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正覺教團對於邪淫藏密不實抹黑(紅)之公開辨正

藏傳佛教淫人妻女,非佛教 | 焦點新聞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正覺教團對於邪淫藏密不實抹黑(紅)之公開辨正 (按此下載本文章之pdf檔)

一、 藏傳佛教說:正覺花大錢買廣告,財源來自中國政權。
辨正:正覺講堂所有的資金來源,皆是由本會同修們發心護持,每一筆收入皆開立收據徵信,我們只有一套公開的帳本,並受合格會計師事務所及相關主管機關稽核,多次得到台北市社會局及教育部頒發績優團體獎狀褒揚;多年來從未曾接受本國政府或任何一個國家的官方資助;我們上從 平實導師,下至所有大小執事們,全都是義工,不曾支領過薪資、車馬費或任何款項,而且大家都傾力資助,想要教育社會大眾遠離假佛法性侵害。並且由於本會深入研究佛學、哲學,弘揚如來了義究竟法而詳細解說實相,所以造成台灣的四大山頭及中國的西藏密宗組織,向中國官方做出不實的指控,使本會諸種出版書籍只有十年前申請的三本著作出版,其餘所有書籍都被中國大陸政府全面封殺而無法流通發行,至今仍然如此,仍無絲毫鬆綁跡象。在中國政府不遺餘力封殺本會書籍的狀況下,有可能資助本會點滴資金嗎?

二、 藏傳佛教說:正覺扭曲事實,藏密僧人是不修男女雙修法的。
辨正:藏傳佛教密續的明文規定,修西藏密宗所依的十四根本墮戒的位階,遠在佛教出家戒之上,因此藏密祖師常說修雙身法的人只要明點不漏(不射精)或者射精後有能力吸回膀胱,就不算破戒。由此根本教義的緣故,使多數喇嘛犯下性侵台灣女信徒之事;例如近幾年性侵許多女信徒的林喇仁波切就是四川佐欽寺住持,而貝瑪堪仁波切亦是以具格的出家喇嘛身分,與已婚女信徒通姦;當年赤珠仁波切亦是以具格喇嘛的身分性侵女信徒。在台灣如是,在美國的卡盧仁波切,著作《西藏生死書》的索甲仁波切,都同樣是具格的密宗上師,都犯下性侵女信徒的惡行而被告上法院。這些還只是浮在海面上的冰山一角,為了名節而不得不隱忍下來的台灣婦女被性侵或誘姦的事件,其實多如牛毛而無法一一計數。達賴基金會的達瓦才仁近日投書新聞媒體,他多年來也都如此說:「密宗僧人已不修雙身法。」其實只是欺騙信徒及社會大眾的托詞,因為達賴至今仍在教導喇嘛密宗信徒們如何實修男女性交的樂空雙運的雙身法,而台灣喇嘛們也仍然在暗中與合意的女信徒實行雙身法之中,全都未曾公開宣示摒絕性交的雙身法,證明達瓦才仁是睜眼說瞎話,公開欺騙台灣新聞媒體及民眾。

三、 藏傳佛教說:正覺所舉性侵案例都是騙子所為,不是真喇嘛
辨正:如上所說的喇嘛,都是真正具格的活佛、仁波切,他們隨時在伺機犯行,所以帶動其他喇嘛一起加入。若性侵事件一旦曝光,喇嘛們一貫的做法如下:先否認其喇嘛身分,否認不成就說犯行者是個案而加以切割,被證明是具格的喇嘛而且無法切割成個案時,就連夜將犯行者送出台灣,留下懸案;待風頭過後,再更改姓名返回台灣,繼續矇騙台灣女性與善良的社會百姓。這是藏傳假佛教一貫的手法,已經成為密宗喇嘛性侵事件暴發後的一貫應變程序了。

四、 藏傳佛教說:正覺近日在自由時報登出廣告後,許多人詢問,經他們說明後反而信他們了,所以他們經得起考驗。
辨正:如同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表示:「印度佛教密宗經典,確實記載有『無上瑜伽修行』的觀點,指的是當修行到最高境界…。但達瓦強調,沒有任何一個藏人、喇嘛、僧人這麼做,因為藏人認為自己不可能達到那種境界,所以不會去做雙修的事。」(2010/12/15 自由時報) 達賴喇嘛的代表,一開始說「藏人不會去做雙修的事」,後來又改口說「僧人不會做雙修的事」,看到正覺所舉出諸多具格的仁波切性侵事以後,再改口說「那些都不是真的僧人」,或說「那些都只是個案」,說法如此再三再四狡辯,足以認定喇嘛們編造謊言欺騙台灣民眾的事全屬事實。藏密四大派祖師有關「必須要每天與女信徒合修雙身法才能即身成佛」的教法,在藏傳假佛教的無數〈密續〉中都明白記載著,比比皆是,白紙黑字無可抵賴;只要翻閱相關〈密續〉,乃至號稱最清淨的宗喀巴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的「止、觀」二章中也隱晦地說明性交的雙身法,在他的《密宗道次第廣論》中,則是極盡能事的描寫男女交合,以及應有多位女信徒與喇嘛雜交的各種令人臉紅心跳、不堪入目、敗壞善良風俗的詳細內容。只要讀完密續宗喀巴的二種《廣論》,即知真正的事實,就能確定西藏密宗乃是婆羅門教的性力派邪思滲透到佛教中,完全違背釋迦牟尼佛所傳的遠離淫欲的正教;所以只有迷信而執著的少數密宗信徒才會繼續相信達瓦才仁的說詞,我們正覺基金會這幾天被來電擠曝了,大多是來表達支持之意,也有不少人數說他們自己被喇嘛所騙的親身經歷,證明藏傳的假佛教是經不起考驗的,未來終究會被學佛的人們唾棄。

