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聞網:藏傳佛教的「綠度母」─密宗的滿天神佛‧系列之一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更新日期:2011/08/21 07:42

(真心新聞網採訪組台北報導)正覺教育基金會成立之目的,是從事於哲學、宗教類的社會教育;許多真心新聞網的讀者,曾來電詢問關於藏傳佛教「綠度母」的資訊,也有義工在分發DM過程中遇到人們請問。正覺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張公僕先生表示,「綠度母」是藏傳佛教特地編造出來的神話,目的是為了哄騙女性以「她」為榜樣,心甘情願的成為雙身修法中的「佛母」,還自以為是「慈悲」「救護眾生」的行願,與「佛母」(般若波羅蜜──解脫的智慧到彼岸)全然無關,是一種無稽又無恥的千年騙局。

張執行長表示,綠度母的來源本是「多羅菩薩」;多羅菩薩的信仰在古印度時代就非常的流行,包括從那爛陀大學遺跡所出土的佛菩薩像中,有很多就是多羅菩薩像;現在的菩提伽耶大覺塔上,還是保留雕刻著多羅菩薩像。「多羅菩薩」的定位雖不甚清楚,但是其造像出土時,尚多為金身造型;直到後期喇嘛大力推崇綠度母崇拜,就假託綠度母是多羅菩薩,才把多羅菩薩改成綠身,名義也改成「度母」。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009052702103

也有人以學術考證的角度研究關於度母崇拜的起源,不少學者都認為它源于古代,盛行於愛琴海——非亞地區的大女神崇拜;多羅可被視作遠古時期印度土著的大女神,是印度當地人民虔信的主要形式。以後,她發展成為在佛教、印度教以及耆那教中皆赫赫有名的大女神。執行長指出,正是因為有這樣在古印度被普遍接受,又是女性神祇的身分,因此就被藏傳佛教祖師相中,而加以改造附會為與觀世音菩薩有關,最終成為綠度母。

執行長指出,藏傳佛教為了幫「綠度母」造神,還不惜大費周章前後編了「三次發願」的神話:
        第一次發願是說,在無量劫前有一公主名「般若月」(或譯為「慧月」),天生善根深植,禮敬三寶,諸比丘眾都讚嘆祂道:「若是能至心於佛前發願,一切所願必能成就,那麼您何不發願轉變女身成男,方便修行呢?」般若月公主就說云:「我觀此處無男亦無女,無人無識亦無我,男女名稱皆虛假,世間劣智迷惑生。」接著繼續說道:「從來以男身修行佛道的人是很多的,可是以女身修行佛道的卻很少。所以我今日於佛前發願直至虛空界毀壞之時,我都以女身度化一切眾生。」

第二次發願時,度母又曾經在不空成就佛面前,發願曰:「願我能護持十方一切苦難的眾生,並且降服一切魔障,從此九十五大劫中,每天都能度化百萬眾生,使其身心安穩快樂。」諸佛感佩祂的願行,故賜名「度母」,以其能度化眾生、施予無畏的緣故。

第三次發願說是大悲觀世音菩薩因為悲憫蒼生,無量劫來輪迴六道受無量諸苦而不由得悄然落淚,其雙眼的淚水頓時各變現出綠度母和白度母,各自合掌恭敬向觀音菩薩同聲說道:「菩薩!您不要擔心,我等誓度一切流轉生死苦海的眾生,為菩薩分擔救度眾生的悲願。」因此說度母是觀音悲淚的化身。

張執行長一一破斥表示,在第一個所謂「發願」中,藏傳佛教裝模作樣的還編了一首偈子來故作玄虛,其實它的內容根本不符合般若中觀的義理,所謂「無人無識亦無我」,不但把蘊處界法全部「無」掉了,也把出生蘊處界法的「本識」無掉,這就顯示了藏傳佛教「一切法空」的斷滅見思想,根本不是佛教的般若中觀。

再者既然說「此處無男亦無女」「男女名稱皆虛假」,卻還偏偏要執著女身?執行長指出,這若不是它發願時自己說的「世間劣智迷惑生」,便是藏傳佛教早就鐵了心,一味要打造一個「以女身度化一切眾生」的「度母」之故。故事是「皆虛假」的,弄出個「度母」為榜樣,來準備為雙身法號召、儲備眾多「佛母」,方便一代又一代的喇嘛們隨時隨地都能有願意提供色身的女性,這才是真的。

至於第二次「發願」,執行長表示,那很明顯是在宣示「綠度母」這根標竿,無論在崇拜依止,或是進修法門時的信條,也就是「每天都能度化百萬眾生,使其身心安穩快樂。」這樣的說法高調而令人無法瞭解信受;執行長直接講白了:就是在鋪陳「每天要修雙身法讓人『多多益爽』」的意思。建立了這樣的基本共識,以後在修度母法、行度母行的時候,可就要無怨無悔心甘情願了。

