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達賴來台未遂之省思(輔仁大學中文博士 陳普潤)

藏傳佛教非佛教 | 邀請「達賴喇嘛來台?」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一○一年十二月一日,國際職業婦女協會亞太會議於台北舉行,這本是婦女界的盛事;我國的外交處境,在國際間長期被孤立,有此國際會議在台舉辦,確屬難能可貴。然而,主其事者呂秀蓮女士於邀請達賴喇嘛來台與會未遂一事,大表不滿,與反對黨蘇貞昌主席同聲批判政府不發簽證一事。

在此,先撇開國內政黨政治糾葛的層面不說,純就社會道德倫常價值的層面而論,呂氏聲稱達賴喇嘛是「道德修養很高的人,為什麼不讓他來」?蘇氏則大呼達賴未能來台與會,是「美中不足、令人遺憾」之事;二人所言,在今日資訊極其發達、公開的時代,簡直匪夷所思,絲毫站不住腳;如果二人發言前能略曉達賴的統治作為與其教派理論的本質,並與人類社會道德倫常的正面價值相互對照,便能輕易了知達賴本人是否真有「道德修養」?何況,以此次會議性質而言,達賴之是否與會,實與婦女大會召開的本質無關;透過以下逐層剖析,便知正因達賴未能來台與會,而得以維持婦女會議本身的純淨性,是何等值得慶幸之事,何來「遺憾」之有?

第一,婦女在今日各行各業均有卓著成就,國內外領導國政及跨國大企業的女性領袖所在多有,今後勢必有更多傑出女性在不同領域,為人類社會作出更大貢獻;既然如此,亞太諸國有成就的女士在台聚會,交換個人成功創業心得,分享各國傑出女士的工作經驗,探討在不同國家地區與工作領域所面臨的種種境遇,以及展望未來的更多願景、計劃等等,本身便具備諸多獨立而豐富的議題,極具相互交流、學習、觀摩的意義,又何必一定要有不相干的男士與會,方非「美中不足」;若要邀請男士與會,以提供異性旁觀者的觀點與建言,則國內外亦絕不缺乏器識閎遠、涵養深厚的紳仕,又何必一定要邀請身分並不單純的達賴與會,才不算「美中不足」?

第二,達賴的身分並不單純,他本是百分之百的政治人物,而外相上則以宗教人物的身分出現,以便掩飾。徵諸歷史,昔日西藏本是神權政治,借由外界力量,掌握政經宗教大權於一身者高高在上,榮寵無比,而底下的農奴則永難改變悲慘的命運,一輩子被奴役至死;筆者於西元2000年8月旅行西藏時,曾親見達賴當年治下農奴所住的矮小土窰,全家人一生便蹲擠在約一坪多的空間內,居住環境絕無勝於豬犬所居之處,更遑論要一輩子做苦役,且隨時可能面臨各種酷刑峻罰。凡此昔日藏民悲慘生活的事證,在耶律大石所著《西藏文化談》一書之中,有所揭露(亦可參見李敖所述<西藏神權統治的黑暗面>),令人深感西藏在歷代達賴治下的陰暗與悲慘;書中也揭穿達賴政權迫害異己之事,便知達賴在各國活動之際,每有藏人隨形抗議之事,實不足奇!而尤為可怖者,則是西藏密教假披佛教外衣而行男女雙修、敗壞倫常之事,完全與真正的佛法修行背道而馳。雖然,藏密多年來流行於歐美諸國,西人不察,以為這便是所謂的佛教,後來藏密亦傳入寶島,為一些不知其本質者所信受;然而由於其下的仁波切喇嘛們,長年發生性侵女眾的事件,一再披露於新聞媒體,如1994年11月舊金山Free Press報導,《西藏生死書》的作者索甲仁波切,在加州山塔庫魯斯郡的法院,被控性侵害求償千萬美元;以迄2008年3月報載,滿貝瑪堪仁波切與黃姓婦人於道場發生性關係,被婦人的丈夫當場舉發;類此種種仁波切喇嘛性侵事件層出不窮,為國人在報上常見,不過如冰山一角。然而,西藏密宗以男女雙修為本質,完全無關佛教教義的真實面目,在今日資訊發達、傳播快速的時代,經由有識之士的一再闡釋及深受其害者的不斷揭露,已為世人所知曉,再也難以掩飾。因此,達賴於1997年首次來台時,雖然造成許多政商名流、佛教界人士與之會談的熱潮;及至2008年,當其再次來台時,則取消公開演講,而佛教界知名人物均都避而遠之,只留下不知底細的單國璽與之對話的冷清場面。

