因緣成熟時,以「一念相應慧」親證此心,才能真的證得金剛不壞法,因為三界內外無有一法可以壞滅第八識金剛心;然而這個真心心體並非分證而得,因此可知慧覺所言:「漸次呈現固有光明」,顯然並非親證實相,只是個佛法門外漢。

執行長釋義,所謂「本來自性清淨涅槃」,是因為如來藏祂有「本來性」、「自性性」、「清淨性」以及「涅槃性」等功德體性而得名;並且證得此「本來自性清淨涅槃」時,不必如二乘人證「無餘涅槃」捨壽一樣灰身泯智、滅除五陰身心而永滅見聞覺知;菩薩因親證真心如來藏,藉所生起之般若智慧,親自觀行祂的種種功德體性。

執行長進一步闡釋,「本來性」是說真心如來藏不是所生法,衪無始以來就自在,也永遠不會壞滅,正是慧覺夢寐希求的「固有光明」。「自性性」是說如來藏雖然無形無相,但非虛相法;衪正是法界實相,有種種不可思議的功德性用,能出生蘊處界萬法,譬如五法、三自性、七種第一義、七種性自性等(欲詳內容可請閱平實導師所著之《楞伽經詳解》)。「清淨性」是說祂雖出生蘊處界萬法,並與之和合運作,但是本身卻是永離六塵,清淨無染,因此慧覺所描述的密宗修習過程「是淨除人類精神中所有的污點」的意識境界,都與如來藏的實證無涉;慧覺運用「浣衣去污」的心態,縱使盡其形壽「時時勤拂拭」,直到驢年也不可能契入;這一點執行長特別提醒「慧覺」要注意。「涅槃性」則是說祂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無止無作,無相無為,永遠行於中道。由此可知,慧覺所謂的「修習密宗的過程」,於佛法實證全都背道而馳,乃是愚癡人所做的白工,永不可能「呈現固有光明」的。

接下來再看看「香巴拉」「桃花源」的「高度文明進展」,依慧覺所說:「密宗深入地解析了人體的氣、脈、明點、微細氣、風等,對神經科學、粒子物理學等都做出了貢獻」,執行長指出,有關於氣、脈、微細氣、風等,這些都不是佛法,而是印度教中的法門,反復練習呼吸、吐納、打坐、冥想……各種藏傳佛教用來修練拙火、寶瓶氣,目的是為了日後要與異性性交,修習男女雙身法時可以持久不洩的準備,都是世間有漏功行,都是落入四大五蘊變壞之法中,全無絲毫金剛不壞性的體質;這些在佛法中名為「糟粕」,因為行此氣脈明體之法者,連身見、我見「大污點」尚且不能斷,與佛法了不相干,有什麼好執著誇耀的?

執行長指出:「對人類社會做出了貢獻」的,是1990年代初期,中醫藥針灸用穴,配合道家氣功,經過精密的科學研究,對人身上的穴位三度空間定位,並在核磁共振設備下觀察針刺時的實際落點,終於發現並證實經絡存在的具體物質證據;藏傳佛教竊取而混合了印度醫學與漢醫的「經絡系統」,再故意以密教的氣脈輪學說,硬套上西醫的「神經系統」來冒名搶功,然後宣稱對「神經科學」「做出了貢獻」,這豈不是非常「神經」?

至於「粒子物理學」,執行長表示,這是物理學的一部分,其定義如下:「粒子物理學是研究組成物質和射線的基本粒子,以及它們之間的交互作用的物理學的一個分支。由於許多基本粒子『在大自然一般條件下不存在』或『不單獨出現」,物理學家只有使用粒子加速器在高能相撞的條件下才能生產和研究它們,因此粒子物理學也被稱為高能物理學。」執行長指出,我們並不曾見聞藏傳佛教有過「粒子加速器」以及「分子對撞機」等類似機款;說實話,藏傳佛教喇嘛們連這類儀器都未曾見過,更無能力理解,那麼藏傳佛教又是如何的把「不存在」東西「做出了貢獻」?而且藏傳佛教中氣脈明點的想法,完全竊取自印度教外道,若說有任何對科學的貢獻,也應該把功勞還給印度教才是!