最令人陶醉心動的還是第三次「發願」,執行長表示,單看觀音垂淚就令人感動不捨,何況淚珠兒還能發願化身為度母,分擔觀世音度眾生的悲願,這簡直淒美得不讓「格林童話」專美於前。可是執行長指出,漫說觀世音菩薩沒有閒工夫去修「兩眼分別流出不同顏色淚珠」這類無關三乘菩提的魔術法,縱使真有這樣的眼淚,像這一類的「非情」,既不屬「有情」尚不在被度之列,何況還能如何度人?藏傳佛教把文學和卡通動漫中的「擬人」手法拿來造神,創意是足夠了,但是玩笑也開得太大;如果眾生真的相信,觀世音菩薩恐怕真要流淚了。

張執行長進一步破斥說:「綠度母」只是藏傳佛教穿鑿附會為觀世音菩薩,她的本質是喜愛淫樂的鬼神,真正的佛經裡不曾出現過「綠度母」。觀世音菩薩本身就是慈悲的化身了,又何必要藉著自己眼淚「頭上安頭」、疊床架屋,再變出另一尊「綠度母」?《法華經》〈普門品〉中分明讚歎觀世音菩薩有三十二應化身,在生死苦海中,隨緣赴感救護眾生;這已成為「家家觀世音」的東土眾所知曉的。此外,諸佛菩薩的禪定所感的光色都是純白毫光色,而智慧的光色則是純金光;在純白及純金的光色中,閃耀著明亮的青黃赤白等細緻光輝;藏傳佛教的綠綠紅紅陰沉晦暗的純藍、純紅…等光色,其實都是羅剎鬼魅以及魔界眾生的欲界色光。

度母神聖地位被藏傳佛教刻意渲染,度母崇拜也在經過長時間和廣泛洗腦之後,在西藏僧俗大眾的心目中,具有極其崇高的地位。人們普遍的認為落難時,僅僅呼喚女神的名號,就足以獲得她的保護。甚至有說:「她的真言一旦出口,即使一個人的腦袋被砍掉,或被千刀萬剮,他也還依然活著。」無稽竟至於此。到了最後,西藏人民甚至把她視作自己的始祖。關於藏民族起源的一個神話中提到,觀世音菩薩化身為猴子,與化作羅刹女的度母結合,生下後代,逐漸繁衍為藏民族。這一說法甚至被收入正式的西藏史書與藏傳「佛教」經典當中。

執行長指出,西藏人民和此娑婆世界任何人種都一樣尊貴,始祖都是劫初從光音天下生來的;藏傳佛教為了自身要生存發展,刻意貶低藏胞,創造神話而把藏胞拉下到和自己同樣的鄙劣種性當中。執行長指出,把觀世音菩薩的出生化為猴子並和羅剎女雜交,生下藏民族而繁衍,這是何其褻瀆古佛倒駕慈航的妙覺菩薩?這樣的描抹只是在彰顯藏傳佛教自身相應的有情心性:畜生和羅剎本質。並且先給藏胞做貶抑性的催眠,以便他們在推行其羅剎邪法儀軌和雙身淫惡修行時,有其合理化依據。執行長不禁嘆息,這「綠度母」崇拜愚民手段的縝密設計,是何等惡毒與可怕的啊!

執行長指出,正因為「綠度母」崇拜可以愚民而廣弘,有利於藏傳佛教的發展,因此,歷來曾經修持度母法門藏傳佛教祖師不可勝記,著名的有:帝洛巴(寧瑪派的始祖)、那洛巴(帝洛巴的弟子)、安慧(《大乘廣五蘊論》的作者)、月稱、月官(安慧的弟子)、清辨、阿底峽等等。經過這些密宗祖師的弘傳,「綠度母」崇拜在藏傳佛教中早已根深柢固了,致使西藏後弘期(西元978年—)發展起來的主要教派,如寧瑪派、薩迦派、格魯派、噶舉派,雖各自都有本派的本尊神,卻又無一例外地認為自己是阿底峽的直系傳人,皆虔誠地信奉度母,將其稱作本教派的保護神。

那麼,當「綠度母」造神運動完成,藏傳佛教賦予她什麼樣的內涵、形象和任務呢?張執行長指出,藏傳佛教走到哪裡都改不了弘傳雙身修法的本性,它的教義就是要時時尋覓許多年輕美麗而合適的女信徒,每日、每夜合修雙身法。就「綠度母」來說,有說綠度母是文殊菩薩的佛母,也有說綠度母又為北方不空成就佛之佛母,表成所作智,具度生之大力。更有說度母也可以偶或充當某位本尊(如馬頭明王)的明妃,但基本的形象是「獨來獨往」的。換句話說,藏傳佛教要「綠度母」給女性信眾豎立起什麼樣的範式呢?那就是「配誰都可以」、「多P為人受用」,或是「逢緣時人盡可夫」不受拘限。藏傳佛教就這樣透過為「綠度母」打造的形象,把這些偏差的「性愛價值觀」,灌輸給藏地婦女和其教內信眾。多少「綠度母」的崇拜、信奉者,就如此不明究裡的成為藏傳佛教喇嘛、上師修行無上瑜伽時「貨源不斷」的明妃、佛母。