五、 藏傳佛教說:正覺一向到處罵人,四大山頭也罵。
辨正:正覺教團從來不作人身攻擊,一向皆是堅持 釋迦牟尼佛所傳之真實教法,二十年來廣作法義辨正以救護眾生,所言皆有理上及教上的根據,自始至終都不作無理謾罵;反倒是被正覺辨正教義的對象,因為無力在法義上做對答,只好轉而對正覺作出抹黑或抹紅的舉動。如今達賴基金會的達瓦才仁對我們的指控,正好是人身攻擊及抹紅的具體代表,完全不在藏傳假佛教的教義是否符合社會倫理、善良風俗、佛學、佛法上面,作出明確的文字上的表白。

六、 達賴基金會達瓦才仁說:正覺的書在中國各地及中國最大的官方書局〈新華書局〉都可買到,顯見與中國官方關係密切。
辨正:達瓦才仁是顛倒事實及抹紅的高手。事實真相是:本會堅持 釋迦牟尼佛所傳的清淨正法正戒,不願像西藏密宗與四大山頭去誤導眾生;這些人也自知本身教法錯誤,無力正面作法義的辨正,只好私下採用各種扺制手段,特別是盡全力阻止正覺教法進入中國大陸,故意做不實的誣告,導致本會出版的著作,幾乎完全無法取得中國大陸的出版許可;這件事,可以從我們正覺電子報的公開聲明中證明為事實,而且是數年來不斷刊登而不曾中止過的聲明。我們努力了十幾年,只有七、八年前申請的三本書能在大陸出版;這八年來,我們申請的數十本書都被大陸政府下令封殺;遍尋大陸所有出版社,亦無一家敢出版正覺的書籍,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達瓦才仁說的「正 覺與中國官方關係密切」的說法,在此事實下不攻自破。若有朝一日,正覺 的所有或多數著作能「在中國各地及中國最大的官方書局〈新華書局〉都可買到」,則真是中國大陸學佛人之大幸,中國人就同樣可以免於被藏傳假佛教繼續欺騙了,中國女性也可以免於再被中國喇嘛性侵或誘姦了。

七、 藏傳佛教說:川震時,正覺代表捐款,由中國宗教局副局長接待並留影。
辨正:正覺講堂一向堅持社會公益、救助弱勢貧困不遺餘力,從台灣九二一大地震以來,各種大型的天災人禍,正覺皆第一時間救助;在當時只有數百位會員的小團體情況下,我們也捐輸了將近五百萬元救濟台灣災民。近年會員人數繼續增長以後依舊熱心於救護眾生,例如莫拉克風災,正覺捐助八百萬元協助災區學校重建,榮獲教育部三位司長共同接見表揚;每年也熱心支持台北市社會局的社會救濟事項,多次接受台北市社會局局長接見,明令頒獎表揚,此種情事不勝枚舉。大陸汶川震災之巨大與慘重,人天普同哀悲,本會除了在台灣舉辦超度法會之外,身為正信佛弟子,本會會眾也主動捐助善款,救濟災民;由於一般社會人士所捐輸之管道重複性過高,對災民較無直接助益,故本會特闢管道,透過大陸宗教局指定用途,將善款加速而且直接送給汶川需要的災民,故中國政府宗教局副局長代表汶川災民,頒獎感謝本會救災義舉。但達賴卻假藉莫拉克風災為災民祈福的名義,來台想要大發災難財;若不是正覺的會員臨時主動站出來強烈要求,達賴是不會將法會收入捐出來救濟台灣災民的。根據台灣自由時報記者劉榮的報導:「林喇仁波切性侵逾10人,詐財上億。」試想:一個喇嘛就能詐財上億,那麼這些來台灣的一群又一群喇嘛性侵犯,到底詐騙了我們善良台灣人多少的血汗錢啊?!據達賴流亡政府自己發佈的訊息說,他們的財源有一半以上來自台灣,由此可證:所有被性侵密宗女信徒都曾捐助了一份,所有與喇嘛上床的女信徒的丈夫們也都曾不知不覺地間接捐了一份。

八、 藏傳佛教說:正覺蕭先生一向都躲起來批評別人。
辨正:本會 平實導師,向來謙冲自牧,不喜世間虛名,亦不屑諸大師活佛仁波切,將「法照」發予民眾頂禮膜拜進行個人崇拜,因此從不將照片刊登於著作上以博取名聲。但 平實導師從來不曾「躲起來」,而是在他所發行的書籍中全部明白記載著出版者的地址與電話;而且每週二晚上的講經說法,都是公開而不曾拒絕任何人前來聽講,達瓦才仁說的「一向都躲起來」顯然是抹黑而且是公開說謊。達瓦才仁說的「批評別人」也是公開說的謊言,因為平實導師的書藉中都是指名道姓而作法義辨正,不像達瓦才仁只作人身攻擊,而且是不實的人身攻擊;更不像藏傳假佛教密宗喇嘛們,以沒有出 版者姓名、地址、電話的匿名書籍,對 平實導師的書籍斷章取義而加以誣控。平實導師不曾躲起來,也不曾批評別人,而是公開的作法義辨正;若有人想要親灸導師者,可於每周二晚間,參加正覺講堂 平實導師的講經共修,即可共聚一堂,不可能見不到 平實導師,何曾有達瓦才仁講的「躲起來」之事?

藏傳佛教淫人妻女,非佛教 | 焦點新聞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焦點新聞]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