雖然這些謊言不攻自破,但是慧覺卻猶在滔滔不絕:「某些方面,甚至走在了科學的前面。這也是西藏佛教對人類獨一無二地的貢獻。」執行長指出,這個「某些方面」當然不會是「人體的氣、脈、明點、微細氣、風等,對神經科學、粒子物理學等」,因為這些已經交代「都做出了貢獻」,那麼會是哪些方面呢?不論從歷史或是現實層面來看,「西藏佛教對人類獨一無二地的貢獻」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宣稱並實作「以雙身修法可以即身成佛」的幫助眾生死後淪墮惡道的「貢獻」。

這個「貢獻」口號之響亮、目標之高超、行門之「親切」,誘騙群眾實可謂獨步千古、集迷信之大成,「甚至走在了科學的前面」。試想,男女性交是一件本來應該遮門掩戶進行的私人事務,但在藏傳佛教內,可以閉關做、開壇作、寺廟大殿也敢做,可以早上做、晚上做、臨時加班隨時做,可以「兩P」做、「三P」做、「多P」一起輪流做(輪座雜交),可與徒弟做、上師做、母女姊妹照樣做;如此亂做到最後,竟然還可以「成佛」;成完佛以後還能轉生到下一世再來繼續做,永遠輪迴不斷地做,於是喇嘛們從此就「無有恐怖」地「進入顛倒夢想」,「甚至走在了科學的前面」。執行長表示這就是所謂「西藏佛教對人類獨一無二地的貢獻」。

慧覺大獻其寶,端出這「藏密全席香巴拉大拼盤」之後,慧覺話鋒一轉,開始挑唆的說:「當然,佛教密宗在其他國家也出現過,比如中國等,但是,都無法與西藏佛教密宗相比」

執行長首先指出,藏傳佛教的那一套男女雜交法,大家「敬而遠之」都來不及,慧覺竟然還敢公然自誇。這種邪淫與混亂的確無人能比,世間也沒有任何一個宗教可以與藏傳佛教相比;但是邪淫與混亂,充其量只能讓這個「香巴拉」發展成「『濫桃花』源」罷了。然而慧覺在這個拼盤之下,預藏著一柄「魚腸劍」,那兩面利刃一面留給自己,另一面卻正深深割劃著達賴喇嘛心中的瘡痂。

執行長分析,依照「刺客慧覺」的說法,達賴當年離開西藏,是刻意把江山百姓丟給「其他國家」,然後自己翻山越領到另一個「其他國家」去流亡;慧覺這一句話豈不是點明了「藏傳佛教」在疏離中飄移著而無所依附?這種「香巴拉」立時成為「無有之鄉」,自己已經都沒有根而離鄉背井了,還說什麼別人「都無法與西藏佛教密宗相比」?難怪藏傳佛教的眾喇嘛們,總是像「阿飄」一樣,全球四處尋找可附體的宿主,焦慮躁動著要「上」別人的身。

執行長表示,慧覺像是個游離的恐怖份子,四下趴趴走,到處綁炸彈,然後把定時引信丟給別人去傷腦筋;沒想到這次擲在達賴喇嘛的頭上,想必達賴碰到這樣「兩光」的徒孫,除了額頭冒出三條直線之外,只好一手握著「諾貝爾和平獎」的諷刺,另一手握著隨時會炸開的鄉愁,戰戰兢兢、如坐針氈?張執行長表示,正覺基金會對於這個情況也只好冷眼靜觀、愛莫能助了。

最後鬧累了,要收場了,慧覺還不忘自我褒揚一下:「因為西藏佛教密宗最為精準、最為完整、最為系統,這一點,早已被世界承認。」執行長指出:若非為了摧邪顯正,沒有人要理會這個紛諍擾攘的藏傳佛教。既然它「走在了科學的前面」,那麼慧覺所說的「最為精準、最為完整、最為系統」的自圓其說,就是要傾全教之力去琢磨「男女雙身性交的那一回事」,這的確可以「自成一家之言」。至於是否「早已被世界承認」,也就無需認真追究了,因為這個「香巴拉桃花源」裡最大的資產,就是處處犯桃花、人人愛作夢、女信徒隨時都有被喇嘛性侵的危險。(採訪組報導)20110912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