藏傳佛教還宣稱綠度母是「諸佛菩薩的事業代表」,並稱作「三世諸佛之母」與「一切眾生之母」等等。又說多羅菩薩為了不同根器的眾生,不斷的增生繁殖,又化現了二十一度母、五百度母等等,包括了非常有名的「白度母」、「紅度母」等等,另外像是「辯才天女(妙音天女)」、「吉祥天女」「孔雀明王」「金剛亥母」等等,全都是度母的化現,於是滿天遍布了藏傳佛教神話的度母。

執行長直下破斥表示,真正所謂「諸佛菩薩的事業」就是救護眾生,使之「開示悟入佛之知見」,是實證三乘菩提而非雙身法的樂空雙運識陰境界。藏傳佛教形容的綠度母:「具足一切息增懷誅的功用,消除一切眾生的煩惱、痛苦,滿足一切眾生願求,能令現世富貴、長壽、平安、吉祥,消除諸病苦、魔障等等。」完全是在世間有漏福德的鬼神感應上用心,這怎麼會是觀世音菩薩的意旨呢?

執行長還指出,其實藏傳佛教所說的「事業」,和一般人用這個名詞時的意旨大不相同,是指雙身法的實修而非僅只觀想而已。如蓮花生之主張若有人久修明點與脈氣而不能增長者,亦可藉助於女人而修練明點:【欲令明點增長,行事業手印(可用明妃而修雙身法),當用十六歲(女人)蓮(陰戶)乳皆肥者,腰細令男(性密宗行者)生不忍(之)樂,自他本尊身明顯(觀想自己與明妃之本尊明顯)。……】又如藏傳佛教的陳健民上師也如是說:【無上瑜伽部、分二道:一為方便道,或曰貪道,必修事業手印(必須修雙身法之淫樂事業);二為解脫道,即大手印,或曰光明大手印。】由此可知作為藏傳佛教「諸佛菩薩的事業代表」的綠度母,她的雙身法「事業」縱使極為忙碌,也與「救護眾生」全然無關,只會導致眾生跟著她下墮鬼神道。

執行長繼續闡述,所謂「三世諸佛之母」,指的是佛法中的般若智慧,是成佛所需的如來藏實相的「一切種智」,所以說一切三世諸佛都從般若中出生,這是把抽象的法義意象化,使得菩薩的說法因為譬喻而生動易懂;然而藏傳佛教東施效顰,說「三世諸佛」是「綠度母」生出來的,如此則把真實法說成虛妄法了,把究竟之理說成是生滅的事相而貽笑大方了。甚至還說綠度母是「一切眾生之母」,既是「眾生」之母,又是「諸佛」之母,那就是「一母到底」,開始在為「即身成佛」雙身法作鋪陳準備了,大眾可得特別小心。藏傳佛教自已的法義錯亂不清,卻假藉佛法的名詞來穿鑿附會,從這些地方顯然可見。

宗教中神明的示現,他們的神話故事背景,和角色形象的表徵,往往就代表了他對眾生的教示,也表達出他想表達的特定法門。然而所謂「妙音天女」是何方神聖呢?執行長提示,「妙音天女」,本來是印度教創世者梵天,從自己身體裡誕生出來的女兒,後又娶她為妻,因此「妙音天女」顯然是亂倫的角色和象徵;藏傳佛教中又把她收納為文殊菩薩的「慈悲空行母」明妃,真是不倫不類的行為。但因為她的本義是「水聲」,印度人把水聲神格化,使她成為掌管技藝、辯才、聲樂、音樂的女神。所以藏密中的妙音天女是自外道納入藏傳的假佛法,象徵了「聲色」和「淫亂」的角色。

至於所謂「孔雀明王」,就更是語焉不詳、交代不清了;跨騎著鳥類畜生的「佛母」,它是從金翅鳥信仰衍生出來的神明,是代表印度某特定種性的神明崇拜。乃至其他林林總總的各色天女、二十一度母、五百度母……無不是誘引女性進入藏傳佛教雙身法的心理投射和理由化。執行長指出,藏傳佛教常常吹噓自己是神佛滿天,其實裡面光怪陸離的鬼神妖怪多得不得了,他們吹噓的滿天神佛正是這類鬼神所化現;因此,在藏傳佛教中一會兒甲是乙的本尊,一會兒丙又是丁的分身,然後又牽扯丁是甲所生,丙是乙化現,到最後誰也說不清誰是誰了,這種現象在「綠度母」身上可謂是具足體現了。

執行長要大家認清,「綠度母」絕對不是像藏傳佛教所說的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更沒有慈悲救護眾生的能力和功德,盲目信仰和崇拜,是不可能得到佛法三乘菩提中的實證利益的;相反的她是藏傳佛教最秘而不宣的雙身修法的象徵和誘示,尤其是對女性信眾,無論是稱名、觀想或是持其邪咒,都會讓自己一步步在不知不覺中身陷邪淫的羅網,千萬不要因好奇而接近,應該儘速遠離才是有智慧者。(採訪組報導)20110821

正覺教育基金會採訪組

藏傳佛教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正覺教育基金會-真心新聞網]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