第三,為何藏密中號稱修行人、出家人的仁波切喇嘛,卻屢屢犯下性侵案件,這便要去探討藏密教義的本質所在。關於藏密教義的本質及其對女性的利用與歧視,俱見於蘇格蘭哲學家坎貝爾(June Campbell)所著《星際漫遊者》一書(Traveller in Space,或譯為《空行母》),作者曾長年擔任卡盧仁波切藏文譯員及充為明妃、空行母,經由所謂男女「實修」的慘痛經歷,在長期觀察與親身驗證之餘,以學術研究的客觀態度,揭露藏密父權社會控制女性的本質,以及動輒誇稱男女雙修可以「即身成佛」的不實謊言。實則早在1938年,便有更敦群培喇嘛,寫下《西藏慾經》一書(大辣出版社),書中曾詳述「六十四種情慾藝術的細節」;更何況達賴十四與Hopkins合著的《時輪金剛續----灌頂儀軌》中,亦毫無避諱的說道:「宗喀巴於其所著之《密宗道次第廣論》中,將坦特羅乘依運用男女淫欲修行的方法與能力之不同,再分為四部----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瑜伽部。這四部修行者皆利用男女淫欲引生大樂,然後運用在修行道上。……」這便是藏密格魯派黃教所謂佛法「修行」的傳承內涵;另外達賴在其所著《達賴生死書》(天下雜誌)、《圓滿的愛》(時報公司)、《慈悲的力量》(聯經公司)諸書,也都有公然宣講實修男女雙身法、可以成就佛道的謬論,讀者可自行檢視。真正的修行團體,關切世道人心,但只問修行、不問政治,只看修行證量高低、不看階級地位,故修行本是光明坦蕩之事、愉快充實之行;如果一個宗教團體封閉陰暗、階級森嚴,則其相關活動絕對是與修行無關,如果沒有深入瞭解,便冒然加入,難免一失足而成千古恨。幸而時至2012年的今日,許多國人已漸知藏密喇嘛教的真實面貌,喇嘛身影已較少公然出現於寶島的大街小巷;那麼,身為長期為婦女爭取人權地位的呂氏,以及家中有妻有女的蘇氏,面對藏密教義的駭人本質,以及媒體上大量仁波切喇嘛侵害女性同胞的長期事證,豈能不冷靜思考、謹慎面對?

台灣是一塊難得的福地,其可貴處在於此地有華夏文明的教化未衰,故同胞們每抱持友善態度,富於親切人情味,而為許多境外人士所讚歎,雖然在社會多元、工商發達、競爭激烈的今日,島上也產生諸多脫節行為;但華夏文明的基石----禮義,仍是社會的根本價值之所在,更體現於許許多多的國人身上。禮義,乃根據人人本具的仁心而來,並非硬性的教條;所謂禮者、理也,義者、宜也;亦即在待人處世上,能以合情入理的態度,平和尊重的精神,處處與人為善,而去進行正確、合宜的事情;這正是今日社會上人人應有的公民素養,也才符於華夏「禮義之邦」的稱謂。故今日國人凡事亦當就事論事,動輒政治掛帥,借外人自重,絕非吾國正面向前發展之道,亦無益於台灣社會的和諧進步;此次達賴來台未果一事,亦當由倫常道德的層面來審視,才符合人類生存發展的根本價值。

(陳普潤/輔仁大學中文博士(台北市))

藏傳佛教非佛教 | 邀請「達賴喇嘛來台?」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邀請「達賴喇嘛來台?」]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